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34)

张佳乐手上捏着那张电报,将上面短短的一行字反反复复地默念了几遍之后,开口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就刚刚。”

 

刚刚来不代表是刚刚发的。能量接收器损坏后,基地里所有的电子仪器都不可使用,电报仪自然也不会例外,恐怕对方早就发了,只是霸图这边直到现在恢复供能之后才收到。

 

“你先回一封,就说收到了,让他们快点清理一下指挥塔,下午就不要训练了。我去找叶修。”

 

张佳乐把电报纸折了一折塞进了自己的口袋。虽然电报上说来接叶修的飞艇最快傍晚才会到,但来得这么突然,还是让已经状况频发的他们有些措手不及。张佳乐不想揣测这封电报和即将匆匆而来准备接走叶修的飞艇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早就过了好奇没有分寸的年龄了,但还是会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孙哲平会跟叶修一起回兴欣吗?

 

这个问题不止一次在他脑海中反复地浮现,就算他早就把所有的利害都分析了一遍得出目前对孙哲平最好的答案,这个问题还是会像这样不经意地蹦出来。他不得不承认他内心其实是极度不想让孙哲平再从他的眼前离开。

 

一刻也不曾想。

 

这大概就是年纪大了的表现,目标变得清晰而明确,而想要抓在手上的东西却越来越多。张佳乐想。

 

年轻时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把离别挂在嘴边,总觉得离开谁地球照样接着转,太阳照常升起,生活照常继续,人哪里是那么脆弱的动物,就算真的在寂静无人的深夜想得蚀骨灼心,第二天起来就又会是新的一天。

 

更何况他有那么多事要做,要训练要上战场还要应付他并不擅长的那些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关系。他坚强、一往无前,他的生活忙忙碌碌,爱情不过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像是不怎么美丽的蒲公英,一吹就全都散了。

 

可张佳乐却是一个把感情看得很重的人,时间拉得越长越能体现出来。而这一次大概是原本以为会彻底失去的人再次回到了身边,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张佳乐比最初刚刚同孙哲平在一起的时候更加珍惜。这些日子他常常在想,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却不曾有过七八九个红颜知己、四五六位新欢旧爱、两三个暧昧对象,只和一个人谈过一场恋爱,谈得伤筋动骨血流成河,演尽了所有的狗血戏码,到底算不算是很没劲的人生。

 

他从楼梯上下来走过拐角,刚好就看到了孙哲平正靠着墙站在那儿同楼冠宁说话。他背对着自己,肩膀很宽,身上的制服有些皱,头发似乎比他刚刚来霸图的时候要长了一些。

 

他的侧脸看上去很轻松,还有微微笑起来会发亮的眼睛。

 

张佳乐心里忽然一动,自己还能爱他多少年。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时光缓缓淌过一生,悄无声息,仿佛没有期限。

 

还是楼冠宁先看到了他,接着孙哲平转过头,笑得更热烈了一些,朝他扬了扬手。

 

“你怎么也不出声,学猫啊。”孙哲平看着他走过来,说道。

 

“看你们聊得正欢,没好意思打扰。”

 

孙哲平大笑,揽过张佳乐的肩,三个人一齐朝外面走,“你干嘛这么客气,你和小楼又不是不认识。”

 

楼冠宁接了下去,“我同张副官只有生意上的往来,霸图一直是我们军火的大客户,这次佣兵团的佣金开得也很多。不过,私下的交流可真没有过,去年联盟军团在楼氏高级会所办的酒会张副官也没有赏脸光临,少了不少结交的机会。但是,我可是从他那里听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

 

“噢?”张佳乐来了兴趣,他转过头问孙哲平,“你都说我什么了?”

 

“说你特别厉害,二十公里拉练拿过全军第二。”

 

张佳乐脸一沉,戳着孙哲平的胸肌,“你就不能说我点好的?”

 

“这还不好?那我就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你就不能夸夸我聪明伶俐、玉树临风之类的?!”

 

楼冠宁走在前头,默默地同他们拉开了一点距离。他走出大楼,天空中的灰霾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只是吸进鼻子里的空气里还混杂着一些焦灼的气味,他回过身,看到那两个人才走到一半,走得很慢很慢,而他不介意等一等他们。

 

忽然,孙哲平停下了脚步,蹲下身帮张佳乐把散开的鞋带重新系上。

 

他人很高,单膝跪在地上缩在那儿看起来有些别扭,可他却完全不在意,认真地帮他系着鞋带。张佳乐低着头看不清他手上的动作,只能看到他头顶那小小的发旋。孙哲平给他的靴子绑了一个结实的结,直起身时发现张佳乐正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笑道,“又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就算有一天你变成了一个古怪的老头子,佝着背直不起腰,就连上厕所都要有人扶,一脸褶子丑得不能再丑,我还是……”说到这儿,张佳乐突然露出了一个很轻很轻的笑容。

 

他凑过去在孙哲平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吻,鼻尖闻到的是他自己房间里剃须水的味道。

 

爱你。

 

在他耳边把话说完,发现孙哲平搭在他腰上的手掌心滚烫。

 

“怎么突然说这个?”孙哲平难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只要你记着就好。”张佳乐眨了眨眼,他看了看前面已经等了很久的楼冠宁,说道,“你走吧。”

 

孙哲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要独自一个人走的意思,而是拉着张佳乐一起走了过去。

 

他跟楼冠宁嘀咕了两句,张佳乐没注意听,他已经不在意这么多了,只知道最后楼冠宁一个人先回去了。

 

而孙哲平一直跟着他,直到站在叶修的房门前。

 

“你来找他?”孙哲平问道。

 

张佳乐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张电报,“他要回去了。”

 

孙哲平“噢”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也就是说,我也快走了。”

 

张佳乐轻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孙哲平看着他敲响房门,脸上惆怅的情绪慢慢消失不见,门开的那一刹那,张佳乐的脸上变的和往常一样平静。

 

叶修的房间里意外的已经挤进了很多人。张佳乐愣了愣,却很快回过神来。

 

“来找我吗?”张新杰走了过来,问道。

 

张佳乐摇了摇头,把那张电报交给了叶修,“兴欣来的。”

 

叶修快速地扫了一眼,回了句“谢”,便随手一塞,“还有事吗?你们俩进来坐吧,俩大高个往门口一杵,里头的空气都不流通了。”

 

张佳乐意外的没有跳起来,也没有嚷嚷着要把叶修嘴上占的便宜给占回来,他看起来极其疲惫地摇了摇头,回了一声,“不必了。”

 

他不是真的累,看起来精神也没有丝毫萎顿的迹象,他只是完全没有了搭理叶修和他拌嘴的兴致。

 

连和叶修吵架都变得兴趣缺缺,这样的情况有些不太常见。叶修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张佳乐身边的孙哲平。可这次,孙哲平却十分没有默契的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叶修变本加厉,“难不成是因为我要走了舍不得我啊?”

 

张佳乐没搭腔,直接甩了个眼刀过去。

 

叶修看向孙哲平,示意他开腔,“你俩这都不说话是干什么?你的脸色不太好看啊。”

 

“我没什么啊。”孙哲平翘了翘嘴角,“就是张佳乐的内裤穿着有点小,勒得紧了不太舒服。”


tbc


评论 ( 9 )
热度 ( 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