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双花】荣耀警署(七)

每天都在苏小蓝河TUT 不,妹子说他快变成小黑河……但要相信他啊,他心肠是真的很软很好的呀~~虽然原本说的呆萌小交警只是表象,真用了手段的小蓝河也……唔……想要软萌的小蓝河估计在我这里是找不到了……我这里只有酷炫强悍的河河(虽然还是比不了叶不修(。

虽然是架空,但果然还是觉得写蓝河和其他大神的交流有点略微的别扭啊(。改了几遍也没法满意……带着尊重和敬意,但也能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和对方正常的交往。平时的蓝河还是很温柔很正常的,只有遇到没下限的人才会炸毛……

今天终于忍不住让大孙上线了……

---------------------------


 

“今天这又是什么茶?”

 

“蜂蜜柚子茶。”

 

“你便秘?”

 

“咳,没。”

 

叶修皱眉,“甜不拉几的我不爱喝。”

 

“别的刚好喝完了。”喻文州微微笑道。

 

叶修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一反常态地没有说话。这倒让习惯去接他嘲讽的喻文州有些不适应了,但既然叶修不开口,他自然也不准备先张嘴,怡然自得地捧着他的柚子茶慢慢地嘬。

 

“白言飞抓不到呢。”叶修多少有点愁。

 

喻文州笑了,“本就是个套,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所以我也没往里钻。”

 

“你们俩一个是想抓出在自家卧底的警察内鬼,一个是想将计就计将整个霸图集团连根拔起。都把对方的心思摸透了,你们俩谁赢得了谁。”喻文州道。

 

叶修“啧”了一声,摇了摇头,“这次还是我赢了呢。”

 

“噢?可是你的线人暴露了啊。听说他们最近一直在找一个叫‘刀疤’的人,你可别告诉我,他不是你的人。”喻文州有点惊讶。

 

“是啊,确实是我的线人。”叶修笑道。

 

“既然你现在还能笑得出来,还能坐在我这里轻松地吐槽我的柚子茶,我想你应该已经考虑这种情况了。”喻文州对此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叶修有多少手段有多少本事有多少心机,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不过,还是有点棘手。”

 

喻文州笑了,“这才是今天来找我的主要原因吧。让我猜猜……人手不够?听说你小徒弟乔一帆告了一个月的长假?刚好少天这个周末也要回来了,你是打算让少天去帮你?”

 

“啧啧,看看,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你啊文州,你为什么只做一个交警总队的总队长呢?”

 

“呵呵,因为如果总是对着你那张脸,我觉得我的审美会坏掉。”

 

“不带人身攻击的啊。”叶修道,“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我并没有打算借少天。”听到这话,喻文州先是一愣,毕竟无论如何黄少天都是最佳的人选,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非常熟悉,可以说是值得完全信任和托付的人,换做别人,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看此时叶修笃定的神情,他知道自己多虑了。

 

只见叶修转过头,隔着喻文州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玻璃看向走廊,随手一指,“就他吧。”

 

喻文州定睛一瞧,皱了皱眉,“蓝河?”

 

叶修点了点头,“一帆走了之后,没人买早饭没人倒水,我们刑警队的生活质量急剧下滑,老魏天天在我耳边抱怨,吵得我烦死了。”

 

喻文州只觉得自己的额角在突突地跳,但他到底是和叶修打过多年交道的老友,“所以……你是来交警队借个人照顾你们刑警队的日常起居?”

 

叶修居然还特别郑重地点了点头,“我观察了好几天了,这小子脾气挺好的,搓圆碾扁的也不见他抱怨。少天就不合适了嘛,他来我们刑警队就得吵死了。”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他才不信叶修说的话。

 

“你了解他?”

 

“不了解。”叶修直截了当地说,“就上次见他给同事买早饭,一个人拎两大袋东西看上去还挺开心的,冲这点我就很满意。”

 

“咳咳。”

 

喻文州有些无语,这到底是有多厚颜无耻。

 

“来吧,上级领导给介绍介绍?”叶修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蓝河在孤儿院长大。”喻文州沉吟了片刻,整个交警总队人数众多,可是他偏有那个本事记住每一个人的经历和档案,所以叶修说他在这里是屈才,并不是没有道理,“一家并不怎么出名的孤儿院,你可能没有听过,叫蓝溪孤儿院。甚至好像,他一开始是别的孤儿院,辗转才在这间落下脚的。你应该能想象他小时候会有多凄凉。”

