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48)

我不想走剧情的……呜呜……但事情还是要讲清楚的……


四十八

雨越下越大,原先只是几粒豆大的雨滴,一出神的功夫便能听见那敲打着砖瓦的声音连成了一片,像是一场杂乱无章却气势磅礴的鼓乐。孙哲平倚着廊柱看了许久,看屋檐下那只可怜的叫不出名字的小雀缩着脖子在突如其来的风雨里直哆嗦,被雨水打湿的羽毛粘在了一块儿紧紧贴着身体。

他耳力极佳,即使在这种仿佛要淹没一切的大雨中也能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分辨得出来人此刻急迫的心情。他一回过头,就看到蓝雨那小伙子丧气的脸。

蓝河仿佛没看见他,拐了个弯进了房,所有人都在,除了还昏迷不醒的韩文清和照看着他的安文逸。

“我已经给虚空发了两通电报,但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回复,”蓝河背对着他,但孙哲平大概能猜想到他此刻的表情。

“发送成功了吗?”有人问道。

“成功了,”蓝河涨红着脸,在这么简单的工作上被质疑让他有些不痛快,可现在这会儿说什么也没有用,没收到就是没收到,但他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两句,“我昨晚还和张秘书长成功通过信,而且也没看到任何发送失败的提示,说明他们的基站和信息交换处理器并没有问题。”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叶修掸了掸烟灰,不紧不慢地说道,“但现在看起来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霸图这里的基站没有办法与外界连接,打个简单的比方,就是我们现在在用是无法连接互联网的局域网,同霸图基地连接没什么问题,但和外界就连不上了,有可能是信号被屏蔽,也有可能是部分仪器被损坏。你昨天有没有觉得信号不好?”

蓝河想了想,点了点头,“昨天搜寻霸图基地的卫星信号也尝试了很多次才成功,今天索性是完全搜寻不到了。”

黄少天从微草到霸图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他急着要把叶修带回去,所以就算不明白也硬是凑到蓝河那边看他搞那些仪器,希望多个人关注,那些电子玩意能给点面子快点工作起来。他是个聪明人,看多了多少也了解了些基本的概念,对叶修所说的基本赞同,但还是有一点无法认同,“什么叫被屏蔽?霸图的信号基站都是军事级的,谁能屏蔽得了?”

叶修摊了摊手,“你问我,我问谁去?要是天灾还是会有解决的方法,人祸的话……”他抬起眼看了一眼黄少天,似笑非笑,“就很难办咯。不过嘛……”

“不过什么?”黄少天听到他提及“人祸”立刻绷紧了神经,一双乌黑滚圆的眼睛牢牢地盯着叶修,似乎想要从他的身上寻些端倪。

“不过现在不是已经下雨了嘛,”叶修指了指窗外,“多下几场旱情就自然而然解决了,所以我说,天灾呢,总是会有办法解决的。这样的话,你也就没有必要这么急匆匆地喊我回去了,我看霸图这边山区风景也不错,离雪山也近,近两年气候变暖,能看到这种连绵的雪山已经不多了,我觉得呢,我们在这里多待几天也挺不错的。”

一旁蓝河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焦急地看向身边的黄少天。黄少天一脸平静,面无表情,难得的一言不发,但蓝河从他那个角度可以看到他脖子上暴起的青筋。

一直蹲坐在角落里的莫凡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站到了叶修的身旁。

叶修“呵呵”一笑,挥了挥手,示意莫凡不用过来,莫凡看了看黄少天,没动。于是蓝河向前迈了一步,一贯好脾气的人这时看起来有些生气,“叶司令是在怀疑我吗?这些事情都是我在做,所以认定是我捣的鬼?”

他的话音最终被雨声淹没,盛夏时节的暴雨总是来势汹汹,那滂沱的大雨倾盆而下,从四面八方涌下山的水汇聚成了一条条小溪,轰隆隆地奔腾着,在山间回响。原本就人烟稀少的山脚小镇这会儿更是寂静空旷,了无人影,孙哲平想要再去寻那只躲在房檐下的小鸟,也已丢了踪迹。

他眺望着高山,那连绵不绝黑漆漆的山像是一座巨大的囚笼,在大雨中更显阴沉,霸道地占据着整个视野。他从来都不担心张佳乐,那个人总能在所有人都扛不住的时候站出来,二话不说地把所有包袱放在肩上,坚韧又顽强。他所深爱的人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刻都不曾畏惧,这样的风雨和山路又算什么艰难险阻。

乔一帆从来都不会在这样的场面上多说一个字,他总是沉默地观察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有些人他已经很熟悉了,有些人他正在熟悉,可相反的,那些人都对他并不熟悉。这也许会让他丢掉很多机会,但至少不会丢掉性命。他知道在这间荒僻的旅馆里正在上演着什么,但不会牵涉到他,所以他并不像魏琛那样看上去有些紧张。他扫视了一圈,个人脸上的表情都落在了他的眼中,他的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地方,然后微微怔了怔。

他看见孙哲平在笑。

那种笑并没有直白地挂在脸上,他的佣兵队队长只是目光直直地正对着远处的高山发呆,但他觉得孙哲平的眉梢、眼角、唇边都有笑意,愉悦且满足甚至带着些微不易察觉的得意。

这让乔一帆感到好奇,不由多看了两眼,在这剑拔弩张气氛中,他竟也跟着孙哲平走了神。

叶修站了起来,摆了摆手,“没有,我没有怀疑你。”他看了一眼黄少天,问道,“咦,怎么闷着头不说话呀,你平时不是早炸了吗?”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对你无话可说。”

“唉,真生气了?我真没有那个意思,你们误会我了,”叶修笑了,他冲站在门外的孙哲平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你能有点集体归属感吗?咱们怎么说现在也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别瞅那山一个人站那儿傻乐了,张佳乐都去老半天了,你知道你刚才那表情特别招人嫌吗?”

“怎么地?”孙哲平不买他的账。

“我有点害怕呀。”他指了指黄少天,“你没听见黄少天说他‘无话可说’了?你看看老魏虚汗都出来了。”

一旁的魏琛“啐”了一口,“老夫流的那不是虚汗,是鳄鱼的眼泪,专为你而流。”

孙哲平“啧”了一声,迈开腿跨了进来,一边还道,“你们俩后生呢,别说一半藏一半了,有什么话不能痛痛快快地说明白?”

蓝河闻言脸一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看向了黄少天。

叶修看着黄少天紧绷着脸,但即使被说破他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静,甚至是不动声色的,像是一座冰山,露出海面的只是小小的一部分,更多的是沉在海底不化的坚冰。

“还不说啊。”叶修有些犯难,他只知道蓝雨有个喻文州十分难搞,没想到跟他关系很不错的黄少天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套出话来的,他不想用上什么手段,毕竟黄少天不是骗他,隐瞒了部分估计也是有不能告诉他的因由。他们是朋友,在他潦倒的时候黄少天帮过他,他是记在心里的,这份恩情他不会忘记,但他此刻最需要的,是坦诚。

“反正现在雨下得很大,我们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叶修打定了主意,索性坐了下来,翘着腿,“你们不想说就不说吧,反正浪费的不是我的时间。”

果然,黄少天眼皮一跳,忙追问道,“你是不是有办法走?”

叶修不置可否,但他的姿态意味着他要用这个办法来换黄少天隐瞒的那部分。

黄少天盯了他一会儿,心里骂了声老狐狸,“你自己不也有事瞒着大伙儿吗?你离开霸图的时候,问张新杰讨了什么?”

叶修脸上的笑慢慢褪了下去,他看着黄少天沉默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