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23)

二十三


听到叶修是来要帮手的,张佳乐不由紧张道,“怎么,又有人要兵变了?”


张佳乐说的是三年前嘉世部队的一场哗变。秘书长刘皓与陶轩与外勾结,趁着边境被入侵时发动兵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当时就已经是军团司令官的叶修软禁,用他的名义签署多道军令,一时之间流言四起,整个军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各支部队疲于应,叶修更加孤立无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叶修已死,故事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之后的事情更是成为了一场传奇。先是叶修单枪匹马从嘉世逃出,被庞大的嘉世部队追杀围捕,宵禁数月,而他竟也能在这样的危机中生存下来,还用最短时间拉起了一支部队,夜盗帅印、烧毁嘉世军需仓库、突袭营地反攻指挥塔等等行动将一个庞大的嘉世打击的七零八落。


现在说来不过寥寥数语,可那段时间每个人都过得惊心动魄。当时还在百花身居高位的张佳乐亦不可能独善其身。迷雾一般的纷争战乱、分不清到底谁是谁非的内忧冲突、孙哲平率部被调往了前线抵御外敌,再见面时,却是重罪在身,匆匆一别后再会无期,那是他人生中一段尤为灰暗的日子,就连现在再回忆起来都频频皱眉,他自然相当紧张。


张佳乐知道自己不像叶修那样可以事事通透,进退得宜,他能做的就是坚持自己的立场,守住本分,做好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他不信命,也不信运,他只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的活下去,孙哲平、叶修,还包括边境线上的难民们。


“不是。”林敬言帮叶修否定,“叶司令来霸图是想请秘书长出山。”


张佳乐一愣,“出山是什么意思?”


叶修“啧”了一声,回答道,“就是让他先别干秘书工作了,帮忙搞个药。”


他说的很轻松,可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他口中那个需要张新杰加入研发的药想必不会是普通的感冒药。


这件事很难。可是要请动张新杰更难。张佳乐心里打着小鼓,小声地自言自语:这还没提就吃上了闭门羹。


张新杰不从医不教书已经有些年头了,虽然在霸图做指挥官秘书在外界看来与他的专长毫无相关浪费才能,但他自己显然并未有过这种想法,将一切部队内务都管理得井井有条,似乎早已忘了自己真正的专业是什么了。先姑且不论他会不会同意离开霸图跟着叶修去研发什么药,就连他愿不愿意再拾起老本行都还是个问题。


安文逸在人群中安静地站着,他的表情很镇定,可临近了,却能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声。表情可以掩饰,言语可以说谎,可是这种身体本能的反应却清晰而又诚实。他有点激动,在听到叶修的话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有些沸腾,差点失去思考这件事可能性的冷静。


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可以同那个人站在一起,向他展示和证明自己,安文逸都会不遗余力地准备到最好。


可是,他最尊敬和敬仰的老师却连机会都不曾给过他。


“这估计有点难。”宋奇英有些艰难的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看,连小宋都这么说了。”张佳乐迅速附和道,“你认识秘书长的时间也不短,应该知道按他的性格绝对不会答应的。”


叶修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不试试怎么会知道?”


“这有什么好试的。我敢跟打赌。”


“呵呵,”叶修笑了起来,“赌什么?”


张佳乐瞪眼,没想到叶修竟然还认真了起来,“真要赌,你输定了。”


“呵呵,你要输了就给全军洗一个星期内裤。”


“滚吧!”张佳乐气冲冲地朝他竖起中指。


“你是不敢赌了吗?”


“谁说我……”


“咳咳。”孙哲平在一旁轻咳了一声,张佳乐立刻噤了声,但脸颊气得红扑扑的。叶修眯了眯眼,同孙哲平对视了一会儿,幼时玩伴多年老友用眼神拼了个你死我活,叶修牵了牵嘴角,露出了笑容,“要不要这样啊?真没意思。”


“你去寻其他有意思的。”孙哲平道。


叶修哑然,无奈地看着孙哲平,“以前都没见你这么小气。回头跟孙叔叔说他儿子没救了。”


“随意。”


“这不还是造福你嘛。”


“八字儿还没一撇的事儿呢。”孙哲平瞅见张佳乐在听到叶修刚才那句话时的一脸疑惑,忍不住伸手搭上了他的肩,“你少搭他的腔。”


“等等,造福你是什么意思?”张佳乐抓住他的手,问道。


孙哲平沉默不语,倒是叶修回答了一句,“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说了,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别给张佳乐胡说八道。”


“这怎么叫胡说八道……”叶修辩驳道,“我觉得这事能成。原本一开始我来霸图确实有点小犹豫,不过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空手而归。”


在场的其他人都看着三人打着哑谜,林敬言有些尬尴显然没有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宋奇英却是紧拧着眉头像是真的在思考张新杰离开霸图之后会变成怎么样,安文逸这会儿已经冷静了下来对张佳乐的说法不置可否,而莫凡依然隐在角落里毫无存在感地沉默着。


张佳乐敏感,立刻意识到了叶修准备搞的这个药和孙哲平感染的疫病有关。虽然他还是不看好叶修能请得动张新杰,可是此刻他心里的天平却已发生了强烈的倾斜。他反而希望叶修能赢,希望他能请出张新杰研制出良药,就算代价是自己输,自己给全军洗一周内裤在孙哲平这件事面前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可孙哲平却在听到他这句话时,意外地有些生气。


“我说别说了。”


孙哲平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因为他总在他动怒之前就已经把怒火给发泄了出来。他此刻的脸色很难看,看起来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于是叶修便识趣地闭嘴了。他不太能理解孙哲平愤怒的原因,因为他认识的、印象中的孙哲平不是这样一个小心谨慎的人。直到后来张佳乐告诉了他原因。


大孙同你不一样,他是个实在人。他怕你给了我希望之后,希望破灭我会受不了。归根结底,他还是太小瞧我了。


张佳乐说这话时一脸的嗤之以鼻,神色中却有些难以掩饰的小得意。这个原因应该只是张佳乐的推测,可叶修却觉得真实的原因应该八九不离十。他恍然大悟,感情这事真能叫人面目全非。


可这时在场的人却没人再敢说什么,就连张佳乐也只是用目光执着地盯着孙哲平的侧脸,像是想要讨一个答案。林敬言觉得自己此刻是不是应该出个声救个场,安文逸却抢在了他的前头。


“我也认为按照老师……张秘书长的性格,这件事不会有商量的余地。”


叶修转过头眨了眨眼,“小安,还记得我到中央医学院找你入伍特种兵加入兴欣的时候,你是怎样回答我的吗?”


安文逸抿了抿嘴角,沉默以对。那个时候张新杰不但将他的课程成绩判为了不合格,就连他的毕业申请也被打了回去。叶修来找他的时候,他在死胡同里痛苦地钻着牛角尖,对自己没有信心,心灰意懒,对他的邀约置若罔闻。


可叶修知道原因后却笑他认命。


命呢,一向是弱者的借口。当时那个军团的司令官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中这样说道。


安文逸抬起头望着叶修,“但他现在依然没有认可我。”


“你又要认命了吗?”叶修反问道。


他挑了挑眉,微微一笑,“知道我为什么会带你来霸图吗?因为只有你才有可能说服张新杰。”


tbc

群像苦手_(:з」∠)_

评论 ( 7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