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5cm(叶修篇)

原本是作为cp15的无料的,但我那时候窗了~后来看到湾家好像有茶会就准备去发一下~~今天湾家妹子们就可以拿到啦~耀家妹子大概能在cp16拿到(需要投喂我蓝河河or收取成本价)~不过cp16的我会再加一篇蓝河变成5cm的(不过这个要看手速的……封面薅了夏目太太的图>.<

本篇是叶修变成5厘米w 今天是发完整篇~


-------------------

5cm

 

1

 

叶修喝了一点酒。虽然自知酒量浅薄,奈何架不住众人劝酒,又逢夺了国际赛冠军,被世界冠军队的队长请去了G市大摆筵席,于是得意过头小小地抿了几口,结果没想到竟两眼一黑睡到了现在。感觉酒店天花板比昨天要高了许多,叶修勉勉强强支撑自己的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可一瞬间,他就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床铺变得绵绵无边,被子就像一座小山一样堆在床上,他转头看了看床边的床头柜,甚至比他人都还要高出许多。他麻利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身上光溜溜的——原本的衣服对此刻的他而言实在太大了。他低头看着自己因为晨勃而微微抬头的某个部位,特别真实一点也不像是在做梦。他抓着床单从床上滑了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立刻明白了过来——整个世界都被放大了或者说是他变小了。

 

叶修揉了揉鼻子,在想清楚会变成这样的原因之前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有点凉啊。

 

 

2

 

叶修从地上找了张超市小票把自己随便裹了一裹,迈着两条小短腿哼唧哼唧地朝门口跑去。

 

五分钟之后,筋疲力尽迈不开步子的叶修双手叉着腰停了下来,站在那里大喘气。他看了一眼遥不可及的房门,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床,发现自己连一米的距离都没跑出。而这点距离对于超大超豪华的贵宾房而言,前方还有漫漫征途在等待着他。

 

都是这个世界的错。叶修想。

 

唯一庆幸的是,这样可以让身体热起来。

 

但糟糕的是,叶修觉得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他又强撑着走了一会儿,发现完全不行,他这会儿的移动速度和蚂蚁差不多,恐怕还没跑到门口,就得饿死在半路,看着这黄澄澄的木地板简直像身处在撒哈拉,而他没水没食物身上连件蔽体的衣服都没有。叶修倒也不绝望,他索性坐了下来,捶着小腿,昨晚的宿醉让他不但现在体力不支,头也有点晕晕沉沉的,所以他现在必须保存体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意识。

 

就在他心里嘀咕蓝雨居然这样对待远方来的客人连客房服务都没有的时候,他房间里的电话铃响了。平日里,只要迈开腿走两三步就能接起的电话,他现在是有心无力。他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它任由电话铃呱噪地吵闹。电话响了几声挂断之后,又再度锲而不舍地响起,这会儿响得时间有些长,叶修坐在地上用两只手捂住耳朵,那声音对于现在体型只有五厘米左右的他来说实在有点震耳欲聋。

 

 

3

 

两次电话都没有人接,蓝河心里难免有些担心。昨晚是他亲自把喝醉酒的叶修送回房间去的,原本就想一早打电话确认他的状况,又怕吵着他睡觉,所以才挨到这个点,却没想到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没人接。就算是吃了安眠药也该被吵醒了吧,蓝河心中暗忖。他同梁易春打了个招呼,拿了叶修贵宾房的房卡带上点解酒药一溜儿小跑地就上了蓝雨旗下招待来客的酒店顶层贵宾房。

 

“叶神,你起来了吗?”

 

“起来了——”叶修隔着门在里头喊。

 

“叶神,你再不出声,我就进来了啊?”

