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42)

卡文卡得不要不要的……


四十二

 

韩文清醒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张佳乐当下就恨不得立刻开车把他送回霸图。

 

“你们看!老韩这不是好好的嘛!我就说,他壮得跟头牛似的,哪儿那么容易嗝屁?”张佳乐看着韩文清两眼无神迷迷瞪瞪,便大胆地上前摸了摸他的头。他看起来兴高采烈,毕竟自从这是最近这段日子以来,最让人高兴的一件事了。

 

“让我看看,我觉得怎么不对劲呢?”黄少天凑上前,竖了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皱着眉问安文逸,“我觉得他怎么像是丢了魂似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我们这儿这么多人,他好像谁也没看见,双眼无神目光溃散,你看连张佳乐都敢摸老虎脑袋了。”

 

“说什么呢你!死人才目光溃散,还会不会用成语了?我看老韩就是睡太久了,这会儿身体还没缓过来。”张佳乐反驳道,“我去给他弄点吃的。他睡这么久都是靠葡萄糖、营养液吊着,胃里空空,一会儿把肚子填得饱饱的,自然就神清气爽了。”

 

“再吵就出去。”韩文清说话显得十分艰难,像是从嗓子眼里好不容易挤出两个字,他并不是对他们所说的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感官似乎比以往要迟钝很多。虽然他现在的模样没有半点威慑力,但余威尚在,张佳乐立刻老实了许多,缩到一边不敢再吱声了。

 

安文逸翻了翻韩文清沉重的眼皮,在战场上叱咤风云、摸爬滚打多年养出一身凛然之气的男人这会儿却没有一点反抗,温顺得像是被拔了爪子和牙齿的老虎。他抽了一点点血,做了一个快速的血液测试,结果一切正常,却反而令安文逸忐忑了起来。

 

尽管韩文清的身体没有任何不妥,瞳孔反应包括一直处在监控状态下的身体各项数据指标都十分正常,可黄少天刚刚所说的话却无法让人忽视,韩文清看起来确实如他所言,现在又似乎合上眼昏昏欲睡了。他不敢掉以轻心,随即拜托蓝河给霸图基地发一份电报,将韩文清的情况如实告知。

 

“我觉得,还是应该按照张秘书长原定的计划,将韩指挥官送往中央医院做全面的检查和治疗。”安文逸说道。

 

他眉间的愁云并未因为韩文清的转醒而消散,他平静的语调以及张新杰式冷静的话语无疑使得原本缓和的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可是他毕竟比不上张新杰果决与魄力,下意识地看向了叶修,似乎是想等他做定夺。谁知,叶修却举起双手,道,“这是霸图的内部事务,我这个军团司令可管不着,这里只有张佳乐是霸图的,自然得听他的。”

 

一听到全由自己说了算,张佳乐也开始犹豫。韩文清突然清醒自然让他欣喜不已,急于想要把韩文清带回霸图,免得再叫张新杰他们记挂。毕竟他昏迷以来不仅是张佳乐也是整个霸图部队的一桩心病,这会儿压在他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来,让人长舒了一口气。黄少天的话他刚听到时心里还有些抵触,可这会儿那高兴劲头过去之后他倒也跟着看出了点异样。他们这帮人里只有叶修带来的这个安文逸是正儿八经的医生,听说还是张新杰过去的学生,专业上自然不是他们这帮只会摸枪打炮能比的。既然医生都表示要再看看,自己也没什么理由坚持了。

 

这时,蓝河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朝黄少天做了个手势,后者悄悄从房间里撤了出来。没什么人留意到,只有叶修倚着门,朝两人离去的方向张望了两眼。

 

韩文清坐在床边垂着头,没过一会儿又听见他的鼾声响起。在接下来的整个上午,他时醒时睡,偶尔话说到一半下一秒就会睡过去,精神看起来也十分不好。

 

张佳乐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他不知道他下一次醒来是什么时候,也许是五分钟之后,也许是五十分钟之后。张佳乐这时已彻底没有了欣喜的情绪,情况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

 

他看见孙哲平正在擦那辆他刚才未擦完的车,才意识到他一直都没有跟进来。孙哲平把抹布扔回了水桶里,抬起胳膊蹭了蹭自己额头的汗,看着洗刷干净的车,像是想到了什么在回味着,呵呵的笑,接着嘴角却一点点地塌了下去。他轻摇了一下脑袋,刚转过身,就发现了驻足在那里的张佳乐。

 

“怎么样了?”

