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35)

更新啦~其实写的不是很满意orz,这章昨天就该写好的,但是我又重新改了一下,全变了……心有点累……


三十五

 

孙哲平的话音落下,一房间的人缄默了两三分钟。宋奇英先是呆愣了片刻,等反应过来时脸已红到了耳根;安文逸则不像他那般窘迫,目光却也尴尬地落在了地上,不敢看孙哲平和张佳乐;张佳乐被孙哲平惊世骇俗毫无顾忌的话打得脑中一片空白,盯着他眼神又羞又怒,尴尬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而孙哲平只是勾着嘴角,正在用犀利狂傲的目光和叶修大战三百回合。

 

结果,先出声的是张新杰。

 

他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对于孙哲平所说的不予置评。

 

他希望继续刚刚被中断的话题,可此时情况又因为张佳乐他们带来的电报起了变化。叶修或许很快就要离开,这虽然是迟早都会发生的事,可是他却没有把握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和叶修达成共识。

 

这就是一场交易。没有赢家也不会有人愿意做输家,各退一步看起来是比较好的选择。

 

可是,这个时候,张新杰却又犹豫了。

 

他叫住了叶修,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时,他却闭上了嘴。

 

静默了片刻之后,叶修似乎体察出了他的心情,明知故问道:“你还在考虑什么?

 

“我送老韩回去确实可以,”叶修一向很有耐心,可是他知道现在的张新杰需要再被推一把,“他现在还是昏迷不醒,需要一个医生待在旁边,但你又说你不能离开霸图,你说怎么办吧。”

 

安文逸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虽然没有人在看他,可是他却觉得自己是这间狭小又拥挤的客房的焦点。他是张新杰此时唯一的选择。这不符合他所追求的,因为自己不过是在这种处境下老师不得已的退路,不是他率先想到的最优。可是,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顾不及这么多在从前他不能接受的退而求其次。因为他知道,逼迫张新杰做任何一项有违他心意的选择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张新杰也会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干脆利落地拒绝。

 

可是尽管如此,他的心里还是会微妙的燃起一点点不合时宜的希望,就算他一次一次被现实打败,他也始终都无法放弃。

 

“你都看到了什么?”张新杰突然提问,他的目光随之透过镜片落在了站在角落里的安文逸身上。他冰冷理智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令被点名的人手指有一些轻微的抖动,可是安文逸立刻就想到了张新杰曾经说过作为一个需要拿手术刀的医生,手稳是极其重要的。他暗自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因为紧张陡然加快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就像多年前他在课堂上站起来回答张新杰的提问一样,“我看到韩指挥官躺在那里,他身上盖得有点多,面色有些红,可能在发烧。”

 

张新杰立刻皱起了眉,这让安文逸随之心头一紧。可张新杰却只是再次的微微叹了一口气,“奇英说你待了很久,就看到这些吗?”

 

安文逸点头,却不明所以。

 

“你只是隔着玻璃窗那么远的看着病床上的病人,就自己先下了定论吗?‘可能在发烧’这样的话难道不是你在心里就已经给病人诊断了吗?”张新杰逼问道,“我一直以来都在否定你,而你其实心里是觉得我错了吧,才会更加的想要做出什么给我看来证明自己证明我对你的评价全是错误的,可是,我还是要说你不合格。就像当年在解剖课上,你在讲解结束之前就擅自全部完成了。”

 

安文逸默默无语,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格外的严肃,只有孙哲平像是对张新杰所说的完全不感兴趣,伸出手拍了拍叶修的肩,示意了一下,像是有话要同他私下里说。张佳乐望着他目光充满了疑惑,看上去蠢蠢欲动想要跟他们一起去,却被孙哲平用眼神阻止了。

 

孙哲平和叶修没走的太远,还能听到张新杰低沉的声音不时地传来,张佳乐频频望向他们俩,看起来早就心不在焉。

 

“跟你去兴欣打算让我干点什么?”孙哲平转了个身,背对着张佳乐的方向,声音有些低沉,听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

 

“自然不会亏待兄弟你的。”叶修习惯性地摸出烟递到了他的面前,这次却被孙哲平拒绝了,他自己也没抽,照原样又搁回了兜里。

 

“说笑话呢你,还不亏待我?”孙哲平笑了起来,“那会儿说的也就张佳乐当真了,你跟我都心知肚明,你那兴欣压根儿就不需要我。”

 

“特别需要你。”

 

“滚蛋吧。”孙哲平笑骂了一句,“要是是你三年前的兴欣,我兴许还能相信你是真心实意,这会儿请我过去是去养老吗?”

 

叶修顿了顿,饶有兴趣的回头看了一眼张佳乐,他的举动令张佳乐十分不安,准备动身过来了,可是那边的气氛看起来也有些紧张。

 

“你俩这也太黏糊了吧。”叶修还是忍不住评价道,尽管张佳乐刚刚脸上的表情做了伪装,可是从中流露出的焦虑和不安却逃不过叶修的眼睛,“他情绪不太对。”

 

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叶修这次来霸图的时间不算长,一个月都还不到,可是观察入微的他还是明显感到了孙哲平的出现令张佳乐发生了巨大变化。

 

那个人像是迅速地脱下了所有的外壳,将自己最柔软最感性的部分过分暴露了出来。他或许是背着这样的外壳太久太沉重,直到孙哲平的到来,让他抓到了唯一可以信任和依靠的浮板,就不愿意再放下。

 

“还用你说。”孙哲平道。

 

“怎么,你想留在霸图吗?”叶修觉得这个提议比让孙哲平跟他去兴欣还不靠谱,果然他刚说完孙哲平就摇头了,“没有。”

 

叶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叹什么,“恋爱中还保存理智的男人兴欣真的是需要的啊。”

 

孙哲平哈哈大笑,“滚你丫的,对了,明年过年回家吗?”

 

提到这个叶修顿时目光有些闪烁,偏过头道,“再说吧。”

 

“到时候,你可得回来。”孙哲平同他一道长大自然对他家情况了如指掌,知道他爸也是个厉害的老头子,“那会儿我们仨再聚。”

 

这听起来像是分离时常常会说的道别话,叶修却能听出个中深意,“哎哟”了一声,“怎么,‘仨’?你准备带张佳乐回家见父母了啊,胆子大了啊,叫我回去是替你们分担压力的吧,跟谁学的心这么脏?”

 

“呵呵。”

 

“行了,”叶修拍拍他肩,“我知道怎么做了。”

 

他还不忘转过身逗逗张佳乐,“老孙要走了,还不快过来多说两句话?”

 

张佳乐顿时横下心走了过来,反正张新杰在那儿说些什么他也完全没有听进去。但事实上,此刻屋里的张新杰早就没有在说话了,他像是累极了,坐在唯一那把椅子上,看起来脸色十分的憔悴。

 

宋奇英担心地看着他,安文逸始终都在沉默着,手紧紧地抓着身旁的铁制栏杆,攥紧了的手指几乎要将上面的铁锈全抠下来。

 

就在此时,屋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像是有巨大的飞行器正在靠近,叶修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来得这么快”却还是让一旁的张佳乐听见了,他注视着孙哲平跟着叶修朝外面走去的背影,脸上平静的表情顿时有些崩裂开来,他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跟上了孙哲平。


tbc

能不能等到明年过年还是个问题呢……

来的不是兴欣的~

评论 ( 2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