 

“诶诶!”叶修赶紧拉紧了自己身上的超市小票从地上一咕噜爬了起来,只见蓝河已经打开了门走了进来。

 

蓝河看到门边的卡槽里插着房卡,心里不由一安,看样子叶修还在房里。

 

尽管叶修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被闯进来的巨人般的蓝河给吓了一跳。他还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仰视过身高还没他高的蓝河。

 

都是这个世界的错。

 

叶修卯足了劲似地在地上又蹦又跳,可蓝河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上那五寸高的小人,他走了进来瞧见空空的床铺上被子有些凌乱,伸手一摸冰凉凉的,可叶修的衣服还在那儿。他扯着嗓子又喊了几声,还检查了洗手间,最后确认叶修确实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叶修离开得太匆忙以至于连衣服都没穿、房卡都忘带,难不成他酒还没醒,光着身子出去耍酒疯了?联想到昨晚叶修沾着枕头就呼呼大睡,也不像是这么容易醒的。这让蓝河心里顿时不安了起来。

 

叶修刚刚趁他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的时候拽住了他的裤脚,结果被带来带去转得头都晕了,好不容易等他停了脚步,他立刻用上了要把蓝河裤子拽下来的力度狠狠拉了下他的裤腿想要引起注意,可惜他既没有得偿所愿把蓝河的裤子拽下来,蓝河也压根没什么感觉。他望见了蓝河脸上的表情,有点失落惆怅地叹了口气,“就算衣服来不及穿,内裤总是会穿的啊!”

 

可蓝河此时心急火燎的,还真没注意到叶修床上那条来历不明的可疑内裤。昨晚他帮倒在床上就睡的叶修脱外套和长裤,手指碰到他光裸的肌肤就莫名其妙的脸红了,压根就没敢往他身上看。他心里越想越不对劲,用房间里的电话拨了内线到前台,得到的是叶修领队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出去过的肯定答复。至少叶修还在酒店内,这又让他刚刚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往下安了安。

 

叶修抓着蓝河的裤脚跳上了他的鞋面,仰头看了看,不由“啧啧”了两声:这腿可真是又长又直,要是今儿穿短裤就好了。

 

叶修还在那儿浮想联翩,蓝河已经抓着房卡马不停蹄地跑出去找他了。

 

 

4

 

蓝河在酒店里转了一圈,就连清晨没人会去的温泉池都去看了一下,依然没有叶修的踪影。他别无他法,只能叮嘱保安和前台,一旦看到叶修就给他打电话。

 

而此时,叶修正靠着他运动鞋的鞋舌慵懒地伸着懒腰,还打了个哈欠。他原本不是故意想要看蓝河倒霉的样子,可一想到他这么着急上火全是因为自己,他内心就不由生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得意,想要再多看一会儿。

 

蓝河没辙,只能先回了办公室,在梁易春探寻的目光中六神无主地摇了摇头把情况简单地说了说。梁易春倒了杯水给他,安慰道,“他那么大一个人了,总不会丢。”

 

蓝河闷闷地应了一声,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又放了下来,“昨晚我是最后一个跟他在一块儿的,这件事我是有责任的。我、我还是再去找找。”

 

坐在那儿的笔言飞转过身道,“你先歇会儿吧,说不定他头一次来上哪儿溜达去了过一会儿自己就回去了。既然他没出酒店,你还担心什么,怕他突然变没了?”

 

见蓝河表情有些踌躇,笔言飞把自己手头的文件分出了一打塞进了他的怀里,“下午的流程还没有和安保们确认,时间来不及了。”

 

“知道了。”蓝河心事重重地接过了文件。

 

叶修不吱声,那张缩小后的小脸蛋仰着盯着笔言飞的下巴,又看看蓝河乖乖听话的样子,刚刚还晃过一丝小得意的脸上此刻像是被狂风吹过境一般什么也没留下,面无表情的揪着蓝河的鞋带以示不满。

 

 

5

 

蓝河坐下来认真地开始看文件,笔言飞还不时地凑过来挨着他说话,谈话内容十分正经,行为举止十分得宜,叶修躺在蓝河的鞋面上在下面看得一清二楚。

 

于是,大神莫名地感到了一丝淡淡的不爽。

 

 

6

 

“我觉得,这里还是让他们走边门比较好,人少一些,那里地方挺宽敞,就算有记者混进来也一目了然。”蓝河指着其中一条向梁易春建议道。

 

笔言飞对此频频点头,梁易春思忖片刻,道,“就这么办吧。”

 

蓝河转向笔言飞,“既然改了计划,你就快去安保处再布置一下。”

 

