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The heart of Amour(短完)

 @突如其来的希望 虽然过了近一个半月但我还是写完了_(:з」∠)_ 估计gn是因为双花fo的我,所以写的是双花~在网游中的再次重逢~希望你喜欢XDD

----------------

1

 

当用光线粒子系统制作出的晨光撒落在莱迪斯城穿云塔的塔尖上时,这座神之领域三十二座主城中最古老的城市正飘着零星的小雨。

 

因为在雨中奔跑会加速耐力的流逝,所以石砖铺成的古城道上并没有多少人来回走动——除了那个背着一把重剑的狂剑士。

 

他惊扰了一群正在高塔广场上闲庭信步享受晨光与细雨的鸽子,扬起翅膀呼啦啦地从他身前掠过,带着些许不满的挑衅遮住了他的视线。狂剑士停了下来,抬了抬视角,透过那片羽间仅有的空隙打量起了正下着太阳雨的天空。

 

这个意味不明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为高塔广场上这个时刻摆摊的人不多。

 

狂剑士一撩衣摆豪迈地原地坐下,头顶着交易的小牌,内容过分得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心想要做生意——求阿莫尔之心。

 

阿莫尔之心当然是一种材料。神之领域不乏稀缺材料,但即使再稀缺,也总不会到有价无市的地步,除了这件中看不中用的装饰品。能将光线折射出斑斓色彩的爱情鸟阿莫尔的心脏,除了观赏外没别的用处。当然,为了博美人一笑的傻子还是有的,但这样的傻子如果不是绝对的高手多半也只能看着那种拖着长长彩色尾巴的鸟在高高的绝壁枯木间嬉戏跳跃,追逐求偶,繁衍着如同它们心脏般美丽的生命。

 

它们实际的体型很小,有点像麻雀,行动非常敏捷,即使是盗贼设下陷阱也无法将它们捕获,更别提这种走粗野狂放路线的狂剑士,一剑劈下去要么鸟儿被砍成肉酱,要么灵巧地扇扇翅膀,尾巴拂着剑背躲过沉重的剑锋,最多留下一两根尾巴毛回眸遗憾地留恋两眼。

 

想要完整地获得它们的心脏,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攻击它们脆弱的身体。

 

当那群鸽子在环绕着高塔飞翔了两圈后再次回到广场时,雨水正顺着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狂剑士那张系统脸的鬓角滚落,贴着他刚毅的唇线滑到下巴,最终带着他的体温——如果他有的话——滴落在他身前的那朵花上。

 

一朵没有色彩的镌刻在重剑上的花。

 

有人好奇地停在了他的面前,待看清他的名字后突然激动地叫了起来。

 

“再……再睡一夏!?”

 

狂剑士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孙哲平甚至连让他抬抬眼皮的操作都没有做。耳机里就听到一个沉稳的男声传来,“是。”

 

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音节,只是轻微地震动着声带,带着他略带不耐烦的情绪。

 

那人激动得跳了起来,让角色做了一个后空翻,然后僵在那儿不动了。孙哲平猜他大概是在截图,也就是他们常说的合影。他忽然想起自己硬盘的深处,和一些“学习材料”堆放在一起的文件夹里似乎也有一些类似的游戏截图。只是年代久远得像被保存不当的老照片,泛黄褪色,就连里面的人都如同眼前这被隔着蒙蒙雨雾的古城高塔一样模糊不清。

 

“咳咳,大神这买卖怎么做?”那路人显然是截够了图,这才猛然想起再睡一夏的初衷。

 

“你有?”孙哲平立时来了兴趣,再睡一夏抬起脸,狂剑士看起来颇为认真。

 

“问问……随便问问……大神出什么价啊?”那人有些尴尬。

 

孙哲平不紧不慢地说道,“随便。只要你要,只要我有。”说着,他把包裹里所有的东西都抖落了出来,摊了一地,全是神之领域的稀有材料。他没有穿上场比赛时的装备,所以就连身上的那一套也一起扒拉了下来,放在了一旁。

 

除了他手中一直紧握的那把刻着花的重剑。

 

脱得赤条条的再睡一夏淡定地说:若是看不上,报上材料名,我去打就是了。

 

古有杨志汴京落魄卖刀,今有孙哲平古城卖身求心。

 

听起来颇有诚意。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神之领域,这个原本已经没什么人会来的低等级老城又一次因为大神的到来而挤满了围观的人群,现场澎湃着各式各样的情绪,有多年死忠粉丝的激动、有探究审度的好奇,充满了如同假象般的活力。

 

当然,也有怀着同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心情的人。

 

张佳乐摘下耳机,问身边的林敬言。

 

你觉得如果你看到一个牧师号,可能会联想到我吗?

