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双花】荣耀警署(13)

废话写在前面:

昨天单曲循环了一整晚的《狂花兼程》,呜呜燃哭了。被那句“沦为陪衬的英雄,还有谁歌颂”戳碎了blx大花快来抱抱QAQ……然后脑洞就乱开了_(:з」∠)_ 想写个双花only的武侠,游侠大孙和锦衣卫乐乐的故事,武器的话,大孙应该还是剑,乐乐的武器手雷+手枪对照冷兵器的话是弓箭搭暗器~大致就这样~希望是个轻松简单的故事,虽然很想正经严肃地打打倭寇什么的,不过总体应该就是个谈恋爱为主的故事(。其余都可以看作刷时髦值……

只是想看两位大侠枕流漱石,放鹤青崖间的肆意洒脱=v=

另外……真的……很想……看到……乐乐……哭着……喊大孙……队长……啊……

但事实上……我明明已经有了一个正在架构的特种兵设定末日文双花了啊……怎么破啊……

深深地体会到自己手速跟不上脑洞的痛苦……我早该明白的……

警署的话……不出意外的话,真大花会在第十五章正式以登场(。

更文什么的……坑那么多,更哪个随缘吧(。

---------------------


十三

 

白言飞并没有被羁押在看守所里,而是被临时关在里刑警队的特别审讯室由刑警队进行突审。按理说,这么做是完全不符合规矩的。至少也要打个报告,写清楚原因、突发情况处理方案等等一系列复杂繁琐的条目,这间空关了很久的特别审讯室才能在批准后投入使用。

 

当然,叶修从来不会在意这种事,他选这里只是图他自己方便而已。他坐在那里抽了半个多小时的烟,一根接一根,脸上很平静,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他既不像魏琛那样凶神恶煞,也不像安文逸苏沐橙那样对他循循善诱,他只是平静地重复着之前队员们已经问过的问题,不管白言飞怎么辩驳他都没有丝毫反应,问完之后就坐在那里抽烟了。负责记录的罗辑已经把所有的口供都记录了下来,正在外面整理。

 

白言飞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该好奇,可还是忍不住去偷偷看那个传说中刑侦第一人屡破大案的刑警队队长。

 

这家伙其实是躲在侦讯室里抽烟来的吧。白言飞看了半天,也没想出他这幅高深莫测的表情下到底藏的什么样的心思,最终只得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使得叶修迅速掐灭了烟头,立刻扭开了小台扇来驱赶烟味。蓝河推门进来时,敏感地嗅到了空气里淡淡的尼古丁味,四下看了看却找不到烟灰缸便心下了然,不动声色地送上了热腾腾的芝麻糊给叶修当宵夜。

 

“天这么冷怎么还开电扇?”

 

白言飞被吹了个正面,冷得直发抖。

 

叶修对着蓝河笑了笑,两人相视无言,一番眼神交流后蓝河便伸手把风扇给关了,也没念他,只是从他抽屉里摸走了被藏起来的烟灰缸顺便白了他两眼,然后低头附在了叶修的耳边,还着意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嘴。其实他说的内容并没有什么机密的,但这是审讯室里的规矩。

 

他有点担心张佳乐,想要陪他回家去,而且有必要的话今晚会在他家留宿。

 

叶修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其实他待不待在这里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相比之下,他觉得张佳乐那边可能更需要看着。在医院外偶尔发现的那个刀疤男子,正是他之前在警察局门口看见的那个人。张佳乐追上去之后对方却已经消失在了热闹的门诊大厅。

 

蓝河很少看到他这么情绪激动的模样。

 

他抓着叶修的外套衣领一遍一遍地问,你看到了吗?那个人为什么会和他长得一样?是不是他?就是他对不对?

 

叶修只是看着他,等他一口气把所有问题全都问完了——事实上归根结底只有一个问题——才冷冷地说道:是不是他,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

 

蓝河看着张佳乐颓然放下的手,想要上去安慰安慰他,却意外地瞥见了一旁林敬言。那个温文尔雅的化学教授一直都没有什么强烈的存在感,笑容也是暖洋洋的,可蓝河同他在一起时却觉得浑身不舒服。

 

这大概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在面对潜在危险时对未知的、可能存在的伤害的一种敏感。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蓝河从来不缺这方面的敏感。

 

而此刻,更让他惊骇的是林敬言竟然一直在默默地看着自己。

 

他自然不会自恋地觉得自己的样子倾国倾城,吸引得住男人不愿转移的目光,况且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位林教授有同性恋的倾向。蓝河安慰张佳乐的同时,用眼角的余光不停地看向林敬言,他越来越确定这位林教授绝对对他有所怀疑。

 

他自然是有目的的去接近张佳乐,两个人的相遇完全可以说是他的故意而为,所以当他那天在张佳乐的车上第一次看见林敬言的时候,那种微妙的违和感让蓝河几乎可以瞬间确定,这个人接近张佳乐的目的也同自己一样并不怎么单纯。

 

更何况,张新杰竟然完全查不出他的任何底细。

 

他的表面档案看起来无懈可击,要是让蓝河自己来挑毛病,他也挑不出来,这只能说是他的直觉,而蓝河的直觉几乎从来没有出错过。

 