笔言飞应了一声,转身正准备走,结果突然感到脚上有些不对劲,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只听“砰”的一声,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蓝河和梁易春跟着一惊,蓝河慌忙伸手想要扶他,却险些跟失去平衡的笔言飞一起摔倒在地上。看着两个狼狈的下属,梁易春额角一阵乱跳,这好端端的怎么也能摔倒?他走上前一手拎一个把他们从地上拽了起来,结果就看见笔言飞两只脚的鞋带不知什么时候被系在了一起,打了个死结。

 

“见鬼了!”笔言飞一边弯腰把鞋带解开一边咒骂道。他刚刚那一跤摔得毫无防备,一脚还没迈出去,另一只脚就已经在惯性作用下往前跨了,结果因为鞋带被绑住完全没有跨出去人的重心却已经改变,导致他措手不及,整个人直挺挺地朝地上砸去,膝盖摔得生疼。他硬咬着牙,不吭声,生怕被蓝河和梁易春嘲笑,但还是被逼出了眼泪,眼角挂着泪珠。

 

“你怎么回事?”梁易春皱着眉盯着他。

 

“我不知道啊,这谁搞得鬼?!”笔言飞疼得龇牙咧嘴,狐疑的目光转到了蓝河的脸上,蓝河顿时气道,“我像是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的人吗?”

 

笔言飞害得蓝河也险些摔倒,这会儿还怀疑他,自然特别心虚。他抬起头,看着屋子里的第三人——梁易春正居高临下地瞪着他,这让笔言飞立刻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玩狂剑的会长大人会开这种玩笑比他脑袋秀逗自己给鞋带打了死结还要不可能。而就在笔言飞困扰得理不出头绪时,叶修正倚着凳子腿儿,表情看起来特别的无辜淡定。

 

“我看你摔得不轻,我送你去医务室。”梁易春的话是句掷地有声的陈述句,根本不容人辩驳,他看了一眼蓝河,问道,“你要不要也去检查检查看看摔到哪儿了?”

 

蓝河连忙摆手,“我没事,一点都没摔着,你还是送老笔去吧。”

 

笔言飞他自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触了叶大神的霉头,被这位一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叶大神恶作剧作弄了一番。叶修看着梁易春扶着他走出办公室的背影,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7

 

蓝河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反而有些心神不宁。他把手里的文件翻得“沙沙”作响,但半个多小时内却只看了两三页,那些字就像是在纸面上不安分地跳跃着,在他的眼前飘来飘去,他的脑中却一点印象都没有留下。笔言飞想必是狠狠摔了一跤,留在了医务室里,才会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可就算没什么问题,蓝河也没法指望笔言飞能帮他把手上还剩下的那一大堆事都做完。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这样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容易出错。他索性停止强迫自己,握着手机,站起身走到窗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再次拨通了叶修房间的号码,在一声声“嘟嘟嘟”的电话音中期待能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可现实却让他的心再一次沉到了谷底。

 

“啪——”他听到声音,扭头看到了不知怎么自己滚落到地上的笔,而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那东西看不真切,只能分辨出是个活物,蓝河眯着眼,目光牢牢锁定,生怕一眨眼的功夫那个东西就消失不见。他摒住呼吸,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近,缩小了的叶修倒也不躲,察觉到被发现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待在了那儿。蓝河蹲下身子,讶异地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用手拨弄了一下那个五寸的小人,迟疑地叫出了那个令他担心不已、魂不守舍一整个早上的人的名字,“叶……叶修?”

 

叶修抓着他的手指顺势跳进了他的掌心,盘起腿坐好,拉紧了身上用来蔽体的收银小票,张口就是,“是我,是我,先别声张。”

 

叶修叫他别声张,事实上已没有了什么必要,因为此时的蓝河早已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直愣愣地看着掌心里的小人,又因为蹲下猛地站起,腿脚有些发麻,头晕目眩,使得一切看起来都更像是一场幻觉。

 

他狠狠地合上眼帘再睁开,期待着那一切都从眼前消失,可现实却是缩小了的叶修依然靠着他的指根一脸嫌弃地望着他。

 

