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24)

二十四

 

张新杰皱着眉看着体温计已经升到三十九点五,每隔半小时一次的体温测试让他一点点看着韩文清的体温攀升。他已经打过了一针消炎退烧针,如今也只能自我安慰药不会这么快起效。

 

抽了韩文清三管血,还在等仪器的化验结果,张新杰尝试去握了握韩文清的手,发现他连掌心都是凉的。他现在心里有些懊悔,原本就失血过多的人现在躺在那里连嘴唇都发白没有半点血色。韩文清身上的外伤不少,流了许多血,四肢的皮肤均有不同程度的灼伤,虽然被他细心地处理过敷上厚厚的药贴,可就算好了也会留下难看的疤。相反地,自己却是毫发无伤——至多只是蹭破了点皮,他心里明白,能这样子从那个地方出来全靠着韩文清。若没有他,自己多半早就被埋在那雪山里了。

 

张新杰心里有愧疚,毕竟按照道理,原本应当自己保护长官才对。

 

他叹了口气,自己欠韩文清的恐怕还不清了。

 

没人会否认张新杰是个聪明人。可现在看来,他一点儿也不聪明。他先是放弃了医生和兼职教授这样高尚的职业,跑到这种北寒苦地来当兵,舍弃了他的专业和优渥的生活;若他还在继续原来的生活,他大概早就结婚生子,不像现在这样,连偶尔在基地停留的鸟都见不着母的;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刚刚躲过死神的垂帘,忧心忡忡地看着还未清醒的同伴。

 

可张新杰却从没后悔做出了这个决定。

 

仪器还在不安静地制造着噪音,这次分析所用的时间意外的有些长。张新杰不放心地打算去看两眼,就听到有个虚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关了吗?”

 

张新杰惊讶地发现韩文清睁开了眼,他坐回床边,关切地问道,“你难受吗?伤口……”

 

“回答我。”韩文清气息不稳,眼睛也未彻底地睁开,就连这三个字说得都还有些勉强。

 

张新杰点了点头,“你放心,极地能源站已经彻底关闭了。”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韩文清原本僵硬的面部肌肉彻底放松了下来,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似乎完全放心了下来。看着他的模样,一向严谨的张新杰硬生生地把后面半句话给咽了下去,只是握着他的手,低声道,“你好好休息,霸图交给我。”

 

韩文清静静地看了他一眼,被握着的手用力地回握了一下,就算他一个字也没说,他也知道张新杰能明白他的意思。

 

因为张新杰就是这样的聪明人。

 

果然,张新杰微微笑了笑,握紧了他的手,看着韩文清又一次闭上眼沉睡了起来。

 

他慢慢敛去脸上留着的笑,露出疲惫的神色。

 

 

张佳乐抱着狗盘腿坐在孙哲平的床上,听着里面哗啦啦冲澡的声音,忧心忡忡地说道,“你说叶修他哪来那么大的把握?说什么要说服秘书长重操旧业,就凭他带来的那个小子吗?我上次见秘书长理都不理他。”

 

孙哲平的声音隔着门板混着水汽,听起来愈发富有磁性,“他小子精明得很,心里没主意不会冒险的。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他,”张佳乐听见水流声没了,站起来给孙哲平拿干毛巾,“我就是在想这事儿到底能不能成。”

 

若是能成,孙哲平身上那相当于定时炸弹的病说不定就能治好了。虽然张新杰明确说过,他治不了孙哲平身上的病,可张佳乐压根就没死心。这会儿又被叶修刚才那席话撩拨得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看他那信心十足的样子,指不定叶修找到了什么新办法。可他知道孙哲平一定不乐意自己这样想。刚才他在临时指挥室里不惜给叶修甩脸色,已经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他的态度。张佳乐没想再要惹他不痛快。

 

孙哲平带着一身水汽钻了出来,接过张佳乐递给他的干毛巾擦了擦头发,“这天气真是太热了,一天得冲个三四次的澡,冷水一开也烫得吓人。”

 

“嗯,这些日子的训练和出操都排在了早上和傍晚。不过也热得受不住,真不知道今年是怎么回事。”张佳乐帮他把毛巾挂好,孙哲平从背后把他抱住了,说道,“不管叶修那事能不能成,也用不着你操那份闲心。叶修有叶修的主意,张新杰有张新杰的打算,事情又不是你能左右的。”他凑过去含着张佳乐的耳垂轻轻地吸吮,手不安分地摸进他的裤子里,轻声问道,“今晚还留下来嘛?”

