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22)

补完啦~我原本是想写两个人的成长。可以看出来乐乐变得成熟稳重了,但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时,他还是比较脆弱容易崩溃的。大孙其实也有在成长,同样变得成熟变得体贴,两个人性格中的弱点都还在,只是比以前更包容和珍惜对方了。感觉好像还是笔力不足吧,总觉得自己在往矫情的路上一路狂奔,急忙拉回来点,希望别跑得太远……希望我的感情能传递粗来虽然我造没啥人在看了_(:з」∠)_

如果写偏了请一定提醒一下我orz


二十二 


张佳乐抱着狗坐在临时指挥室里,孙哲平被楼冠宁叫了过去,而他自告奉勇地表示自己要帮他喂狗。

 

桌子上面堆满了文件,原本这些都是他和林敬言共同决断的,林敬言签完了名就在等他的了,可现在韩文清和张新杰已经回来,这些等待他签署实施的文件反倒变得处境尴尬了。

 

他的手指在小狗柔软的长毛里揉啊揉,吃饱了的小狗挺着沉甸甸的肚子趴在他的腿上,热烘烘的,他却也不嫌。

 

他在埋怨自己。这病又不是孙哲平自己想要感染上的,他却在一味地清算自己被他隐瞒后的痛苦而忘了对方不但要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可能还要承受着比他更盛百倍的苦楚。

 

挥在孙哲平脸上的那一拳让他后悔不迭,那只手微微发热,怎么摆放都觉得不自然,难过得要命。

 

他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否则他良心不安。

 

他摸着小狗毛茸茸的小脑袋,它懒洋洋地掀了掀耳朵,吃饱了就睡的习惯让它被养得滚圆。大概是因为以前流浪过的缘故,所以看到吃的,就会拼命往嘴里塞,看上去怎么也不够似的,生怕一转眼,自己又变得一无所有。

 

张佳乐这会儿就有点害怕。

 

他再也坐不下去了,准备去找孙哲平。刚拉开门,就瞧见那人手里拿着一个冰袋捂着半边脸准备推门进来。

 

“挺巧啊。”他哼哼了一声,“要出去?”

 

张佳乐摇了摇头,火急火燎地伸手帮他按住冰袋,“还疼吗?”

 

“疼,疼得我现在同你说话都吃力呢。”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一脸愧疚的表情,忍不住想要笑。

 

“对不起对不起。”张佳乐连说了两句,心里酸得发疼。

 

“没事儿,瞧你还当真了。其实你的拳头跟棉花似的。”孙哲平取下了冰袋,捏了捏他的手,“叶修带着的那个小医生帮我看过了,还好。”

 

“要不,你也揍我一拳,我心里好受些。”

 

“说什么你,天太热把脑子烧糊了?”孙哲平说着还煞有其事地伸手摸了摸张佳乐的额头,把冰袋搁在了他的脑门上。

 

“你这会儿倒是不讲究了。”张佳乐被突如其来地冰了一下,整个人往后一缩。

 

“我同你讲究得过来吗?要是和你讲究,咱俩早就掰了。你就认命吧,这辈子也就本大爷能收了你了,你也别再去祸害别人了。”大概是脸颊那热辣辣的感觉又攀了上来,孙哲平就不客气地把那冰袋又给拿了回来自己捂上,“一会儿找那个小医生再拿一个。这大热天的捂捂还挺凉快的。”

 

“对不起……”

 

要是搁在平时,张佳乐早就跳了起来,指着他嚷嚷是自己做出了重大牺牲降服了孙哲平,换作别人谁受得了他的脾气。看着他低低说话的模样,孙哲平心里一动,不客气地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好了,扯平了。我不爱听,你别说了。”

 

额头上轻微的疼痛还在持续,神经末梢传递过来的感觉让张佳乐怔了怔,他这才发现三年不见的孙哲平其实也有了些改变。原本狂妄嚣张、目空一切的青年人现在却已学会了包容,甚至是笨拙的体贴。而自己的情绪却总在关键的事情或者重要的人面前失控,他原本明明是心疼、是难过,却无法用适当的方法表达出来。可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孙哲平竟然完全明白这种情绪背后的他到底怀着怎样的悲伤。

 

一定是因为有过同样的悲伤,才会这样平静地承受。想要同他分担痛苦的人明明应该自己,可是,自己却无意中把这些痛苦全都发泄出来还给了他。

 

而他,云淡风轻地接过。

 

因为,这些痛苦原本就是他自己的。他一定是这样认为。张佳乐想。

 

“那说点别的。”张佳乐咽了咽口水,重新打起了精神,郑重其事地问道,“你有觉得哪儿不舒服吗?有什么忌口的吗?这算是潜伏期吗?一般爆发前都有什么症状?国外的医生也看不好吗?”