“不是幻觉。”叶修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开口说道。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就这样了。”叶修解释道。

 

蓝河一脸的不敢相信,可叶修自己也没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此刻对他而言,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遇到你真好,别人我还不放心呢,我现在又饿又渴,你这儿有吃的吗?泡面就成。”叶修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开始怀念起网吧的标准餐。

 

“你现在怎么吃泡面啊?”蓝河哭笑不得,“我给你去找点吃的。”

 

蓝河依然一时之间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叶修的变化,毕竟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睡一晚就变成一个五寸高的小豆丁呢。可是一听到叶修喊又饿又渴,他只能先放下满肚子疑问以及不可思议。他先是开了一瓶矿泉水,把水倒在瓶盖里交给了叶修,没想到这对五厘米的叶修而言还是有点重,要不是他放手慢了点,那一瓶盖的水恐怕就要当头泼了下来。蓝河没辙,只能翻出眼药水瓶子,弄干净后灌上水,一手拿着喂他。

 

喂完了水,蓝河掰了一点饼干给他,看着叶修两手捧着指甲片大小的饼干,坐在地上吃得吧唧吧唧津津有味,他居然觉得还有点萌。

 

叶修身上那张收银小票在被那一瓶盖水泼湿之后就被彻底废弃在了一旁。蓝河看着光着身子的叶修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便想给他找点东西穿穿。正常情况下,以叶修的体型穿他的衣服还会有点紧,可现在……蓝河看着叶修的模样嘴角不自觉的抖了抖。

 

他考虑帮叶修先弄两件衣服,再慢慢考虑他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怕叶修一眨眼又不见了,更怕他被别人一不小心给踩了,只得把他也随身带着,揣进了裤兜里一块出门。蓝河在附近的宠物店里买了两件金丝熊穿的小衣服,他挑了红白条纹相间的,摸上去面料挺舒服的,但就怕叶修嫌弃不肯穿。

 

叶修扒着他的口袋露出了脑袋,看了看道,“不错啊,就这件吧。”

 

“啊,真的要这件吗?”

 

“又不是要穿一辈子,总比收银小票强。”

 

说不定变不回来了呢?蓝河低头与口袋里仰起脖子看着自己的叶修对视了一眼,想了想这会儿可以躺在手心里的叶修任人揉搓,居然有一丝暗爽。

 

 

8

 

但蓝河很快就发现,他的想法太天真了,即使叶修变小了,那还是叶修,依然令他最头痛。

 

先是好不容易伺候完了叶大神,会长大人的电话就催命似地打了过来,嗯嗯啊啊了一会儿,转过头一看,只见叶修正撅着屁股趴在他的鼠标上,把刚刚一蹦一跳地在键盘上打出的字给发了出去。蓝河惊呼一句祖宗,慌忙地抛下电话跑了过去,生怕大神用自己的账号发表什么没下限的言论,结果看到的是更为惊悚的“自己”和黄少天的聊天记录。

 

蓝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自己当初是如何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加上了黄少天,甚至于半年多都不敢点开那个头像说一句话,每次上下线都要看看那个头像,偷偷地欢喜。回复也势必都要小心谨慎字字斟酌才敢点下那个“发送”,而现在,看着那个“蓝河”名字下发出的留言,简直让他欲哭无泪。

 

瞥见蓝河恼羞成怒的悲愤眼神,叶修解释道,“我本来想找沐橙的,可你的联系人里面没有她嘛。”

 

这还怪我咯?!蓝河内心在咆哮。

 

“我也没说什么啊,不过就是告诉他我现在在哪儿而已。大人物失踪是会引起恐慌的,我怕他们到时候瞎折腾。”

 

不不不,问题不在这儿!而是你的语气、语气!蓝河羞愤地狂抓自己的头发。

 

“别抓了,再抓就跟你们那个蓝溪阁的会长一样了。”叶修居然还叹了口气,“不过你脸型比他好,就算秃了也不会丑。”

 

配上一脸朕不会因此而嫌弃你的表情。

 

