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41)

我真的卡了好久……呜呜……一写到黄少就会爆字数,真是迷一样的男子~

宣传明信片还会有的~~cp15.5还会发的~挺多的还~



四十一

 

天光大亮,但钟面上的时钟和分钟的指针却堪堪才走成一条长长的直线。蓝河站在黄少天的房门外满怀负罪感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要叫他起早。不过令他意外的是,今天他的黄副指挥官非但没有把被子一蒙装作没听见,而是竟然已经站在那儿做简单的早操活动筋骨了。

 

“黄少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蓝河诧异地问。

 

“你来啦,今天不用你叫起床啦。”黄少天趁着转体运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蓝河,“昨晚睡得不太好,一直都没怎么睡着,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蓝河莞尔,“您多虑了,大概是换了个环境睡得不踏实吧。”他帮黄少天把堆在椅子上的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一边把干净的军装拿出来,一边道,“现在要去吃早餐吗?这里的小旅店不提供早餐,我早上去镇上转了一圈,买了点包子回来。”而黄少天显然对早餐没什么兴趣,依然还在小声嘀咕地反驳他上一句话,“我又不认床,在飞机上也能睡得很香,没道理跑到这里之后就睡不着了。而且我的第六感可是一向都很强的……王大眼曾经说过,因为人体内有一种特殊的磁场,所以有些人对未发生的事常常会有各种各样的预感,好的或者坏的,使得人产生情绪、身体上起反应都是这种磁场的作用,有的人越敏感,说明他的这种磁场就比较强烈。我现在就觉得特别焦虑,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蓝河摇摇头。

 

黄少天看上去特别遗憾地望向蓝河,“大概你磁场比我弱吧。”

 

蓝河听得云里雾里的,完全没有听懂黄少天所说的人体内的磁场到底是什么东西,可直觉又让他觉得黄少天的话很有道理,便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黄少天叹了口气,用特别同情的表情看着“凡人”蓝河,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宽慰道,“感受不到是好事,至少晚上可以睡得很香。算了,我们去吃早餐,希望只是我的杞人忧天。”

 

两人一前一后往餐厅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没瞧见,黄少天还在那儿嘟嘟囔囔地奚落那些竟然还没起床的家伙,就看到张佳乐在那儿殷勤地擦着车。只见他的姿势有些说不上来的异样别扭,不过动作却依旧十分利索。黄少天驻足,见张佳乐正踮着脚一只手拿着抹布在车顶上来回擦拭,便朝他挥手喊道,“张佳乐,你一大清早的洗什么车啊!”

 

被招呼的人在听到黄少天的大嗓门后手里立刻顿住,尴尬地转过身。张佳乐没想到这么早起来处理昨晚来不及收拾的“现场”还会被人撞见,脸上当下便有些不自然了,小眼神四处乱瞟,就是不敢同黄少天对视,心虚不已更怕他瞧出些什么。然而,纵使黄少天想象力丰富,也绝不会想到昨晚在这台车里发生了什么,只当张佳乐有些不舒服,心里有些不痛快。

 

“我没事,就……就是车有些脏了,我随便擦擦。”张佳乐支支吾吾地说道。

 

黄少天哈哈大笑,一脸看傻瓜的表情看着张佳乐,“你这车又不是不开了,这会儿抹得再干净有什么用,你回程不是还得在山石尘土里再滚一圈?做这种无用功可不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嘛。”

 

张佳乐被取笑,却又无法说出真相,便有些恼怒,“我乐意!就当做早操锻炼身体怎么着了!”

 

一般这种情况下,黄少天势必要占点口头上的便宜,可他虽是个直率的性子,却也并非那么莽撞唐突;虽爱长篇大论,但也并非口无遮拦;虽总是喜欢跟人打嘴炮,可也并非不看场合、不合时宜。更何况一大早就看到张佳乐挂着黑眼圈周身弥漫着低气压地做着一反常态的事,他稍作联想就脑补出了各种高潮迭起情绪激荡的前因后果,还试图用他的“磁场”传递给蓝河。可怜一旁的“凡人”蓝河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自己调整到同他一个脑频率上的。

 

张佳乐倚着车门勉强板直了身体,但昨晚激烈的“运动”让他此刻腰酸背痛,再看黄少天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再待下去等人都起来了,他这清理到一半的车该怎么办?