 

“等等……”孙哲平笑了,“你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怎么回答,而且,你就打算让我站在门口吗?”

 

“抱歉……”这时横插进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陌生,被打断了对话的两个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突然出现的人。

 

安文逸站在那里并没有轻易地走过来,他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只是想要来找孙先生,告诉他我暂时会在霸图医务室里帮帮忙,如果他需要冰袋的话,可以去那里。不过……我能问问,你们刚才说的潜伏期什么的……是什么意思吗?”

 

两人面面相觑,孙哲平笑笑,“你听错了。”

 

安文逸咬了咬唇,似乎不甘心被这样一句话打发,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那大概就是我听错了吧。”安文逸淡淡笑道,“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告辞了。不过,还是要再恭喜孙先生一次。”

 

“谢谢。”

 

“什么事需要恭喜?”张佳乐这会儿有些莫名所以。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叶修已经撤销了我的通缉令。”孙哲平笑了笑,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还不笑一个?”

 

张佳乐张大了眼睛,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他有些吃惊,回过神后却觉得叶修是另有所图。早不销晚不销,别说叶修这是因为与孙哲平重逢了,这才想起自己的老兄弟还挂着通缉令于是一拍大腿心血来潮地把他的案子给销了。叶修可没这么甜。张佳乐想。

 

“怎么,这也不高兴?”孙哲平捏了捏张佳乐的脸。

 

“我哪有不高兴。”张佳乐追问了句,“那老小子没什么交换条件吧。”

 

“没吧。我答应帮他搞搞兴欣算是交换条件吗?”

 

张佳乐咬牙,“兴欣是军团直属部队,你要是在兴欣挂名就得重新政审,他当然要把你的通缉令撤销掉。这哪里单单只是为了帮你嘛,这只叶狐狸!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安文逸在一旁听着张佳乐的心直口快多少有些尴尬,想要转身偷偷溜走,却看见叶修正晃晃悠悠地走来,身后还跟着莫凡、林敬言和宋奇英。叶修看见他时表情淡淡的,似乎对他出现在这里并不惊讶,只是打量他的时间明显放得有些长。他伸手揽过了安文逸的肩,转头对两人笑道,“怪不得我一直喷嚏不断呢。张佳乐同志你不厚道啊。”

 

“哈,你还说!”张佳乐见叶修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便一把拽紧孙哲平的手臂,气鼓鼓地说,“我可告诉你啊,你别因为我们家大孙特仗义就想耍些小手段就这样让他感激涕零从而达到你狡猾的目的。我已经识破你的奸计了!”

 

“呵呵,我哪敢啊,你那么厉害。”叶修笑道,“上军校那会儿我不过就在小树林里放放广场舞的音乐,你就拎着啤酒瓶子追着我满操场跑,现在想想我还心有余悸呢。”

 

他不说还好,一说便勾起了张佳乐的回忆,那张脸都气绿了,跳起来就要同他掐架,孙哲平眼明手快从后面把他抱住,小声道,“人都在呢。”

 

张佳乐瞥见了宋奇英的脸色和林敬言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自知有些失态,便悻悻地在孙哲平的怀里安静了下来。他偏过头不看叶修,叶修也无可奈何,只得干笑两声。幸好孙哲平完全不在意这些。

 

“我没见到张新杰,他说抽不出空来见我。”

 

“嘿嘿,见我们大霸图的秘书长是要按他的时间表来的,他每天都有固定的会客时间的。”张佳乐哼哼了两声,对叶修吃了闭门羹表示喜闻乐见。

 

“他只说你们俩现在还在帮忙分担军务,我想,同你们说说也可以。反正早晚都要说。”见张佳乐竖起了耳朵认真起来,叶修笑笑,“我来这里可不仅仅是告诉老韩关于末日的预言,而是,要请霸图帮忙呢。”


tbc

评论 ( 2 )
热度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