就在这时,对面的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开始疯狂地刷屏,蓝河特意为他定制的消息提示音此起彼伏,他连忙坐了下来,发现被弹窗振动无数次,黄少天超常的手速令人眼花缭乱,那些蓝色的黑体字仿佛要从整个屏幕中涌出来,将身为剑圣脑残粉的蓝河彻底淹没,而从未成为过黄少天聊天气泡的承受方的蓝河顿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幸福感以及一丢丢的小尴尬。

 

剑圣大人:卧槽,刚刚那个说话的语气是叶修本人吗?!这是什么情况了!我刚刚去查了一下发现这是我们一个蓝溪阁工会账号,叶修你个没下限的难道入侵我们蓝雨的工会了吗?说话说话说话说话,你登蓝河的账号想干什么?!警告你啊,窃取我们俱乐部的机密可是要被送进去喝咖啡捡肥皂的!!叶修叶修叶修!说话说话!别躲在那儿装死!我知道你在!你有本事盗号你有本事和我PK呀!PKPKPKPK!

 

蓝河:黄少……刚刚那条确实是叶神发的,他现在在我们办公室。

 

剑圣大人:什么什么!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啊!蓝河,我告诉你,不管他说什么都千万不要相信他,他这个人特别的奸诈!

 

蓝河:呵呵

 

蓝河瞪大了眼睛看着刚刚以自己名字发出去的那串带有明显嘲讽意味的字,眼中的血丝险些爆裂,他特别痛苦地摆弄了一下鼠标,发现已经为时已晚,而叶修毫无愧色地松开了脚下的H键。

 

“叶修!”

 

伴着蓝河的怒吼,叶修捂着耳朵一屁股坐上笔记本电脑的电源键上,屏幕一黑,CPU的小风扇在最后的惯性作用下又鼓噪地转两圈后,彻底偃旗息鼓。

 

蓝河颤动着嘴角,狠狠地盯着叶修,像是在爆发的前夕,可最终还是垮下了肩膀,道,“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变回来?”

 

就知道你舍不得谋杀亲夫。叶修放下手臂,“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再睡一觉就好了。”

 

“那快去睡觉!”蓝河立刻提着叶修的衣服,把他拎到了一旁,塞进了空的香烟壳里,“加油睡,争取早点变回来!”

 

“等会儿。”只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叶修从香烟壳里探出脑袋来,“你去我房里拿样东西。”

 

蓝河危险地眯起了眼,扑到了放在桌上的蓝溪阁工会的文件上,死死巴着不放,大有要誓死捍卫俱乐部机密的架势。叶修见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是放我床头柜上的戒指和账号卡。”

 

蓝河闻言微微一怔,立刻想起缩小后的叶修身上什么也带不了——不管是从不离身的账号卡还是刚刚获得的国际赛冠军戒指。蓝河“噌”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火急火燎地拿上叶修的房门钥匙,猛地冲了出去,简直比他自己丢了东西还要着急。

 

虽然在蓝雨旗下的酒店招待里丢东西尤其还是在贵宾房里这种情况微乎其微,但蓝河还是绷紧了那根神经,他简直无法想象那些东西万一丢了该怎么办,毕竟它们对叶修来说太过重要,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9

 

当蓝河捧着叶修的世界冠军戒指,兜里揣着君莫笑的账号卡的时候,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他仔细地看了一下这张令整个荣耀世界闻风丧胆、各大公会唯恐避之不及的君莫笑账号卡,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可装在口袋里时却又有沉甸甸的感觉。隔着衣料贴着账号卡的那一小块皮肤似乎在隐隐地发烫,令他无时无刻都感受到叶修的存在。

 

这种存在感十足的强势却又格外得温柔,让蓝河感到莫名的心安。那个人仿佛强大到无所不能,无论他在哪里、变成什么样,始终都是最耀眼的存在,足以将蓝河原本内心那种惶恐不安压得人透不过气的灰霾驱散得一干二净。

 

就连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也像是躲在黑暗中的小蛇跃跃欲试地忍不住探出头来去贴近那光芒。

 

他渴望,控制不住似地主动靠近,就算听到风声的嘲笑,就算被那道强烈的光吞噬,他也无法停止。

 

他喜欢叶修。

 

  

10

  