 

“醒了,但不是太好。”张佳乐直接从三格台阶上跳了下来,“我本来想他要是醒过来就可以直接带他回霸图了。我知道,要他离开,他肯定心里是不情愿的。”

 

孙哲平挑眉,语气意外地有些冲,“他心里怎么想的,你怎么那么清楚。”

 

张佳乐瘪了瘪嘴,小声嘀咕:反正我就是知道。

 

因为我也不想离开你。

 

“啾啾的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张佳乐别过了头。

 

“你这会儿跟我闹什么别扭。”

 

“我哪有闹别扭,明明是你在找茬。”

 

孙哲平咂巴了一下嘴,举起双手表示投降,“行了,你什么时候走吧。”

 

见他漫不经心略带敷衍的问话,还抓紧时间把车擦洗得干净锃亮,张佳乐怒上心头:“你就那么想我快点走?!”

 

孙哲平叹了口气,“明年去我家过年吧。”张佳乐一惊,没想到他这话题转得这么突然,他还没有丝毫心理准备,一时之间有点发懵,孙哲平伸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嘿,回神。”

 

“啊……”

 

“‘啊’什么‘啊’,跟你说正经的就‘啊’。”孙哲平靠着车,身上穿着黑色的工字背心,胸口那块被汗沁成了深色,阳光照下来,将他汗津津的臂膀照得发光仿佛每一寸都散发着荷尔蒙,“你放心,我家老头子虽然脾气不好,不过还是讲道理的。顶多我给他揍两拳消消气,再说,我也没多少日子了,他不会怎么样的……”

 

孙哲平看到了张佳乐目光一凛适时地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怎么样,给个准话。”

 

张佳乐抓住了他放在脸旁的手,用力地握在了掌心里。

 

“其实,我觉得你暂时还是不要回去比较好。”

 

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响起,张佳乐的脸色随之变了变,沉着脸转过身四处寻找那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家伙。

 

“嘿,这里呢。”黄少天坐在二楼的护栏上,朝他们挥手,“这可是我真心实意的建议哦。你现在不应该回霸图,跟大孙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是别回霸图了。啊,我真的不是揶揄你,也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

 

黄少天还特地强调了一句,却显得十分欲盖弥彰。于是,张佳乐十分不买账,他无奈,转过头对蓝河说,“还是你告诉他们吧。”

 

蓝河脸色惨白,看起来惊慌甚至害怕。他似乎还没有回过神,被黄少天突然点名、成为几个人目光的焦点而略显无措,他咬了咬唇,似乎还在斟酌着用词,张佳乐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到底怎么回事?”

 

“霸图基地……”蓝河看了一眼黄少天,似乎还在犹豫,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他紧抿了下唇,接着道,“霸图基地的卫星信号完全无法接收到。我尝试搜索了很多次,都没有找到。”

 

“是失联了吗?可能和昨天的信号塔起火有关,说不定只是还没有修好。”张佳乐皱紧了眉,事情听起来似乎不太妙。

 

“不是。”蓝河认真地反驳道,“即使只是失去信号的话,不会连搜索都搜索不到,最多只是无法连接上而已。可是,现在,是整个军团卫星云图上都已经无法找到霸图了。换言之,也就是霸图已经从信息层面消失了。而现在,我还无法确认是人为还是事故故障……”

 

空气一下子凝固住,就连孙哲平也沉下了脸色,看向了张佳乐。在这暂时的沉寂之后,张佳乐突然动作,拔腿便朝那台车大步走去。


tbc

评论 ( 4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