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51)

五十一

 

张佳乐饥肠辘辘地赶到基地时,雨已经快停了。他在紧闭的大门前将车停下,霸图基地内一片漆黑,连一点灯火都看不见。

 

那扇大门上挂着熟悉的霸图标志,依然清晰可辨,摸上去还带着雨水冰凉的温度。雨水混合着融化了的雪水使得脚下的土壤变得极为湿润,几乎一踩整只脚就能陷进去,使得张佳乐的步伐变得没有那么轻松。远处长明的指挥塔不再发出明亮的探照光,就连宿舍区域也是一片静阙无声,仿佛一个空旷无人的停车场,唯一的声音只有隐隐约约呼啸穿梭的山风。

 

张佳乐抹了一把脸,又钻进车里,先将喝光了的矿泉水瓶丢了出来,然后掀起底座,从暗箱里翻出了一把长杆MT440散弹枪,掏出一条子弹背在身上。这种枪看上去十分巨大,体型和火箭筒差不多,但所用特殊钢材使得它的质量十分轻盈,一个成年男性可以非常轻松地扛起。而且因为这种枪一次能打出三十二枚散弹,所以在面对多人时,十分有利,在实战中备受推崇。

 

他从腰包里摸出了一个微型炸弹,贴在了一旁的门禁控制器上,设定好时间,在他退回车旁不到三秒的时间内炸弹就精准地炸开,连一声警报都来不及发出。他笃定地走上前,将两扇大门从中间拉开,直到一个人能通行过去的宽度。

 

步入其中,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寂静之下的诡谲气氛。远处指挥塔彻底融在漆黑的浓夜之中,原本灯火通明的景象已彻底不见,只能依稀分辨出一个大致的焦黑轮廓;操场上依旧还歪歪斜斜地停着那架蓝雨的飞艇,远远望去像是一个巨大的蚕茧,只是其中的飞蛾早已不知所踪,徒留下一只干瘪空壳;从雪山吹来的风带着一丝古怪的气味在鼻尖流连,像是混合着焦臭和腐烂的恶心味道,让张佳乐的喉头感到十分不适。

 

他带着枪朝宿舍走去,大门一反常态地大敞着,他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那条以往十分熟悉的走廊此刻被黑暗笼罩着,弥漫着不祥和诡异,入口犹如一张血盆大口,等待他走进其中,然后彻底吞噬掉。张佳乐轻咳了一声,声控灯没有任何亮起的迹象,他稳了稳手中的枪,戴上了夜视镜,缓缓地走了进去。

 

张佳乐先是检查了电路,外观完好没有任何遭到损坏的迹象,可是就连应急灯都无法亮起,恐怕整个基地都已经停止了供电。他推开一些房间,借着夜视镜能清晰地看清房间内的状态——井然有序不见一丝凌乱,但依然能感觉出人走得都十分匆忙以至于大部分的物品都没有被带走。他压下心中的疑问,一路继续朝前走,直到尽头也不见一人,整座宿舍百来号人仿佛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毫无半点生气,除了他们留下的那些摆放整齐的物品还昭示着这里在半天前还住满了人。

 

他停在走廊的拐角,想要上楼去自己的房间看看,手搭上扶梯,却意外地摸得一手湿漉漉。他没上楼,站在那里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墙壁、地砖、扶手全都显得格外潮湿,仿佛刚经历过南方的梅雨季。他心中更加疑惑,霸图基地地处北寒之地,除了今年格外炎热之外,正常情况下常年干燥寒冷,何时这样潮湿过?难不成是房子漏水,刚才那场暴雨有雨水渗了进来?他抬起头,可即使戴着夜视镜,也不可能像是在白天看得那么清晰,他无法确认具体情况,暂时无法下结论,可心里却已打上了一个结。

 

他徘徊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上楼,而是反身走出了宿舍楼,穿过操场朝指挥塔走去。

 

