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32)

三十二

 

张新杰在叶修的房间里坐了还不到半个小时,房里的空调突然自动运转了起来,一股还混合着硝烟味的冷气从叶片间涌出,瞬间在空间内蔓延开来。所有的灯也在同一时间跟着全都点亮,灯丝在骤然而至的电压下突兀地闪烁了一下瞬间发出刺眼的光,紧接着又慢慢恢复到了正常的程度。房间里看得见看不见的机械重新开始运作,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像是沉睡了很久突然被催醒发出的不悦声响。叶修回过神来,笑道,“供能恢复了,挺快啊。”

 

他轻轻叹了口气,窗外的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器械容易修复,但这灰霾却没有这样容易消散。张新杰刚才那番话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于是半试探半感慨道,“你知道的看来不少。”

 

张新杰十指交错搁在膝盖上,坐姿端正,算是承认道,“但不会比你多。”

 

“这可不见得。”叶修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眼眉弯弯,看起来颇为真情实意,“至少对于潘多拉病毒你肯定知道的比我多。”

 

他苦笑了一声,“原来已经命名了吗?”细想了一下,倒是觉得很贴切。张新杰像是被唤醒了很不好的回忆,那张原本就白皙的脸变得更加苍白,薄薄的嘴唇颜色淡得看不到血色。那个陌生病毒的名字就像是一个恶劣的咒语,将他封存起来的人生中最挫败最灰暗最想要忘记的东西彻底解除了封印,无论是过去三年还是三十年,每思及此,都要叫他再被痛苦折磨一番……

 

 

那场疫病的开端就像是每一本市面上流行的庸俗小说般千篇一律。

 

一贯严谨认真的张新杰对于自己在学期中间被迫暂停教学任务颇有些微词。毕竟半途临时换老师,会严重影响教学质量。可他到底是中央医学院的教授,肩上也稀里糊涂的镶着一粒星,担着半个当兵的身份,就算心里有些许不悦,也终究无可奈何。

 

他的任务是保密的,但是简单猜想都能想到需要他一个中央医学院的教授特意远道赶来,想来情况一定相当棘手。

 

西北的局势很紧张,他来之前的路上就已经听说了,到了五天之后才与带兵的百花指挥官孙哲平匆匆见上一面,说了不到三句话,前线上连番的炮火声又将孙哲平催走,张新杰就连他的模样都还没看清,只依稀记得是个很精神很有气势的年轻男人,同韩文清有些像,可也仅仅只是有些罢了,韩文清身上没有他那股子军二代与生俱来不容辩驳的傲气和富养出来的疏慢轻狂。那看起来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张新杰这会儿只想早点完事能回去。可京里也不太平,嘉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叶修在目前这种边境频繁被挑衅的情况下居然已经有一周没有公开露过面,就连派他临时去西南前线的命令都是他的秘书长刘皓帮他下达的。

 

他觉得有些不同寻常,可又说不好到底哪里不寻常。

 

孙哲平的狂傲到底是有些资本的,他完全不理会对方三番四次的滋扰与挑衅,直接将部队拉出去来了个迎头痛击,长期以来的僵持与虚伪的平和被他毫不留情的打破,在边境线上痛痛快快的大战了一场。

 

他把对方赶出了被占领的有争议的领土,大战之下国境周边的村落沦为废墟,很多人流离失所往南方逃,他又不得不将这批流民又全都收容下来。

 

那我要做什么?张新杰在听完百花的士兵炫耀战绩之后问道。

 

那陪同他的士兵明显是愣了一愣,有些忌讳地压低了声音,告诉张新杰军营里最近一直有人在发烧、浑身疼痛,而且这样的人越来越多。

 

看来无论科学如何的昌明、时代如何的进步、将士们在战场上如何地舍生取义,人始终还是善于欺上瞒下的生物。尽管这些多半来自于无知。张新杰想。

 

他在军营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那些发烧浑身酸痛的症状更像是一场普通的流感。为了以防万一,他让每个人都注射了一下流感疫苗。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的话,张新杰或许会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后半生,他会在实验室和教室间来回穿梭,会闻着福尔马林的气味看着他的学生一个一个毕业,直至桃李满天下,将神圣的课堂当做避难所,远离一切勾心斗角的纷争困扰,而他也不会再在看到别人高烧昏倒不省人事时手脚冰凉,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做一个医生的资格。

 

那也是一个很热的夏天,张新杰带着口罩,突然去了难民营。

 

而疫病就在他巡视完难民营的第三天爆发的,那次巡视,他并没有看出任何的问题。就像是一个恶魔心血来潮的突然造访,毫无征兆将主人们搞得人仰马翻。可就算是这样的突然袭击,张新杰也并非全无把握,只是这次的疫病却匪夷所思得超出了想象。

 

是天花。

 

张新杰一开始还以为是某种变异,但在他仔细查看和翻阅文献之后,确认现在在难民营中蔓延的正是这种在上个世纪就已经在世界上消失只在历史文献中才有一小段叙述的烈性传染病。手上已有资料明显不够,尽管众所周知牛痘疫苗可以控制这种传染病,但事实上却并不能完全治疗,更何况早在这种病毒在地球上消失前,疫苗也已经停止生产和强制注射了。而张新杰担心的不仅仅是这些,他内心无比强烈地认定,这次诡异的天花病毒肯定是有别有用心的人改良后故意在难民营中传播的,若真是这样,疫苗就算拿来多半也已失灵。

 

他先是通报了卫生组织这种已经在地球上百年来没有再发现过的病例又开始大规模传播了,并且确认在各所大学内保存的天花病毒并没有外泄之后,他开始尝试研究在难民营中传播的病毒来源。

 

结论是找不到。

 

天然性感染天花病毒,再一次推翻了张新杰从书本上读到过的东西,他找不到病源,内心更加确定这是一次人为的事件。

 

然而直到那个时候,他的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慌张,尽管这场带着颇多疑点的疫病来得悄无声息还来势汹汹,可毕竟是在上个世纪就已经被人类攻克过的病毒,他没有理由被这样的东西搞得手忙脚乱。

 

就像是一方拿着顿弓连弩朝扛着火箭筒和机枪的阵地发起的进攻,尽管勇气可嘉,却因为时间的差距让这种攻击毫无实质的伤害。

 

所以尽管紧张,却依然从容。

 

张新杰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不会小看任何东西,天花也好,感冒也罢,对他而言,只要在他的职责范围内,都一视同仁,区别不外乎是他所需要花费的精力和时间的多寡而已。

 

可这一次,情况却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他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一场令人颤栗的乐章短短的前奏,而那只突然造访的恶魔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跳出口袋,俯视着他们,将他们所有人的命运一一修改。


tbc


小剧场:

乐:身为第一男主角,我居然两场都没戏份,过分!

平:……

乐:干吗?

平:你是第一男主角,那我呢?

乐:第二咯❀~

平:……

乐:并列第一好了……(* ̄︿ ̄) 

评论 ( 1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