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43)

湾家印调: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1443/

_(:з」∠)_



四十三

 

“你真的不能去!”蓝河的话音还没落下,黄少天就已经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落地时的响声盖住了他的尾音。

 

黄少天直起身来不及拍拍裤子,就急冲冲地朝张佳乐跑去拦住他,一边还大声嚷嚷道,“喂喂!告诉你了之后怎么走得更快了!没有听到小蓝河说的吗?霸图基地现在的情况还不明确,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现在这样冲回去一个人又能做什么呢?冷静一点啊,张佳乐!”

 

“我很冷静。”张佳乐推开他的手,拉开车门,却被黄少天伸手按住,“如果你冷静,就该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可以等情况更明了之后再回去。”

 

“那就太迟了!”张佳乐猛地揪住他的衣领,“难道要等里面情况明确,确认没有危险再进去吗?那还有什么意义!”

 

黄少天前襟领口被他攥成了一团,张佳乐看上去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冷静。他的脑袋乱成了一团,什么叫“搜寻不到”,什么叫“从卫星云图上消失”,是导弹爆炸了,还是爆发大火了?他只要再多想一些,就浑身冰冷,那些他朝夕相处的人生死不明,他在这里一刻也待不下去。

 

他攥着黄少天衣领的手被人轻轻地按下。

 

张佳乐的目光移到了孙哲平的脸上,带着无能为力的焦躁和愤怒。黄少天的声音还在耳边絮絮叨叨,大概还是在重复着太危险的观点;蓝河从楼上跑了下来,站在一旁没有插嘴,却也是一脸焦虑担心的模样;他们刚才争吵的声音似乎还吸引到了别人,在远处、在楼上,驻足朝他们所在的地方张望。

 

他在刚才那一瞬间攀上顶点的急躁在孙哲平意外平静的凝视下慢慢冷却,张佳乐忽然觉得自己竟然有些看不懂孙哲平的表情。

 

也是想要劝阻自己吗?

 

“你也觉得我太冲动了吗?”他忽然有些泄气,刚刚鼓胀起来的情绪被突然意识到的问题——他和孙哲平离得近到可以与对方的呼吸纠缠,却隔着始终无法忽视的三年时光,他们现在面对面目光交织着,身体还记着对方昨夜的热度,看起来又恢复到像从前那样得亲密无间,可张佳乐即使再否认,也终究明白,他们之间还是有什么东西已经被时间销蚀在慢慢地改变。就像是他们昨天驶过的那块冰冷界碑,在狂风大雪中始终没有一丝的转移,可却在日经累月的时光里被磨光棱角。他知道黄少天是对的,他们都是对的。

 

他的睫毛颤动着,像是一只濒死的蝴蝶在做最后不甘的挣扎。孙哲平并没有放开他的手,炎炎夏日里张佳乐的那只手凉得令他有些心惊。

 

“你只带一把枪怎么够?”

 

黄少天安静了一秒,立刻炸了起来,他简直目瞪口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同他一样的张佳乐在稍纵即逝的惊讶之后,扑上去抱着对方大大方方地在嘴上亲了一口。

 

“还是你这个疯子最懂我。”张佳乐当即就把自己刚才那些小纠结的忧郁心思全抛到了脑后。

 

“现在要发疯的人可不是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随身带着的军用匕首扔给了张佳乐,“我去问问叶修,他那里还有没有东西,多摸两个弹夹也好的。”

 

“不用了,我不想再耽搁了。”张佳乐仔细地收起了孙哲平给他的匕首,而在两人之间完全插不进半句话并且被彻底无视的黄少天索性什么也不说了,抱着手臂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们俩,生着闷气。

 

张佳乐能做的全部准备也就是检查车子和燃料,以及塞点水和压缩饼干。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以及对于危险敏锐的直觉远比这些随时都会失去的东西更重要些。

 

