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54)

下章就乐乐出场啦~~他和大孙很快就会碰面了,否则我简直没脸再打tag了呜呜呜


五十四

 

韩文清的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耳熟,可安文逸却是在后来才慢慢回想起来,他曾经听过孙哲平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

 

作为一个日常工作就是与生死打交道的人,安文逸早已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对待死亡时所展现的反应,有惶惶不可终日的,有醉生梦死的,也有抓紧时间积极活下去的,可是他依然惊诧于孙哲平对死亡的态度。他像是一个骄傲的国王,任何事物都不可能让他低头或者后退,就连死亡也不可以。如果一个人战败、带的人都有去无回、自己则被安上罪名、逃亡他国、失去身份,只能在灯红酒绿的陌生世界中等待机会重返故土,若是这些挫折和打击都还不算什么,那么他该如何面对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的生命。如果在真相大白之前,他就孤独地死在了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没有人知道他的故事,他心里想念着的那个人也许在他闭上眼的那个瞬间正在参加某个军事高层的聚会,面对红酒美食灯光璀璨,与他喜欢或讨厌的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对此却一无所知。又或者,张佳乐早已忘记了他,连他的脸都记不清。

 

安文逸觉得自己绝不会那么平静得接受,甚至像他那样毫不在意满不在乎。

 

韩文清很快就将话题转到了霸图上,相比自身可能出现的问题,他更担心的是霸图那百来号人的情况。安文逸简单明了地说了一下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情,他来之前佣兵队的事情则由魏琛做了些简单的补充。

 

“孙哲平……”韩文清沉默了片刻,“他竟然还活着。他和张佳乐见面了?”

 

“岂止是见面,”魏琛一拍大腿,“老韩我跟你说,你们霸图访客宿舍的门禁真是太不严了,晚上随随便便人来人往的,这样太不安全了,你们这种纪律部队不是一直在安全上要争先进吗?”

 

韩文清挑眉,“这话你为何不在当时向你们孙队长当面提出?”

 

“他在乎纪律两个字?”

 

“你也知道。”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孙哲平的性格以前在军团里就是出了名的难搞,但他是个讲究的人,否则不会让他做百花的指挥官一做就是这么多年……他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安文逸摇了摇头,将乔一帆打晕他之前所说孙哲平再次失踪的事情告诉了韩文清,“我猜想他应该回霸图基地了吧。”

 

“我想也是。”韩文清站了起来,对魏琛说道,“你去弄点吃的,我们吃完赶紧上路。”

 

“外头天都黑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天大的事为什么不等天亮再说?”魏琛叫嚷道,“而且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们没有时间了。”韩文清只回答了他前面那一问。

 

安文逸追问了一句为什么,他却只是沉默地摇头。

 

“你这样什么也不说真的让我们很为难,”魏琛翘起了二郎腿,坐在那儿压根就没挪屁股的打算,显然对于刚才韩文清的吩咐置若罔闻,“让老夫来猜猜,你这么急匆匆的,是不是也想要跟着回去?老实跟你说,这趟我算是走到底了,再让我回头走,那是不可能的。”

 

“我也没打算带上你。”

 

魏琛啐了一口,“你他娘的还真打算再回去?”

 

“我不同意。”安文逸直接反对道。

 

“这回你说了不算。”韩文清道。

 

“这样我没法向老师交代……”

 

“不需要你交代,”韩文清打断了他的话,“我自然会向新杰解释。”

 

安文逸还要再开口,却见韩文清一摆手,“你不会明白,对一个指挥官而言,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冲在前头,却什么也不能做的感受。他们每一个人的命都是我的命,我还没到必须退下来的程度,这样的责任不需要别人分担。新杰已经替我做的够多的了,他的好意我会当面致谢,但我此时并不需要。更何况,你提到已经无法搜索到霸图基地的信号,看来事情比我们想的来得还要快。”

 

“你是指……”

 

韩文清凝视着窗外那片墨色,仿佛那是阳光无法驱散的阴霾,“我们从去年冬天就发现地球的能量过载。一个显著的影响就是每一年的气温都在升高,尤其是今年开年之后很多地方就没了降水,太阳黑子活动频繁,入夏之后这种趋势愈发明显。”

 

“王杰希的预言……”安文逸喃喃地说道。

 

“不仅仅是极端气温时常出现,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雪山冰川有在融化的迹象。”

 

“那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全融化了。”

 

韩文清点头,“所有人都这样以为,但我们其实在去年冬天就已经秘密进入过雪山了,霸图早年在雪山的深处另建了一处基地,这次去的时候发现已经完全被淹没了。”

 

“你是说……”

 

“如果雪山融化,黑水湖的水从山上冲下来的话,不仅霸图基地,就连一些山下的小镇也难以幸免。”韩文清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听的另外两人却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假设,面如死灰,“不仅如此,我们还在混合了融化的雪水的土壤层中发现了一种巨型病毒,新杰做了基础测试,但无法确定到底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新型病毒还是现有病毒的变种。他猜测可能就是潘多拉病毒。”

 

安文逸立即追问道,“那么你们有没有带出来?”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为什么?!”安文逸显得有些激动,“如果研究的话,说不定就可以破解它了,到时候它就不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致命病菌,不会再造成任何威胁,也没有人会再因此丧命,说不定我们还能从中得到更多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

 

“我和新杰在这件事上有了分歧,像你所说的,我希望将这种病毒从雪山带出去,交给别的专业医学机构研究,但是他执意要将它留在雪山中摧毁。”韩文清叹了口气说道,“我同意了,我们因此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说到这里,魏琛不免想起那场剧烈的爆炸和套在自己头上闷热的面具,他看见烧得只剩下架子的塔基在未消散的烟尘火灰中仅由那些被高温炙烤而弯曲的钢筋所支撑而摇摇欲坠,以及筋疲力尽的张新杰和他背上昏迷不醒的韩文清。

 

再无他人。大概全都死了吧。他这样毫无感情地想。

 

可韩文清回忆起来时,平静的表情下却藏有着极深的遗憾和痛惜。

 

“也许我们有更好的选择,但在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让那些融化的雪水将这些病毒带下来大规模爆发的话,后果难以想象。”韩文清顿了顿,道,“除此之外,我们还做了一件事。”

 

“什么?”

 

“关闭了雪山深处的极地能源站。我们希望以此能缓解能量的暴走,但是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吗?”安文逸有些不甘,“这样的气温再持续下去,雪山融化积下的水会越来越多,黑水湖的水位……”

 

“已经到了不得不开闸的程度了。”韩文清接道,“冲毁基地还是小事,转移山下的人员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但是我们根本无法确定那些病毒已经被我们彻底摧毁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样的险我们没人敢冒。”

 

屋外夜已深,除了这间小小客房内还亮着如豆的亮光之外,这座偏远的小镇又像往常一样陷入了梦乡中,平静安稳,时光如流水一般从指间慢慢滑过,所有人都毫不怀疑明天的太阳是不是会照常的升起。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