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58)

脱纲了……

本子在预售,还有一点特典→


五十八

 

“需要找吗?从天上看下来一目了然。”

 

张佳乐一惊,“天上?”

 

孙哲平翘了翘嘴角,“蓝雨的飞艇。”

 

“你这家伙……”张佳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现在启动飞行器都要用指纹和虹膜识别的,你是怎么通过的?”

 

孙哲平轻描淡写地说道,“一般这种军事飞行器都有自动和手动两种飞行模式,自动的就是你说的,需要身份识别,我进去的时候警报就呜啦呜啦响个不停,我就……”他做了一个劈掌的动作,“反正这点距离随便开开就到了。”

 

张佳乐冷汗直冒,知道孙哲平那动作的意思是摧毁了飞艇的安全监测设备,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完全不能使用飞艇的自动飞行模式,必须强制手动启动,这意味着将无法获得任何飞行数据,比如气流、高度等等,就连自己的实际位置都不得而知,相当于闭着眼在天空中飞行,“手动是为了避免突发事故导致信号仪器失灵的应急措施,从来没有人真的用这种方式来开飞机的!这实在太危险了!”

 

孙哲平一撇嘴,“我现在也没缺胳膊少腿的……”

 

张佳乐连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呵斥道,“你少他妈胡说八道!”

 

孙哲平把他的手拉了下来,却没有立刻松开,拇指无意识地摸着他手背皮肤下的筋骨脉络,带上了些暧昧的感觉,张佳乐张开了手指,同他十指相扣,掌心贴得紧密无隙。

 

“知道了。”孙哲平凑过去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敏感的耳垂在发热发烫,张佳乐的身体微微一颤,他实在太过于熟悉孙哲平的一些带有暗示性的动作,身体本能地向他靠近对他的暗示进行回应,但理智将他生生拽了回来,“这……这里不行……”

 

“这里确实不行。”孙哲平压低了声音,那条狭长的通道使得他的声音变得极为低沉而富有磁性,他的另一只手揽上了张佳乐的腰,“我找到入口准备下来的时候,这塔就摇摇欲坠的,刚才听到了一声大响,估计现在已经彻底塌了。”

 

“什么!”张佳乐整个人顿时从刚才那种旖旎的气氛中苏醒过来,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家伙是在耍弄自己,可他却完全没有心思计较那些,“你是说,上面那座塔已经塌了?”

 

孙哲平点了点头,但他不确定张佳乐是不是看得清,“我想大概是因为飞艇降落的时候带到了一下吧。”

 

张佳乐一个激灵,“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们怎么出去?”

 

孙哲平拍了拍他们后背靠着的门,“没有退路,就只能继续朝前走了。”

 

张佳乐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沉默片刻后,小声地嘀咕了句,“笨蛋。”

 

“骂谁呢。”孙哲平抬着他的下巴迫使他直视自己。

 

张佳乐对着他的手咬了一口,“你看到这里都快塌了还下来干什么?现在一起困在了这里,要是这门开不了……”

 

张佳乐没有再说下去,他皱紧了眉头,显然已经在考虑解决的措施。

 

孙哲平摸了摸手上那个浅浅的牙印,“牙口真好,给你喂饱了现在就有力气了是吧。”

 

他站了起来,手掌覆在那扇门上慢慢摸了一会儿,问道,“这门看起来确实不太一般,要是炸了的话,这通道也得塌。”他低下头看着坐在那儿的张佳乐微微一笑,“到那时咱俩一块儿埋着,谁也不知道,连个坟头都没有,若干年后运气好的话被人挖了出来也只能通过你我身上的那块名牌来识别身份……呵呵,怕了没?”

 

“这有什么好怕的。”张佳乐也站了起来,同他一块站在了门前,“它拦不住我们。”他感受到了身边的孙哲平落在他脸上的目光,转过身凑上前捧住了孙哲平的脸主动吻了吻他的唇,“就算……至少我不是一个人,你也不会是一个人。”

 

孙哲平的手搭上了他的腰,唇用力压了压,加深了这个吻,两个人在昏暗寂静的通道里不合时宜地接吻、唇齿相依,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亲密,却没有带上半点情欲的味道。

 

孙哲平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张佳乐的眼睛并不是第一次,他的眼珠黑得发亮,比孙哲平所见过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还要光彩夺目,而更为重要的是,那双眼睛此时此刻也正凝望着他,在那一弯小小的世界里孙哲平只看得到自己。

 

张佳乐是唯一一个自己想要与之共度一生的人,而从他的眼神中所见的也不外乎此。

 

他们相识于少年,见过彼此最好年华的模样,年少时对对方没来由的迷恋和激情并没有随着半个地球的距离以及那数年的光阴而褪去,反而像是一壶酒被酿得又醇又香。

 

“孙哲平……”张佳乐轻轻推开了他,“我今年还有六天的年假,加上十五天婚假,一共是二十一天……但起码要等到下个月才能休,你知道我们请假要提前一个月的……”

 

孙哲平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张佳乐顿时有些手足无措,非常紧张地盯着他的脸,问道,“那会儿你有空吗?”

 

“干吗?”孙哲平故意问道,却同样不怎么淡定地摸着张佳乐那根无名指的指根,“我那会儿可能在给叶修忙活儿呢。”

 

见张佳乐瞪他,他才笑道,“但我这会儿有空。”

 

孙哲平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两人被困的地道和暂时无法开启的门,道,“虽不是什么好时候,但我却希望此刻能成为永恒。”

 

张佳乐脸上的表情霎时又变了变,但很快他就有了反应扑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孙哲平,那人笑了两声,侧过头吻了吻他的耳朵,用口型无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这一生有幸遇到你,爱上你,和你在一起。

 

相互依偎的时间并不长,张佳乐只是抱了一会儿就松了手,但他看起来精神奕奕的,和每个求婚成功的男人一样,像是一瞬间荷尔蒙爆发,竟挥了一下拳,拍了拍孙哲平的肩道,“让你瞧瞧你乐爷的本事,大孙你站得远一点,看我把它给炸了,救你出去。”

 

孙哲平退后了两步,却没走远,而是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把折叠式的电熔锯,“我说,还是把门给卸了吧。”

 

“哪儿来的?”张佳乐伸手摸了摸一边的锯齿,半信半疑道,“这东西锯不下来吧。”

 

“从你们霸图拿的。”孙哲平拎着锯子走上前摸了摸门的边缘,这门显然不会有门框,同通道壁贴得十分紧密,“锯不了门,但至少水泥板应该可以。”

 

“滋啦——滋啦——滋滋滋——”

 

被孙哲平拉响的电熔锯抵在了通道大门的边缘,那声声刺耳尖锐的声音搅得人热血上涌,上个世纪修葺的岩石和水泥组成的通道壁很快就成为了一缕缕齑粉从锯齿不断推进的方向落下。

 

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将这扇门完整地卸了下来,最后更是因为电熔锯所存储的能量耗尽而不得不用上了小型爆破装置。

 

“我说直接就炸了不省事吗?”张佳乐看着自己的杰作,扬了扬下巴,“最后还不是要这么干。”

 

“走吧。”孙哲平背起了背包,把那把电熔锯随手丢弃在了角落里,“你带路。”

 

张佳乐脸一白,“这里我也从来没来过。”

 

“好巧啊,我也是。”孙哲平说了个冷笑话,但没人笑。他走上前牵住了张佳乐的手,道,“那我们一起走吧。”


tbc


小剧场:

平:……

乐:干吗这么看着我?

平:剧本上好像没有这段。

乐:临场发挥不行吗?

平:可以。回头给你补个戒指吧。


评论 ( 3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