 

“只要名字里没有花就行。”林敬言淡淡微笑。

 

 

2

 

围观人群来来往往,聚了又散,散了又有新的人赶来。有胆大的上前同孙大神搭了几句话,他难得的压下脾气忍耐着出了一两声,可真心同他做生意的却一个也没有。

 

孙哲平不免有些失望。他百无聊赖地晃动着视角,无视楼冠宁给他的私信。

 

古城这时起了风,天上的积云被风吹散,那些细柔密致的雨也随之被吹得飘忽凌乱。似乎是哪里的野图BOSS刷新,人群大部分都散去,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这场雨。广场上又同清晨那般寥落,只剩下那些始终都不会离开的鸽子们跳来跳去,低头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慵懒地过着它们永远不会流逝的时光。

 

再睡一夏已经做起了待机的动作,孙哲平活动了一下手腕,给受过伤的左手做了一个手操。

 

“嘿。”

 

一个小牧师顶着文字泡一蹦一跳地蹦跶过来,围着再睡一夏转了一圈,立定后打了声招呼把十字架的链子绕在手指上随意地转着。

 

“不在吗?”

 

小牧师蹲了下来,看着再睡一夏的脸,两张完全没有表情的系统脸对着,也不知他到底在看什么。

 

“那心我有,你要不要?”小牧师又刷了一条,后面还不忘跟了一句威胁的话,“你要是不说话,我就走了啊。”

 

孙哲平回了六个点,“你那心什么价?”

 

“无价。”

 

狗屁。孙哲平额角突突地跳,这两个字让他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他甚至可以透过屏幕看到那小牧师背后那人狡黠的笑。

 

真想一剑劈死这个牧师。

 

“如果你有‘双花果’的话,可以换一下。”小牧师似乎很了解他情绪的节奏,在他开口之前又刷了一句。

 

孙哲平一愣,这件道具他有,但他给不了。

 

“开麦。”

 

对方立刻刷了一句文字:麦坏了,还没来得及买。

 

说实话,这个牧师的手速很快,就算刷文字泡也不会同语音交流产生过大的时间差,孙哲平无奈,回了一句,“早几年版本更新,这道具就取消了,你让我上哪儿去弄?同样效果的多给你几个怎么样?”

 

“不要,就要那个,我喜欢那名儿。”小牧师飞快地回复道。

 

孙哲平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句,实用主义者对于这种执着于一个名字的脑回路一向很难理解。

 

“等着。”

 

这回轮到那小牧师惊讶了,“你真有?”

 

“这号没有。”孙哲平坦坦荡荡地实话实说,“等我打个电话。”

 

 

3

 

双花果的全称叫做双花无叶果,只是一件很普通的怪物掉落道具。随着荣耀游戏的升级和更新,这件道具在早几年前就被取消了。张佳乐当年很神经质地打了很多,把自己的仓库塞得满满的,塞不下了就屯在公会里,当时的公会会长看着快被自家大神占满的仓库,欲哭无泪。

 

“我喜欢,我乐意。”张佳乐那会儿简直无法无天。

 

后来他退役了,账号卡在别人的手上待了一年,再辗转回到他手里时,个人仓库里早就被清空了,他以前打网游跑遍整个神之领域攒的那些在别人看来没什么用处的他只是单纯觉得好看的花花草草也跟着一块全没了。

 

说不遗憾那是假的。

 

孙哲平去打电话了,小牧师闲不住在再睡一夏身边蹦跶了一会儿,没事转着十字架的链子看上去像个多动症。

 

落花狼藉当年是有的,但现在还有没有就是个问题了,孙哲平没抱太大的希望,所以在于锋告诉他有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他给小牧师甩了一个坐标,然后收拾起地上的东西,穿上那身装备,再睡一夏不再裸奔耍流氓了。

 

“跟我来。”他对着麦说了一句,电音清晰,但还是有些微微的延迟和失真。等小牧师反应过来的时候,再睡一夏已经跑出很远了。

 

短腿牧师要跟上狂剑士的步伐简直就是强人所难,但这个牧师一看就是个高手,跟着孙哲平的再睡一夏居然始终都没有落下太大的差距。

 

雨后的神之领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林间刚刚出生不久的小鹿正欢快追逐着飞舞的蝴蝶被牧师袍扫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声响所惊扰而飞快地躲回树林深处时,那个狂剑士已经拖着重剑跑到了事先约定好的地点。他看起来并没有刻意放缓脚步等小牧师的样子,但张佳乐觉得要真让他操作着牧师追上对方的狂剑饶是他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度的。