他检查完轮胎,拍了拍手上的灰,扫了一眼孙哲平。全程他都没插手,就连这会儿张佳乐要离开了也没说句“保重”,更没说“再见”,冷酷无情得像个毫无关系的旁观者。

 

“走了。”张佳乐朝黄少天扬了扬手,终于想起来向他招呼了一声。黄少天叹了口气,从身上摸出了一只小巧的电子仪器。

 

“你可真是我的冤家,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倔,这么疯,这么不靠谱呢!跟你说话简直就是浪费口水,不管我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是吧!”黄少天转手就把那小东西塞给了他,“可我这个人心软,没有办法见死不救。这小玩意是我们蓝雨的通信器,用摩斯电码。只要有阳光就可以工作,防火防水,一千度高温也没事。自带GPS,你随身携带,就算你在地底下三千米也能把你挖出来。蓝雨出品,质量保证,国家免检,放心使用。”

 

张佳乐沉默地看着手里那小仪器上蓝雨雨滴和剑的标志正在闪烁着的蓝色光芒,半晌才干涩地说了一句“谢谢”。

 

他与黄少天萍水相逢,对方还比他小几岁,平时没什么机会接触,不算是什么十分熟悉的朋友,甚至还比不上和叶修的关系,却二话不说地把自己的通信器交给了他。这不仅仅是一只通信器,更代表着黄少天乃至整个蓝雨给予的支持。

 

黄少天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举手之劳而已。不是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嘛,大家好歹也是坐过一辆车的人了。”

 

“这说法还挺有趣的,”张佳乐笑了起来,“你这小鬼也挺有意思的。”

 

“滚蛋!少学叶修倚老卖老!”黄少天看着张佳乐那张显嫩的脸,顿时炸了起来,“什么小鬼啊!我堂堂的蓝雨副指挥哪里是小鬼啊!”

 

和黄少天杠上简直没完没了,张佳乐不想同他再纠缠下去,讨了两声饶,才发现一旁的孙哲平正在默默地看着他们俩,依然一副与己无关的旁观者态度。

 

“我这次真要走了。”张佳乐对着黄少天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目光却偷偷瞟了出去。

 

“走吧走吧走吧!”黄少天嚷道。没发现张佳乐这话压根就不是冲他说的,可孙哲平还是没什么反应,丝毫没有要同他道别的意思,反而后退了两步,像是要给他倒车腾地方似的。

 

直到坐上了车,打着了火,挂了档,脚踩在离合器和油门上,手搁在方向盘上,张佳乐的眼睛却还注视着隔了块挡风玻璃的孙哲平。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的分别,却是最沉默的一次。

 

孙哲平转过了身,就像当年他离开那样,不曾留下只言片语,只有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背影。张佳乐咬了咬牙,倒车,掉头,在引擎“呜呜”的低鸣声中做了个深呼吸,接着猛踩油门,车飞快地驶上了山道。

 

这次换张佳乐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的承诺,没有说“再见”,也没有说“我一定回来”。孙哲平遥遥地看着那辆车在山道上气势磅礴地疾驰,摇摇晃晃地载着他的爱人,向那个他还没有来得及熟悉起来的地方驶去,变得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了山的背后。

 

他们的性格南辕北辙,却在分别这件事上表现得高度一致,只是张佳乐比他心软,比他感性,但本质上他们也许根本就是同一类人。

 

孙哲平走在烈日炎炎的阳光下,突兀地想起了自己那些在有半年时间都是冬天的陌生城市里的冰冷夜晚,频繁的、没有征兆的想念,在寒冷夜晚和炎炎白日中的想念,在相遇前和分别后的想念,那都是在想念同一个人。

 

当他开始在久违的想念中推开房门的时候,白色的卷毛小狗没有像往常那样兴奋地冲出来迎接主人。孙哲平找了半天,终于在自己的一堆脏衣服里找到了它。

 

“乐乐?”孙哲平轻轻地摸了摸小狗。

 

而它却早已没有了气息地死了,冰凉又僵硬。在他不知道的时候。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