 

张佳乐在他怀里转了个身,面对着他,看他脸上笑得没心没肺的,像是对自己身上的病毒一点儿也不着急,便气不打一处来,“不留,我老跟你睡一屋算怎么回事?”

 

“你说怎么回事呗。”孙哲平捏捏他挺翘的屁股。

 

“去你的。”张佳乐受不了他调笑的语气,脸上微微飞红,抬起膝盖就要踹他。

 

“唉。”孙哲平叹了口气,“佣兵队的任务算完成了吗,张副官?”张佳乐一愣,没想到他怎么一下子扯到了佣兵队的事上,就听孙哲平接着说道,“咱们接的任务其实就是找韩文清和张新杰是吧。现在他俩自己回来了,我们的任务也就完了。”

 

张佳乐“唔”了一声,伸手箍紧了孙哲平的腰,他意识到事情有些糟糕。

 

孙哲平笑了,低头去吻他,一边吻一边道,“就算叶修真有心要我加入兴欣,等他见到张新杰之后早晚也是要走的,他不可能在这里待太久的……”

 

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最近昼长到令人发指,晚上七八点外面还亮堂着,他不得不抬头瞟了一眼钟,“十一点熄灯,我们还有不到三个小时……”

 

他的话说得够直白,可那些暗示全都被张佳乐给忽略了。他这会儿才意识到,他们俩之间还能待在一块儿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一开始是被重逢的震惊和喜悦冲昏了头脑,可偏偏霸图正值多事之秋,各种事纷至沓来,情绪犹如过山车般每天都在大起大落,令他连坐下来好好同孙哲平说说话的时间都找不出来。

 

他抱着孙哲平,把脸贴在了胸口,一句话也不说。

 

“我这不是回来了。”孙哲平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张佳乐听他说完,又往他怀里钻了钻。倒不是他现在变得愈发黏人,而是安全感缺失得太久。三年前的张佳乐一夜之间几乎失去所有,令他变得独立坚强,在非议和排挤中单独挑起了大梁。可是,这不代表他可以承受第二次。

 

“不做就不做吧,别这样,来,让我看看你。”孙哲平说着就要把怀里的人拎出来。

 

“你都把老子摸硬了说不做就不做啊。”张佳乐一边瞪着他一边扑上去作势要咬他。

 

可嘴唇碰上的时候,并没有亮出牙齿,而是变成了温柔的吻。张佳乐捧着孙哲平的脸,同他疯狂的亲吻,一边把他往床上推。

 

小狗“呜呜”叫着从床上跳了下去,张佳乐早已管不了这么多,他虽然在亲吻上握着主动权,可当他把孙哲平推倒在床上,跨坐上去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就被脱了个精光。

 

张佳乐不计较这些,他弯下身,把孙哲平已经完全充|血的分|身含进嘴中,草草地舔|湿,就准备握着它坐上去。

 

突然,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张佳乐一惊,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孙哲平低声怒骂了一句,“老子早晚要被霸图的这帮孙子搞得阳|痿。”

 

他伸手拽过张佳乐,旋即翻了个身,把他压到了身下,对着他敏|感的喉结又舔又吻。张佳乐在敲门声中表现的很紧张,整个身体硬邦邦的,眼睛也一直盯着门。孙哲平不耐地“啧”了一声,冲着门大吼,“滚!!”


tbc


小剧场:

乐:我觉得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两个人聊聊天的

平:全章都是对话台词量太大了

乐:……

平:所以两人在一块还是干♂点实际的事情来促进感情吧

乐:不用提醒我这剧的性质= =#

评论 ( 8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