 

“久等了。牧师腿短。”孙哲平淡定地对早已等在那里的两个人说。

 

小牧师刷了一排愤怒的表情,他腿短但手速惊人。

 

“前辈不用客气。”

 

于锋直接开了落花狼藉的号,虽然是隐身登陆,但这种神级账号如果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出现还是会引起相当大的麻烦的。

 

“前辈好。”

 

“哟,你也来了?”再睡一夏转了转视角,看到了跟在落花狼藉身后的弹药专家。

 

“嗯,听队长说了,所以跟来看看,正好训练也结束了。”邹远的声音多少还带着点稚嫩。

 

“呵呵,交易有什么好围观的。”孙哲平笑了,“想来找我切磋就直接说,拐弯抹角我不习惯。”

 

小牧师刷了一滴汗的表情。

 

“修正场已经开好了。”于锋随即给他发了一个房间号。

 

小牧师刷着“求围观”在再睡一夏面前蹦来蹦去。

 

“不用了,你又没穿银武来,我这账号差不了你多少。”再睡一夏一挥重剑,大咧咧地说,“单人pk的话远程对我近战有些吃亏,我们就在这儿速战速决吧。”

 

于锋有些吃惊,“二对一?”

 

“呵呵。”再睡一夏转了转视角,看着那儿蹦跶得正欢的小牧师,“这不还有一个吗?”他话音未落,张佳乐就接到了孙哲平发来的组队请求,他爆了个手速没怎么想点了个同意,然后就开始后悔了。

 

牧师这职业他八百年没玩过了,连技能都不怎么熟,更何况这次搭档的还是个酷爱卖血的狂剑好汉。

 

我能换个职业吗?

 

张佳乐没敢说出口,谁他娘能想到这还得打一场,就这么输了的话……顶着小号皮的张佳乐面无表情地冲了上去举起了十字架给落花狼藉来了个圣诫之光。

 

“到底会玩吗!?”身后一声带着怒气地斥责,到底还是孙哲平的反应够快,拖着重剑就跟了上去,直接挡在了小牧师的身前。

 

这时,邹远的百花光影也如期而至,扬起一地凌乱的落叶,各式弹药在周身炸开,绽放出一团团绚丽的花火。

 

 

4

 

“每一个狂剑士,都希望有一个懂自己心意的治疗;每一个治疗,都希望团队里永远不要有狂剑士,如果有,最好不是一个喜欢卖血的好汉。”

 

张佳乐在被孙哲平吼了一分钟之后彻底爆发了,联盟第一弹药专家、大神张佳乐几时被同队队友这样吼过,就算对方是孙哲平也不可以。他一拍鼠标,那张脸拉得比马脸还长,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地给再睡一夏丢了个回复术,拉了一下他的血线。

 

“你到底是不是治疗啊!我没见过你这样只做攻击操作的!”

 

那是你见识少。

 

孙哲平看到顶着“流水无情”这个名字的小牧师刷着毫不客气的文字泡又不知不觉跳到了他身前,简直快被气得吐血。

 

他和于锋的落花狼藉拼得很凶,两个人都是狂剑,打起来血花四溅,尤其是孙哲平这种狂野粗暴的战斗方式,让场面显得更加得激烈。

 

张佳乐的牧师玩得很郁闷,这个职业打不出张扬来,还得被孙哲平吼,他憋着一口气,只能跳来跳去,寻找机会给于锋来一刷子催眠、圣诫之光什么的,灵活得简直让人怀疑这个牧师把所有技能都堆在了敏捷上,没见过比他打得更活泼的牧师了。

 

“加血!”孙哲平看着自己快见底的血条,眼都红了。

 

“唰——”小牧师终于给力了一回,一个圣言治愈瞬间释放。可紧接着又是孙哲平的暴怒,“谁让你加满的!”