“先放在你那儿吧,尤其是那个戒指。”叶修只是扫了一眼,确认无误后就特别放心地交给了蓝河暂时保管,而蓝河则小心翼翼地锁进了自己专用的抽屉里。

 

结果没过五分钟,蓝河就把账号卡和戒指又拿了出来,随身揣着,说这样才更安心一点。叶修窝在香烟盒里,露出了个神秘莫测的笑容,接着就在淡淡的烟草味中又哈欠连连了。

 

他原本是不困的,但烟味勾起了他的烟瘾让他开始犯困了,可是以他目前这样的体型显然没法抽烟,只能蹭着烟盒里的那点味道解解馋。

 

蓝河因为叶修的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以至于下午的布置工作险些来不及完成,只得省下午饭时间加紧赶工。

 

也不知是不是缩小后的叶修格外嗜睡,等他自己醒来爬出香烟盒时已近黄昏,蓝河还在一旁忙碌着,咬着三明治,听到声响转过头道,“醒啦,还是没有变回来啊叶大神!我跟黄少他们说你不太舒服送你去私人诊所了,没有告诉他们你目前的情况,不过我看也瞒不了多久……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

 

叶修嚼了块生菜,看起来特别没心没肺反而是蓝河比较忧心忡忡,用手指大胆地揉着他的头顶,“要是你变不回来怎么办?我看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我可不想被当作怪物成为研究对象。”他抬着眼皮看着蓝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要是变不回来就让你养我呗。”

 

蓝河笑,“我哪里养得起你啊?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把银行卡交给我,我就考虑考虑。”

 

“可以啊。”

 

蓝河被叶修坦然又似真诚的语气噎得一句都说不出,原本开玩笑的话此刻反而令他这个挑起话头的人变得十分尴尬。他的眼神四处乱瞟,胡乱地找了些话生硬地转移话题:“一会儿你得跟着我一块儿出去,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那是自然。你要养我的嘛。”叶修居然说得理所当然。

 

“喂!”

 

“咦,我工资卡都交给你了,你都还不答应啊?”叶修拧起了眉,一本正经道,“要不要房产证也给你?”

 

蓝河大窘,慌忙把他拎了起来揣进口袋里。幸好叶修也没再说出什么让蓝河尴尬的话,蓝河轻轻拍了拍,小声道,“我得去工作了,你可别给我出乱子啊。”

 

叶修在里头动了动,算是作了回应。

 

 

11

 

远远地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被如狼似虎的媒体记者们疯狂地包围,寸步难移,蓝河还是觉得自己太嫩,那些他们商讨下来的措施——不管是低调乔装还是走隐蔽的边门都完全无法阻止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

 

“啧啧,真是辛苦了。”不知什么时候叶修探出了脑袋,只是光听他这话的语气不知他是心有戚戚还是幸灾乐祸。

 

蓝河不准备多待,毕竟他口袋里还揣着一个可能会让记者们更疯狂的人物——尤其是现在的叶修只有五厘米的高度。可他刚开溜没几步,就被玩弹药练就在混乱人群中火眼金睛的笔言飞叫住。

 

“呃……你脚没事啦?”

 

“别提了。”笔言飞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的,完全没看出蓝河闪烁躲避的眼神,压低声音开始讨伐会长大人,“大春简直不是人,还以为人人都像他是爱卖血的狂剑士,我可是皮脆血薄的啊。”他欲哭无泪,“他说人手不够,硬把我从病床上拖起来,还说要算我半天病假,真是没天理,我要找经理抗议!”

 

“他就在那儿。”蓝河手遥遥一指站在喻文州身旁同样被各式长枪短炮包围的人,饶有兴趣地说道,“你去找他呀。”

 

“呃……我突然想起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笔言飞一边嘀咕,一边搂住蓝河的肩膀,“今晚是蓝雨内部庆功宴,喻队发话了,不管后勤部还是网游部,统统都要参加,你可别再像昨天那样找借口开溜啊,今天你的叶神可不在。”

 

“你哪里看出来我想要开溜?”

 

“你敢说你刚才不是想开溜?”

