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46)

四十六

孙哲平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男人。他看起来似乎并不难被概括,狂傲不逊,不见谦卑。但安文逸并不觉得他是一个攻击性很强的人,他大多数时间都十分安静,带着或不屑或无视的态度,对周遭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怎么在意。

当然,这不等同于可以轻易尝试去挑衅他。

问出那句话时的孙哲平似乎很平静,但这种平静下却能让人轻易地看出他努力压抑的爆发,仿佛安文逸的回答将是点燃一切的引火线。而人在面对具有破坏性的危险面前总有一种本能,尽管他相信这个男人不会伤害到自己,但安文逸还是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原来人人如此。那些说不怕死的,是因为在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人和事,连美好的回忆都没有。显然孙哲平不是。

“你为什么这样问我?”安文逸问道。

孙哲平冷笑了一声,不作回答。

“笃定的语气让我以为你真的快要死了。”安文逸低头拨弄了一下一次性手套,“你的身上没有检测出那条狗所携带的致命病毒,不过如果真的是狂犬病的话,还是要定期检查,因为有潜伏期的。我这里没有疫苗,一会儿到了虚空基地,打一针比较放心……唉,你等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安文逸小跑了两步追出了门,看着孙哲平手抄裤袋走向了楼梯口。

他偏过头,摆出一脸“没空听大夫废话”的表情,让安文逸险些就要把接下来的话给咽了回去。

“孙、孙前辈……”安文逸说道,“我是真的没有发现你的血液里有什么特别的异常,所以事情也许并非你所想得那么糟糕……”

“呵呵。”孙哲平干笑了两声。

“其实我知道!”安文逸道,“老师说过您身上带着的那种病毒它本身并不会致命,现在也没有明确的方法可以检测出来,所以很难看出有什么异常。它有非常漫长的潜伏期,会带来可怕的并发症,甚至没有办法可以提前预测它,但我一定可以找到方法,让它没有机会发作!”

孙哲平沉默,这个年轻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意气和决心,充满了没有被打磨和蹉跎过的勇气。“我算是看出来了,小医生,你和张新杰有点像。可你记着,你只是个医生,以后肯定还会遇到你救不活的人,同你非亲非故的人的生死别太介怀。

“三年前我就同张新杰说过,今日再同你说一遍:生死由命,要难过也轮不到你。”

他就这样丢下一句没心没肺的话,仿佛自己是天生地养。安文逸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楼梯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脱下自己的白大褂,解开了里面军装衬衣的领口扣子,内里轰出被捂着的热气,汗水早已浸湿了他的内衣,顺着他的脊背往下淌。

他扭头看见了印在玻璃窗上的自己,因为炎热的空气让他的影子有些微微的晃动。不过短短数天,他就被高海拔的毒辣阳光晒黑了,原本有些圆润的脸也清瘦了不少。他摘去眼镜,扬了扬下巴,挺起腰板,看起来已经能撑起身上那身兴欣的军装,不再显得是不伦不类的学生模样了。

玻璃上的自己看起来有些模糊,却依然能看到脸上写满了理智和冷静,像极了他的老师,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是有多少狂热。

安文逸忽然猛地攥紧了拳头,然后重新戴上眼镜,钻进了房间。

孙哲平是跟着香味走进饭堂的。这小镇子原本就是霸图基地的山下中转站,但人不多,小旅馆也没什么人住,厨房没有一点烟火气,连张像样的桌子都没。这次他们来的人多,索性就在旅馆里搭伙做饭了。

叶修和魏琛老早就坐定了,老远看见孙哲平,魏琛举着筷子招呼他,“来来来,你来的真是时候,正准备开饭。”

“谁在下厨?”孙哲平搬了个板凳,折腾了两下确定自己坐下去不会瘫,然后同叶修蹲在了一块。

来一根?叶修把烟递到了他面前。

不来。太热了,烦。

叶修嗤笑一声,你昨晚和张佳乐腻一块儿怎么不嫌热。

爷乐意……喂,偷看长针眼啊,叶大司令。

呸,谁偷看了,是你们声儿太大了,公蚊子都蠢蠢欲动,结果把我给叮醒了。

你埋汰我也就算了,见着他最好别提,他脸皮薄,经不起逗。

“行了,别在我跟前秀了,我吃不消。”叶修扯着嗓子朝那灰扑扑脏兮兮的深蓝色挂布后面喊了一声,“黄少天同志、蓝河同志,什么时候能开饭啊,你们的叶司令快饿死了!”