 

叶修这时脸上沉沉的,点了点头,“沐秋和沐橙也是孤儿,多少有些提及。”

 

喻文州表示赞同,“也许大一点正规一点的孤儿院会好一些,但是像那些小型的,没有名气的,那里的孩子一般都没有什么被领养的希望,毕竟一些条件好的领养家庭都会选择比较有名的孤儿院。所以,蓝河会有现在这样乖巧温良的性格并不难理解。

 

“他一点不简单,因为他有一个领养人。”喻文州说道,“可见他幼时有多讨人喜欢,如今更是看起来八面玲珑。”

 

“你想说什么?”叶修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隐晦不明。

 

“我只想告诉你他的来历。”喻文州淡淡地说道。

 

 

张佳乐拎了一篮水果犹犹豫豫地走进了病房,然后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吓到了。

 

为啥自家老太太一副喜逐颜开的表情?难道是回光返照?呸呸呸!大吉大利童言无忌!再仔细一看,满屋子大通铺的病人都乐呵呵的,完全不像是理应唉声叹气呼天抢地的医院住院部。

 

张佳乐在门口发呆,倒是张妈妈看到了他,一挥手,“乐乐,你傻站着干吗呢。”

 

张佳乐心里默默吐槽,多大了,还喊我乐乐,完全忘了今天早上孙翔还向他抗议坚决不要再听到“翔翔”这个称呼。

 

病房内正在忙碌的人立时回过了身,声音里透着一丝意外,“张队长!你怎么在这里?”

 

“是你啊。”张佳乐认出了蓝河,也吃了一惊,指了指床上自家老太太,“我妈在这儿住院呢。”

 

“咦,阿姨,原来张队是你儿子啊,怪不得嘛,我怎么老觉得张队有点面熟呢,张队有些像您呢,您年轻时啊一定特别漂亮。”

 

张妈妈乐得合不拢嘴,不管什么年纪的女人,对于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总是特别欢喜的。“是我忘了,我们乐乐和小蓝你一样也是警察,原来你们真的认识啊,还真有缘。”

 

蓝河笑了笑,对张佳乐说道,“我弟弟也住着院,就在隔壁的病房,我看这里都是老人家,他们翻个身什么的都不太方便,一直哼哼着,护士们又忙不过来,我有些不忍心,就来看看他们,举手之劳罢了。”

 

他转过身,对着张妈妈说,“阿姨啊,刚才给您削得的苹果你都吃了吗?我看张队也带了点水果,你看看,再吃点?”

 

张佳乐看见小茶几上的玻璃碗里削好的苹果被细心地削成了小片,心情有点复杂。

 

“啊,对了,”蓝河眼睛一亮,从自己包里翻出了个茶叶蛋,“我记得张队好像很喜欢吃茶叶蛋,我今天多买了几个,小卢吃不下了,你拿着吧。”

 

张佳乐皱了皱眉,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茶叶蛋,又看看蓝河,张了张嘴,轻声说了句,“谢谢。”

 

体贴得让人有点不知所措啊。

 

医院的晚饭不太尽如人意,张佳乐看了直皱眉,他正准备出去给老妈买个外卖加个菜什么的,隔壁病房的蓝河端着碗汤就进来了。

 

“小卢一个人也喝不掉,每次都是我喝了,我看张队也没带吃的,阿姨不嫌弃的话,尝尝我的手艺吧。”一碗热腾鲜香的鸡汤就这样摆在了面前,那味道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小蓝还会煲汤啊。”张阿姨又高兴又意外,“这我还真想不到啊,你看我们家乐乐,炒个菜都能炒糊了,别说煲汤了。让阿姨尝一口……哎呀,小蓝手艺不错啊,今年多大了,有女朋友吗?”

 

后续对话张佳乐一概都没有听,此刻他正忧郁望天,果然好儿子都是别人家的。

 

可这蓝河好得像是开了外挂了吧。

 

伺候完老妈,也折腾到了深夜,张佳乐特意在门口等蓝河,向他道了声谢。张佳乐对他印象很不错,礼貌周到,善良体贴。

 

“我送你回去吧。”

 

蓝河没有拒绝,两人边走边聊,就听蓝河说道,“其实我们警察的工作也挺忙的,我也是偶尔才能来看弟弟。”

 

“你弟弟什么病啊?”