走在室外没有了方才那股压抑的感觉,让张佳乐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舒服了,可雨停了之后,气温立刻迅速地回升,他不过是走了几百米的距离,就已觉得又闷又热。空气变得愈来愈粘腻,蕴含着沉重水汽的风轻轻拂过他的脸颊,带来的不再是凉爽的感觉。他小心翼翼地行走在那些破碎的水泥钢筋中,可能是指挥塔发生火灾被破坏的那一部分,也有可能是蓝雨飞艇停靠不稳造成撞击时的损坏。他来不及细究,看着四周凌乱的草木,他有理由相信,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做清理。

 

他们的撤离看起来虽然匆忙,但至少还是乱中有序的。

 

张佳乐没有进入到指挥塔,因为它看起来已经被彻底焚毁了。难道说在他们控制火势、扑灭大火之后,这座塔又再次遭逢不测?他抬起头看着外墙被严重熏黑几乎看不见原来颜色的指挥塔心里暗暗吃惊。不过,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霸图基地会没有信号,甚至连电力都中断的原因。指挥塔塔顶的能量采集仪器估计早已在火灾中被焚毁,失去能源即使有再精密的器械也无法运作,上到卫星终端下到台灯灯泡,全都成了摆设。

 

他绕着指挥塔走了一圈,发现事实可能比他所想象得更为复杂。现场并没有多少救火的痕迹,是张新杰看到大火无力回天索性放弃了,还是在他们离开后大火再次燃起?张佳乐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亟待解答,这让他的情绪变得有些躁动不安。

 

而更躁动的是他的胃。一整天下来他只喝了一瓶矿泉水,胃正一阵一阵地抽搐。开车消耗了他大部分的精力,这会儿他不仅困,还有些脚步发虚。张佳乐舔了舔嘴唇,溜进了食堂的厨房,结果没有发现半点的烟火气,恐怕他们压根就没开灶做饭。他心里犯着嘀咕,幸好在冰箱里找到了一些食物。他摸出两只西红柿,依稀记得是两天前山下送来的,也不管干不干净,新不新鲜,直接塞进嘴里就啃,可吃到胃里勉强填了填肚子却又不觉得有舒服一些,反而更饿了。

 

张佳乐此刻急需热量,可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点肉干,最终只得无奈放弃。除了一些蔬果之类,他没有再找到别的食物,转念一想顿时明了,张新杰撤离时肯定是带走了绝大部分的食物,而丢弃了那些容易腐烂不易保存的蔬果。

 

当他填饱肚子踏出食堂,发现风吹动了遮住月亮的云彩,月亮终于露出了脸,将建在雪山脚下此刻静谧无人的部队基地涂上了一层暖色。自他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十分喜欢这里的夜晚。因为海拔高,感觉离天空很近,天空显得格外干净透彻,月亮也格外得大,那些点缀在夜幕上的星星像是节日里放上去的礼花,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可今晚,张佳乐却没有半点心思平静地欣赏这月色,相反,他心乱如麻。

 

他从来没有试过独自一人站在这个地方,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的尽是一片荒凉。他终是想起自己站着的地方是远离尘嚣的偏远哨卡,对外界的反应再迟钝也无法逃脱共同的命运。他踩碎一地月光,背后是一座焦黑阴森的高塔,从不会熄灭的灯火原是坚守在尘世之外的最后一颗亮星但此刻也已被无尽的黑夜所吞噬。

 

而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张佳乐原本以为自己绝不可能会离开百花,他从入训练营起就一直将百花当作是自己的归宿,更何况那里还有孙哲平。然而事情的发展从不会如人所愿,现在他又一次独身一人,再一次面对选择,但现在张佳乐的心境却已大不相同了。

 

他对霸图到底怀着何种感情?普通的雇佣关系,还是一根濒死的救命稻草?他不否认他对霸图有归属感,但也无法否认,这不可能超越他对百花的感情,即使他留在百花最后的那段时间里充满了压抑、挣扎与痛苦。

 

张新杰的那条留言,也在不经意间将选择的权利重新放回了他的手中。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