“来了来了!”黄少天两手托着两大海碗中间还托着一碗走了出来,“吵什么,就不能攒着点力气吗?你是要吵得人人都知道我在这儿给你叶司令下厨吗?我在蓝雨那是什么身份,跑到这荒乡僻壤的地方给你当炊事兵,你还给我大声宣扬!叶修你要是回去了跟他们乱说我就跑兴欣弄死你,你信不信?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他把光面塞给了三个人,叶修皱眉,“叫我们吃光面啊,有这么对待老同志的吗?亏我刚刚还特别期待。”

“哼,自己拿包榨菜去啃啃。”黄少天道。

“来了来了!”这时,蓝河拿着一个大勺钻了出来,帘子一掀开老远就能闻到那味道喷香喷香的,他后头跟着那个帮厨的小佣兵端着一个粗糙的大碗,蓝河给那三个捧着光面的人每人淋了一勺,“不好意思,条件比较简陋,就炒了个鸡丁做浇头……”

“蓝河啊,你不厚道啊,你们的魏老大明显比我的多啊。”叶修道。

蓝河一愣,他绝没有厚此薄彼的意思,叶修这么一说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再给他添了点,魏琛顿时叫了起来,“多了多了……算了,给我也添点……”

“至于吗?”叶修吸溜着面条,看着蓝河手忙脚乱地又给魏琛加了一点,“再加就见底了。”

“还不是你起得头?!”

“老孙,你一会儿给没见识的老魏说说咱们那会儿在军区大院顿顿红烧肉的奢靡生活,谁稀罕他那点鸡丁啊。”

“幼稚。”孙哲平默默吐了一句,瞅了一眼他的碗,筷子伸了过去,“你不稀罕就给我吧。”

叶修眼明手快把他筷子拨了回去,“昨晚的梦还没醒在说胡话呢。诶,你们也吃啊,再不吃就要被抢光了。”

后来的三人也没位置坐,他们都是军人佣兵出身,也没有那么讲究,站在那儿靠着墙就凑合解决了,除了黄少天吃饭时那张嘴还不肯停下地往外冒词,其他人都十分专注于自己的午饭。

“蓝河,现在几点了?怎么虚空的飞机到现在连个响都没听到?”

蓝河抬头看了看挂钟,脸上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昨晚我跟张秘书长确认过,他说他已经给虚空部队发过了电报,所以我就没有再发。”

叶修摸了摸嘴,把空饭碗搁到了桌子上,“你发也没用了,恐怕他们根本就收不到。这里是使用霸图基地的信号塔的。”

众人停了下来,纷纷看向他,叶修慢吞吞地抽着烟,默默地环视了一圈,魏琛鼓着腮帮子嚼着面条侧过头来看着他,蓝河索性放下了吃到一半的碗,那个叫乔一帆的小佣兵和叶修带着叫莫凡的警卫员依然不声不响地站在不显眼的地方,两个人面面相觑大气也不敢喘,黄少天张着嘴似乎有话要说,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严肃。

孙哲平咽下了最后一口,觉得那两个广东人炒出来的鸡丁味道实在太淡,嘴里淡出了个鸟,空口白面吃着有些犯恶心,他缓了缓才道,“那看来虚空的飞机是不一定会到了。指不定昨天人家就没收到。”

他话音落下,所有人都跟着沉默了,除了那炉子上烧得咕咕作响却总是到不了沸点的热水。

tbc


小剧场

乐:为什么今天又没我的戏?!今天还是我生日!(╯‵□′)╯︵┻━┻

平:生日快乐,想要什么❀

乐:想要你的手伤痊愈~

平:……换一个

乐:想要冠军❀

平:……

乐:算了算了,换个简单点的,以后每年生日你都陪我过

平:……嗯

乐:我去,孙哲平大大你刚刚是害羞了么,是么是么!

评论 ( 5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