 

小牧师的头顶上瞬间出现一串被系统屏蔽的文字泡。

 

长时间的冷却让张佳乐的流水无情无事可做,刚才产生的大量仇恨让他不由先暂时往后面退了退,孙哲平顶上,拦下了于锋的那记血影。

 

百花光影中孙哲平的身影让他有些看不清,他只能看到团队中对方急剧下降的血条,他知道这是在故意卖血,被迫无所事事的张佳乐只需要站在那里看几秒钟,就可以清晰地捕获孙哲平的意图。

 

他们彼此研究对方的打法那么久,对对方的性格也了如指掌,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不是谁换了一个职业或是隔了几年的光阴就可以消磨殆尽的。

 

张佳乐捏着鼠标的那只手没什么动作,只是转动着视角。眼前孙哲平那把重剑在疏狂粗野的操作下被殷红的血染红的剑锋,那朵镌刻在剑身上的钢花在树林间斑驳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他的节奏,他的意图,他的战意,他的习惯,张佳乐全部、全部都了解。

 

血线很快又滑了下去,孙哲平刚要开口,突然身上闪现一片白光,他的血线被稳稳拉住,却又控制在他能开血气唤醒的程度。

 

 

5

 

张佳乐的流水无情率先被击杀之后没有选择复活,而是躺在那里看着灰白的天空。

 

即使有不知飞了多久的南雁掠过天际,树上在枝杈间跳跃的松鼠,地上因为方才那场雨而窜起冒头的菌类,可没有绚丽色彩的神之领域还是仿佛失去生命一般,一点也不符合他的审美。

 

不远处的战斗还在进行。

 

但此刻,他的心里却柔软得一塌糊涂。

 

 

6

 

再睡一夏在莱迪斯城的复活点等人。等来的却是浅花迷人。

 

“刚是你?”

 

没想到吧,我玩牧师的水平和张新杰也差不了多少吧。张佳乐刷着文字泡,操作着浅花迷人做了一个颇为嚣张的动作。

 

孙哲平刷了六个点给他。

 

“开麦。”

 

麦真坏了。张佳乐打这四个字的时候,有点心虚。

 

然后,他的手机就响了。

 

张佳乐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抓到手上,心里砰砰乱跳,看清来电显示后强咽了口口水,划开了屏幕,“喂,你干啥呢?”

 

电话那头一直没回话,电流的兹兹声让他心乱如麻。他喂喂了两声,孙哲平这才开口说道:“没什么,就想听听你声音。很久没听到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情绪,可张佳乐却有种全身被火灼烧的感觉。

 

再睡一夏对他执行了交易,可浅花迷人却选择了拒绝。

 

“你干吗?”孙哲平有些诧异。

 

“你等下。”然后张佳乐在耳朵上别了个蓝牙耳机,把手机放到了一旁,操作着浅花迷人一边换着弹夹一边蹦跶着飞快跑去阿莫尔的聚集地。

 

当落日崖的绚烂晚霞将金黄色的光铺满林间小道、染上枝头春花,昭示着神之领域的一日又要落幕时,再睡一夏已经跟到了山脚下,抬头看着那种拽着长长的漂亮尾巴的小鸟哀鸣着四处飞散。

 

枪声只响了几发,却在空旷的山崖间留下无限的回响。

 

浅花迷人此刻却已经蹦蹦跳跳地从那陡峭的山壁上飞快地跳落下来。

 

“给你,热乎着呢。”张佳乐笑着点开了交易面板,把那颗刚打到的心放了进去。

 

阿莫尔之心。

 

The heart of Amour.

 

 

7

 

交易完成,张佳乐欣赏了一会儿双花无叶果,滋生出了很多情绪。他小心翼翼地把它存在背包里,准备一会儿就回城存到仓库里才保险安心,便要同孙哲平匆匆告辞。

 

“等一下。”孙哲平这会儿却叫住了他,他一边熟练地点开了银装编辑器,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给你看样东西。”

 

他把材料全都导入,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忐忑地点了下生成。

 

系统提示合成完成。

 

他立刻点开背包一看,果然一个从未见过的饰品安安稳稳地躺在那里。

 

冠军之心。徽章。等级50。重量0.3kg。12秒任何物理攻击免疫。生命低于50%时所有属性提升30%,持续时间5秒。

 

孙哲平挺满意,给张佳乐点了个交易。

 

“什么东西啊。”张佳乐嘟嘟囔囔地点了个接受,接过一看后顿时沉默了。

 

“要加油啊。”孙哲平的再睡一夏抱着手臂站在晚霞下,看着风吹起浅花迷人的头发,想象着操作着的人的表情,嘴角轻轻牵了牵。

 

“嗯。”

 

 

8

 

那枚徽章和那颗可能是全荣耀最后一颗双花果一起被珍藏在浅花迷人的仓库里。

 

和那些他忙里偷闲重新奔遍整个荣耀大陆收集来的各种好看漂亮的花花草草放在了一起。张佳乐看着满满当当的仓库,突然觉得没什么好遗憾的了,那些他曾经丢失过、被清空的东西又全都找了回来。

 

是的,即使有过短暂的缺席,可最终并未彻底离开过。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3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