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49)

感觉会被殴打……但大家都会好好哒


四十九

 

黄少天琢磨了一会儿手里那枚普通的三排钥匙,还是不太明白,抬起头看着叶修疑惑地问道,“这是霸图保险柜的钥匙?霸图的安保也太落后了,这种钥匙不太安全,我们蓝雨很多年前就全都换电子密码锁了,谁还用钥匙啊。”

 

“这就是张新杰给我的。”叶修把钥匙拿了回来,放在掌心里端详了一会儿,他看起来似乎在感慨,却不打算说的太多,“好了,我已经告诉你了,东西也给你看过了,现在轮到你了。”

 

“喂!你可别拿把旧钥匙糊弄我!这算什么意思说明白些,这钥匙是开哪里的锁,到底有什么用?你为什么要问他拿这把钥匙,而他又为什么要给你……”

 

“你只是问了我张新杰给了我什么,可没问这么多。”叶修做了个停止的动作,黄少天那一连串的问题像是小钢弹似的噼里啪啦炸成了一团,“我问了你一个问题,也答了你一个问题,我们谁也别占谁的便宜。”

 

黄少天偷奸耍滑磨了一会儿,但看起来叶修是打定主意不肯再多透露一些了。他叹了口气,找了位子坐了下去,揉了两把脸,表情慢慢变得疲惫又凝重,仔细再看,才发现他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睛里竟隐隐布着血丝,“这事情说来话长,而且说了也许你压根不会信。”

 

叶修想了想,道,“不管什么事,由你来说的话,对于前半句咱们这里在场的人估计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至于我信不信……”黄少天的目光随即跟到了他的脸上,叶修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先说吧。”

 

黄少天抿了抿唇,他并没有立刻开口,这件事情虽然发生的时间并不太长,前后不过短短一个月而已,但情况复杂形势严峻让他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

 

魏琛坐在黄少天的旁边看到他抱着头,鼻头沁出了冷汗,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小鬼你慢慢说。”

 

黄少天点了点头,他慢慢放下手,做了个深呼吸,他似乎终于从那些交织错乱的事情中找出了一些头绪,低声说道,“你们不知道吧,广州港已经关闭近十天了,现在只能进不能出了。”

 

屋外还下着瓢泼的大雨,这场阵雨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孙哲平随手关了门,一下子就把那些嘈杂的声音全都关在了门外。头顶上那盏昏黄的灯自动地亮起,脆弱的灯丝承受着集聚涌来的电流,发出滋滋的呻吟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突兀。

 

没有人开口问黄少天什么,甚至连表达惊讶的语气词也没有,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三缄其口,但所有的目光都在同一时刻注视在那位蓝雨年轻的副指挥官身上。

 

这样的安静就连乔一帆都有些不自在,他小心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想要让自己离这样令人窒息的气氛更远一点。

 

黄少天讲一个月前,广州爆发了一场夏季流感。这实在是太平常了。每个城市每个季节总有人会感冒发烧,人类脆弱的身体尽管进化了那么长时间,却依然无法摆脱这种令人烦恼的疾病,也许是空调吹得太久,也许是工作太辛苦,也许只是心情不好。这次的流感来势汹汹,短短一周之内,街上戴口罩的人明显增多,药店里的感冒退烧的药卖到脱销,医院里挂水打针人满为患。

 

一座有着上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和一场突如其来的普通流感狭路相逢,像很多年前那样,开始总是漫不经心。尽管电视上、广播里开始滚动播放一些流感防治的宣传,但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去关注。直到第二个周,像是某个可怕的诅咒终于开始应验,原本还算稳定的情况急转直下,不少人一夜之间浑身器官衰竭直至死亡也不过是一转眼的事情。

 

现有的药物并不能有效地控制病情,有人已经意识到了这次流感的不同寻常之处,但医学专家研究之后还是认为这不过是普通的流行感冒病毒。

 

有从中央医学院的权威专家也赶了过来进行协助,可情况依旧不再掌握之中,有些医护人员在感染之后也迅速地病倒。

 

所有人活不过一周。

 

黄少天的声音从来没有这般低沉过,他讲得很细致,每一个细节都不打算放过,他明明在开口之前已经思考过如何将所有的事情都叙述出来,可到了最后还是变得混乱不堪。他并不是没有见过死人,却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将死未死的人,那些恛惶无措的目光像是影子一样纠缠着他,频频惊扰他的睡梦。

 

“干旱是真的,这件事也是真的……”黄少天的脸色有些灰败,他看向叶修,对他道,“一开始没告诉你是因为上头已经做了决定,我们商量了很久,觉得不应该冒险,因为我们不知道……”

 

“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做出决定的人之一是吧。”叶修站了起来,“闭城十日,只出不进,明显是打算放弃了。”

 

黄少天点了点头,“蓝雨特殊部队是在上周进城的。进城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等我们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没有任何选择,看到的是盖着印章的军令。我们控制着通信、网络避免消息流出,关闭了车站、码头、机场和高速公路,不让他们出城,留在那里面就相当于等死,那我们又和侩子手有什么区别。文州觉得尽管和你现在还属于敌我不明,但我们都愿意相信你,我们决定试一试,你是我们唯一的赌注,输了就一败涂地,大家都要死,赢了就还有一线生机。他计算好了一切,我和蓝河能顺利无阻地离开广州,可是……”

 

“说下去。”

 

“可是,就在我准备离开的前一天……”黄少天突然失语,像是终于从某一场噩梦中惊醒,脑海中回溯着一幕幕场景,将所有的震惊和痛苦重演,他发现自己依然是那样无能为力。

 

“发生了什么?”叶修向前走了一步,逼问道。

 

“文州感染了。”他的声音在颤抖,他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悲伤无奈却冷静地去描述喻文州的情况,他做不到。这几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叫他十分难受,仿佛到此刻他还是无法接受,“我要带他走,但他不肯,他依然要按原定的计划来执行。”

 

“什么原定计划让他连自己都不顾了。”叶修的声音也变得很轻很轻,仿佛有十分沉重的心事压在他的心头。

 

黄少天低着头不答一字。

 

“喻指挥官说,如果你不知此事,那我们必须说服你终止闭城的计划,我们现在能想到的、可能愿意帮我们的就只有叶司令了。人终有一天必须死亡,或许我们最终都无法战胜这场灾难,但是,绝不可以让他们死于其他人的抛弃。”蓝河一直站在黄少天的身后,眼圈早已微红,他紧紧攥着衣角道,“如果这件事就是您下令的或者我们没有办法说服你,那么……”

 

“那么,就找机会杀了我,然后以我之名下令。”叶修说得很平静,对于预谋着想要结果自己性命的人他也只是轻轻感叹,“他这个人啊……”

 

蓝河痛苦又难堪地别过了头。

 

“那小鬼绝不会就这样死掉的。”魏琛猛地站了起来,抓起了身边的黄少天,“我不相信。”

 

黄少天被他紧紧地抓着手臂,这样轻微的疼痛早已无法令他麻痹的神经产生任何感知,他凝视着魏琛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说真的,我也不相信。”

 

“如果叶修下令让广州的疫情曝光,排遣医疗队进入,依然对疫情束手无策,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你们有考虑过吗?”孙哲平不理会他们目光中骤然燃起的怒意,他只是对刚刚黄少天所说的一切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一切又在他的眼前重演,对于那些正在经历巨变的人而言,这些都是他的曾经。

 

孙哲平在想,如果自己能再做一次选择的话,那么他会如何做。可现实并不是那么简单,想要活还是想要死,想要救更多人活还是让更少人死,却不是他或者他可以左右的。


tbc

评论 ( 5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