尤其是面对危险的人。

 

张佳乐并没有说出那个名字,但在场的人都很清楚他指的是谁,蓝河根本不用去猜测林敬言会不会不知道,他既然选择来接近张佳乐,那么他一定也会去了解张佳乐的人际交往,而那个人的存在是绝对无法忽视的。

 

自己的目的说起来不过是在张佳乐身边待着,确定一下那个刀疤是不是真的就是那个三年前死去的孙哲平。而林敬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蓝河却一点儿也猜不出。

 

此刻,张佳乐就坐在刑警队,隔着特别审讯室的那道门就在门外面他们的办公大堂里坐着。刚刚蓝河进来给叶修送宵夜的之前,就已经给他也准备了一份。

 

两枚茶叶蛋和一杯姜茶。

 

姜茶只能用来暖胃,捂不热已经凉掉了的心,但至少张佳乐现在情绪十分平静。

 

他们回警署之后,张佳乐跟着来了审讯室,面对白言飞就问了一个问题:那个炸弹怎么回事?是从哪里来的?

 

冷静睿智得简直和在医院里抓住叶修衣领的人判若两人。

 

白言飞呆愣地反问了一句,什么炸弹?

 

就是那个你苑西路住宅单位保险柜里的炸弹。

 

白言飞盯着张佳乐的脸看了几秒钟在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之后突然笑出了声,那轻蔑的样子惹得张佳乐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他识相地止住了笑,回答道:警官先生,您电影看多了吧,干我们这行从来不用保险柜的,保险柜这玩意多不安全啊,简直就是摆在那儿招摇,嘿,快看,我这里有好东西。多傻啊。

 

蓝河觉得他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于是对叶修来说,情况又起了变化。白言飞并没有说谎的必要,因为这和警察抓捕调查他的原因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审讯室里没有钟,这种不知时间却知道它在流逝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心理脆弱的人很容易在长时间的禁闭下崩溃,但白言飞显然不是。

 

叶修很少会有烦躁的情绪,因为大部分的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是有些时候,面对某些特定的人,他也会有种出乎意料的感觉,比如说喻文州,比如说张新杰。

 

这家伙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现身。叶修想着,就去习惯性地摸烟,直到蓝河进来给他送宵夜。

 

蓝河和张佳乐下楼的时候,在警署大楼的门口看见了一辆黑色的卡宴飞快地隐入夜色之中,从车上下来正迎面朝他们走来的男人戴着金色边框的眼镜,剪裁优良用料考究的西装西裤严密地包裹住体型保持完美的身体,发型打理得一丝不苟,没有一丝凌乱的散发和不服帖的发尾。

 

两边人相遇只是礼节性地点头致意。蓝河甚至没有感觉到张新杰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停留过,更多的则是给了他身边的张佳乐。

 

蓝河陪张佳乐回的家,时间太晚孙翔都已经睡下了。那两个茶叶蛋对没有吃晚饭的人来说一点也不抵饱,张佳乐揉着肚子,觉得痛得好像要犯胃病了。

 

最近身体似乎变得有些脆弱了,前两年明明怎么折腾也不会感到疼。

 

蓝河看他的模样不太好,想要送他去医院看看,被拒绝后,又放心不下,就从冰箱里翻了点东西出来,准备给他再做一顿填一填胃。他推辞不了,更拉不下脸让蓝河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便跟着去打了打下手。

 

“能帮我设一下定时器吗?八分钟就好。”蓝河一边把盛着鸡蛋羹的碗放入蒸锅中一边对靠着门框发呆一晚上都再没怎么说过话的张佳乐说道。

 

连唤了两声,张佳乐这才回过神。匆匆忙忙拿出柜子里的猫头鹰定时器,设好时间放在了料理台上。

 

然后继续发呆。

 

他满腹心事,目光并没有什么焦点,随意地落在那只卡通猫头鹰上面。

 

“咕嘟咕嘟”水煮开的声音,热腾腾的水蒸气顶开锅盖从边缘溢出,瞬间就塞满了这个小小的厨房。蓝河小心翼翼地把火关小了一点,说道,“蒸鸡蛋羹的话最好在碗上面盖一层保鲜膜,这样蒸出来效果特别好。制作也简单,你下次可以自己试一下。”

 

张佳乐哼了哼鼻子“嗯”了一声,却伸手摸上了那只猫头鹰的眼睛。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拂拭着,在摸到某处时手指一顿,来回又摸了几下表情突然一凛,他抓过那只猫头鹰再次仔细地看了起来,然后用手指将猫头鹰的眼睛直接抠挖了出来。

 

这点程度的拆卸对于他这个手指格外灵巧的拆弹专家而言简直是小菜一碟,只是猫头鹰空荡荡的眼眶内藏着的东西却让他大惊失色。

 

一只微型摄像头。

 

那隐秘黝黑的镜头此时也正无声无息地对着他。

 

“怎么了?”蓝河似有听到声响转过了身。

 

“叮叮叮叮——”失去了一只眼珠的猫头鹰突然在张佳乐的手中疯狂地颤抖了起来,伴随而至的是划破寂静深夜的刺耳凄厉的定时警报声。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