 

蓝河脸上的神情瞬间黯淡了,张佳乐心道不好,恐怕是比较严重的毛病,正在那儿忐忑怕戳了蓝河的伤心处。但幸好蓝河没有回答,只是甩了甩脑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疲惫。

 

城市的霓虹闪烁,路灯孤独地站在路边散发着冰冷的光,给这个降温的夜里添了几分寒意。张佳乐调高了温度,他的SUV又快又稳,声音也不大,车厢里很安静,蓝河累得靠着车窗就睡着了。

 

这样深沉的睡眠也不过只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也许是在陌生的环境里,蓝河很快就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交警队很忙吗?”

 

“嗯,最近有点忙。最近一直在高强度的控制各个城市出入口,我们还得二十四小时盯着监控,确实有点累,不过听说马上就要结束了。”蓝河回答道。

 

张佳乐自然是知道他说的事情,虽然他只是个负责拆除炸弹的,但叶修势必会追查那个白言飞的下落,能做的就是封锁对方可能出逃的线路。

 

“你再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好了。”张佳乐说道。

 

“不用。”蓝河顿了顿,“对了,张队你会煲汤吗?我看阿姨似乎挺喜欢喝的。你下次可以试试。”

 

张佳乐哭笑不得,“我不会,厨艺技能是零啊。”

 

蓝河想了想,“那我教你好了,煲汤不难,把材料全都丢锅里煮就是了,只要注意时间和火候就成。”

 

张佳乐转过头快速地看了他一眼,“那怎么好意思啊,还让你抽时间教我。”

 

“不难的啊,我周六去教你,你周日就可以带去看阿姨了,阿姨一定特别感动。”

 

“那我先提前谢谢你啊。”张佳乐笑了起来。

 

蓝河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周六一早就去超市买来了所有的食材,拎着一大袋东西敲响了张佳乐的门。

 

孙翔盯着他充满了警惕,靠着厨房的门,一步也不肯离开,看着张佳乐和蓝河两个人系着围裙在灶头前摆弄着汤锅。

 

直到那锅子里飘来阵阵香味,孙翔有些站不住了,小孩子到底难敌美食当前,馋得直流口水,巴巴得瞅着那锅汤,脸上却还要摆出不屑的表情,看起来还是对突然造访的蓝河保持敌意,但明显已经收起了所有的刺。

 

“给你。最大的一只鸡腿。”蓝河笑眯眯地端到了孙翔的面前,结果孙翔别过了脸。

 

“别理他,他有病。”张佳乐骂道,“他不吃的话,我去叫老林来尝尝。”

 

“啊呜!”孙翔一口咬住蓝河还拿在手里的鸡腿,斜睨着张佳乐,那样子大有威胁之意。蓝河笑了起来,一边顺着他的背,一边给他盛了碗汤,叫他慢点吃别噎着。事实上他也没比孙翔大几岁,但习惯性地把他当做弟弟一样照顾。

 

张佳乐没去请林敬言,倒是林敬言自己过来的。

 

路过张佳乐家门口,意外发现似乎比以往多了个人,更热闹了些,就过来打个招呼。

 

张佳乐有点兴奋地端着自己煮的汤到处显摆,虽然几乎是蓝河手把手教的,他只是在对方提示扔材料时动了动手而已。

 

“很不错啊,味道好极了。”林敬言夸奖道。

 

“老林有没有来我家蹭饭的打算啊?”

 

林敬言看了看远处虎视眈眈的孙翔,笑了笑,“暂时没有。”

 

“那你实在是没口福了。”张佳乐深表遗憾。

 

林敬言回了自己的屋子,来回踱了两步,还是拿起了手机,拨了个号。漫长的忙音之后,对面终于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喂。”

 

“有点麻烦啊。”

 

“怎么了?”

 

“我厨艺不敌,败下阵来。”

 

“你还行不行啊。”

 

林敬言真想丢一句“你行你上啊”,可是他还是忍了忍,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现身?你那白眼狼弟弟都快把我给吞了。”

 

孙哲平歪着脖子,用肩膀夹着手机,右手正在给左手缠着绑带,裹了一圈又一圈,箍紧了就连血液也流动不起来。

 

“时机还没到。”


tbc

 是不是太苏蓝蓝了?我……我还是改的弱点?

评论 ( 24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