 

“诶,你们都起得挺早的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调,张佳乐顿时脸一白,三人循声望去,果然看见叶修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啃着包子从另一头走出来。那白菜猪肉大包子的香味顺着风飘过来,蓝河抖着嘴角,欲言又止地问道,“叶……叶司令……你这包子……”

 

叶修吸溜光了包子里的汤水,把馅儿全吃到了嘴里,含糊地说道,“我桌上拿的。”

 

黄少天:“哈,叶修你也真敢吃,桌上拿的就往嘴里塞,不怕人下药啊。早知道你这么不讲究,我就在里头给你加点料了。”

 

“这不是你的警卫员买给你吃的吗?”

 

“原来你……你知道啊?!”蓝河一脸悲愤,敢情这位叶司令可真没拿自己当外人。

 

叶修看他的表情,不情不愿地剩下的半个包子递了出去,“这么小气啊,吃你个包子而已。其他的可都不是我吃的,我都分给小安、老魏他们了。”

 

“不,您随便吃。”蓝河抖着嘴角说道,“我再去买就是了……”

 

“诶,那再给我带个猪肉茴香的!”叶修竟还在他背后嚷道。

 

蓝河顿了顿脚步,一低头,快步朝大门外走去。迎面遇到孙哲平,他也忘了打招呼,只顾埋头闷走。

 

孙哲平遛狗刚回来,那只白色的卷毛小狗乖乖地跟在他后面,不知为什么突然兴奋地冲了出来,跑到张佳乐的身旁,围着他打转。张佳乐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它立刻亲昵地舔着张佳乐的手。

 

“你又欺负人了?”孙哲平朝叶修扬了扬下巴,问道。

 

“哪儿跟哪儿啊,”叶修把那半个包子皮递了出去,“咱哥们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念着哥点好,回北京后别跟我家老爷子乱说话。”

 

“呵。”孙哲平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后就径直朝张佳乐走去,变戏法似地拿出了一碗豆腐花,两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另一只手帮他把头发捋到了耳后,旁若无人地说道,“饿了吗?我来干吧,你抱着狗一边坐着去。”

 

叶修“啧啧”了两声,打算眼不见为净,临走还不忘捎上一脸震惊的黄少天。黄少天跟在他旁边,一边走一边刻意压低音量,小心翼翼斟酌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叫了叶修一声,“老……老叶……他们俩……不会是……”

 

“少八卦,”叶修索性直接把剩下的包子皮塞进了他的嘴里,堵得黄少天呜呜乱叫,“前辈的事儿可不是你议论的。”

 

“滚!也就比我大个三四岁而已……说起来,就数你最为老不尊了!”黄少天吐掉嘴里的东西,顺了口气,急忙展开了针对叶修的言语攻击,“在张佳乐和蓝河面前我是给你面子,你看你怎么能这么不讲究呢!书上还说‘不受嗟来之食’呢,你怎么能随便吃我的早饭呢!你堂堂一个联盟军的司令,看你给下面人树了多坏的榜样,‘上梁不正下梁歪’!”

 

“树了啥榜样我不知道,但‘嗟来之食’是啥意思你真明白?”

 

“靠!这不是重点!”

 

忽然,叶修在唇边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朝前面指了指,黄少天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悻悻地闭上了嘴。两人安静地路过韩文清的房间。

 

屋里,安文逸仍在认真地记录又一次得到的细胞数据。他在誊写完成后又仔细核对一下,这是张新杰的习惯,他在不知不觉中学了过来。确认无误后,他放下笔,擦拭了一下额角的细汗,打算先去洗一把脸再去看韩文清的情况。

 

扑到脸上的凉水并不能完全洗去这些天的疲劳,但安文逸却并不觉得累。

 

忽然,一阵杂乱的、稀里哗啦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里突兀地响起,各项身体监控警报器同时发出刺耳的声音,令人心惊肉跳。安文逸“砰”地一声打翻了盛满水的盆,一脸惊恐地看着床上的男人不但坐了起来,还麻利地拔掉了身上各种各样的针头。

 

睡久了的韩文清有些头晕,他像是缓了缓才慢慢抬起那张略有些苍白但仍旧不怒而威的脸,很久没说话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哑,却依然清晰可辨。

 

“新杰呢?”


tbc

评论 ( 3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