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57)

五十七

 

“我听得到。”张佳乐捧着那个小小的通信器,上面蓝雨的标志还在发着微光, “你在哪里?”

 

那一头安静了片刻,孙哲平的声音才又响起,但这次却清晰了许多:“在你们基地里。”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确切来说,是在蓝雨的那架飞艇里。”

 

张佳乐惊讶道,“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孙哲平笑了笑,道,“想你了。”

 

“正经点!”张佳乐斥道,这会儿他已经在门边上盘腿坐了下来,小声地说道,“你是用蓝雨飞艇里的通讯器吗?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通话同样也会被蓝雨的人接收到,跟广播似的……”

 

“他们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什么心思监听?”孙哲平把他走后黄少天说的事情告诉了张佳乐,通信器那头是久久的沉默。

 

“他会死吗?”张佳乐问道,显然他话里的这个“他”指的是喻文州。

 

孙哲平没有立刻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谁知道呢。”

 

张佳乐觉得问了孙哲平一个很傻的问题,确实问得挺没道理的,生或死在这样的情况下已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掌握的了,可他是十分不希望喻文州死的,所以才会在心里已有期许的情况下问出这样感性的问题,可更令他惊讶的是,孙哲平给他的回答却不像以往那样理性而残酷。

 

“若是他像我这样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暂时捡回小命一条。”孙哲平笑着说道,“虽然只是暂时。”

 

“难道你觉得自己这是运气好吗?”

 

“不好吗?我觉得特别好。”

 

张佳乐几乎可以听到他在舔嘴唇的声音,脸微微一热,连忙扯开话题,“你刚才还没说你是怎么过来的?怎么来得这么快?”

 

“快吗?”孙哲平似乎还有些不满,“你走后不久我就出发了,找老乡借了辆车,快到的时候散架了,否则我还能来得更早一些……你们基地这是闹鬼吗?一个人也看不到。你在哪儿?”

 

张佳乐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目前的位置和处境,孙哲平沉吟片刻,问道,“你们霸图军火库在哪儿?”

 

“你要干吗?”

 

孙哲平轻笑了一声,答道,“寻件称手的东西,帮你解解围。”

 

张佳乐叹气,“我估计不会留下什么了,新杰连食物都带走了。”

 

“你不会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吧。”

 

他不提还好,一说起来张佳乐立刻就觉得肚子空瘪瘪的,那些在基地厨房搜刮来的食物早就被他消化得差不多了,他又整晚都在高度紧张中消耗着体力,这会听着孙哲平的声音,不知怎么的,他迟钝的神经终于开始感觉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十分疲倦。他伸手揉了揉肚子,应了一声,但立刻又担心起孙哲平来。

 

“其实蓝雨的飞艇里吃的东西挺多的。”孙哲平在那头说道。

 

张佳乐则用久久的沉默以对。

 

“反正他们也不会再回来取这架飞艇了,里面的东西自然就不用客气了。”孙哲平说得十分坦然。

 

张佳乐咬牙,“你未经蓝雨许可进入他们的飞艇已经相当于擅闯蓝雨军事禁区了。”

 

“你进那地道经过你们韩指挥官或者张秘书长同意了吗?”

 

张佳乐一愣,立刻说不出话来,就算他是霸图的一员,但他现在的行为确实同擅闯禁地没有区别。

 

“这会儿了就别这么讲究了,把那些规矩放一边,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瞧瞧霸图待久了人也待傻了。”孙哲平道,“我最多半小时到,等着。”

 

张佳乐想要反驳两句,可听到他说的最后那两个字便不吱声了,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靠着那扇进不去的门一直坐着,这会儿才发现自己已经站不起来了。不想去思考孙哲平所说的“最多半小时就到”的合理性,只是单纯地信任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心口又一点点热了起来。孙哲平不是一个会让人等的男人,但他现在开了口,张佳乐就一定会等他。

 

就算半小时也好,半生也好,他终会来的。

 

大概人的精神一旦松懈下来身体的过载就会立刻反应出来,张佳乐现在又饿又累,眼皮直打架,他强迫自己不要睡过去,每次当无法再撑下去的时候就狠狠地拧一把自己的大腿,以此来保持自己的清醒。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一旦有什么突发的状态根本没法迅速做出反应,这显然达不到一个特殊部队士兵应当具备的能力,不过只是开了一个晚上的车没有休息,没有食物能够充饥而已,明明当初更艰巨的形势也遇到过,也能顽强地撑下来,甚至就连独自一个人顶着压力也能将整个部队抗起来,即使面对非议也能坚持自己的决定。

 

最初那会儿虽苦,可心里却从未觉得苦。后来是真的苦,但心里却更像是憋着一股劲,半点也没松懈过,便是来不及去品心里的苦。

 

那么现在呢?他眼前幽暗狭长的通道慢慢变得模糊,他实在是太累了,当他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后背,而那个人从来都不会真的舍弃他,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身份,站在什么样的立场,都会支持着自己,他就会本能地放松下来。

 

自己不用再做一匹荒原上的孤狼,不用再担心孤立无援,只要转过头,孙哲平就站在自己的身旁,同自己站在一起。

 

张佳乐不自觉地牵动着嘴角,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不但要和别人争,更要同孙哲平争。他觉得孙哲平真是个特别的人,不仅自己疯,还能叫人一起跟着他疯,同他在一起的时候,那些后来想想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当时竟也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仿佛整个世界全在手心里握着,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想,等回过味开始心惊时才发现自己竟真的还做成了。他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对孙哲平的不服气其实并不只是单纯的某次越野跑没他快,或者某次身体对抗被他压在了身下,更多的是孙哲平他那个人往那里一站,一张嘴,就能叫人斗志昂扬。而现在张佳乐依然要争,但更多的却是同自己争,同过去的自己、上一秒的自己。

 

尽管也曾沮丧消极,但终究无法舍下那份对成功的渴望。

 

通道里很暗,但孙哲平还是立刻就发现了垂着头蜷在墙角的张佳乐。他一时竟有些紧张,放慢了脚步走过去,这才听到他轻微的鼾声。孙哲平走上前,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发。

 

柔软的发丝摩擦着掌心令他的心彻底落回了肚子里,他正要低头亲吻张佳乐的头发,对方就已经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了。孙哲平索性用手微微抬起他的下巴,将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张佳乐有些留恋唇上柔软但带着一丝强硬的触感,但孙哲平却并没有继续深入,他很快就松开了他,问道,“怎么睡着了?”

 

“想到你马上就要来了,所以就放心睡了。”

 

孙哲平蹙眉,“太危险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了食物和水,张佳乐也不客气,拿过后狼吞虎咽了一番,孙哲平笑了起来,索性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张佳乐就着水很快吃完了一块压缩饼干,他抹了把嘴,觉得胃里舒服多了,也就放缓了进食的速度,把水瓶递还给孙哲平,问道,“你怎么找来的?”


tbc

这章应该和后面一章连起来比较合适_(:з」∠)_

评论 ( 3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