 

好吧。蓝河表示无法反驳。

 

结果被迫一直留到了结束,然后被笔言飞直接拽进了会场,按在了座位上。

 

蓝河的酒量也不怎么样,被灌了一杯之后就整个人开始头重脚轻,头顶上漂亮的水晶吊灯折射出耀眼炫目的光刺得人睁不开眼,接着,就连眼前的人影也开始跟着灯光晃动,让他愈发头晕。他不记得自己对什么人说了什么话,最多只能分辨出别人脸上惊讶的神色。

 

不管,我喝醉了。蓝河心想。他索性把酒杯一推,蒙头倒在桌子上,他迷迷糊糊像是快要睡着,耳边依稀还是喧闹的庆功大会,他偶像的声音听起来依然那样的热闹仿佛从未停歇,直到被人架着手臂从座位上拉起,他还未睁开眼。

 

别管我,大春。他说。

 

拉着他的手顿了一顿,接着蓝河脚下一轻,整个人就被扛了起来。蓝河试图反抗,但很快就被镇压,他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可内心却意外的平静,有一种不知从何而生的安心萦绕周身。

 

 

12

 

“喂!日上三竿了,懒虫!”叶修掐了掐蓝河还未褪去红晕的脸,惹得那人皱了皱眉,拉上被子把自己的脸埋了起来。

 

“啧啧,”叶修隔着被子在他耳边喊,“BOSS被无敌最俊朗的叶大神抢走了!”

 

“什么!叶修!”蓝河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在自己身上一统乱摸,想要找口袋里的叶修,“靠!叶修!叶修呢?!”

 

接着,他就看到伏在床边,一脸深意的某人。

 

身高一米七八,微微上扬着嘴角,眼睛黑得发亮的荣耀教科书大神。

 

“你终于变回来啦!”蓝河叫道,按着自己的胸口,那颗心落回了原处。

 

叶修:“我变回来了?”

 

“嗯!”蓝河重重地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地伸手捧住他的脸,仔细地端详了起来,除了有点黑眼圈,皮肤有点干燥外,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感叹道,“真是太好了。”

 

“你都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啊。”

 

“啊?”

 

“算了。”叶修挥了挥手,“鉴于你昨晚勇敢地当众表白,我思考了一晚上决定接受。”

 

叶修说的是中文,每一个字蓝河都听得很清楚,很明白,可是连在一起他就有些不懂了。在他被突如其来的会心一击击中陷入僵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叶修已经摸出了那个蓝河有些眼熟不知在哪里见过的戒指盒,当着他的面打开,里面并不是什么世界冠军戒指,而是一个简单低调的素圈。

 

“我觉得你不会喜欢钻戒的,求婚戒指还是省了吧,直接戴婚戒好吗?”

 

说着,他自说自话地拉过蓝河的手,把戒指套上了他的无名指,拽着他修长的手指欣赏了一番,表述了自己品味超然、这戒指戴在手上尺寸正好特别漂亮等若干事实。

 

等等,剧情发展好像有些不对。蓝河直接往后一躺,闭上眼睛,心中暗忖,大概是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

 

接着,就听到耳边的一声轻笑,被角被重新掖好,额头上有一片柔软的触感叫蓝河瞬间整张脸都开始发烫。叶修的气息渐渐离去,却依然能听到他得意洋洋荒腔走板哼唱的小调。

 

蓝河缩在被子里,颤抖着摸了摸手上那凉凉的一圈,真实而又鲜明的存在。他微微睁开眼,看到那个他喜欢人正在清晨的阳光里望着他淡淡地笑。

 

那双盛满明亮的阳光的眼睛里只有自己。

 

 

尾声

 

“所以,你到底梦到我变成了什么?”

 

“啊……嗯……你……慢、慢点……”

 

“说呀。”

 

“金……金丝熊?”

 

“哈?!”

 

“操!叶修你大爷的,慢……啊啊……嗯……啊啊啊啊……混蛋……慢点……”

 

“金丝熊哈,难道你是对金丝熊表白吗?”

 

“靠!别再提表白了!你说那个素圈里为什么刻着你的名字?!你明明早有预谋!呜……”

 

“这不管,是你先表白的。”

 

“呜呜呜,不要了,不行了,叶……唔……”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