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19)

被番外啪啪啪打脸了,幸好我是AU……所以在这里,大孙他还是个酷帅狂霸拽满口京片子、说英语会带波士顿口音,同叶修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军二代京城大少……

嘤嘤嘤……

小安之后会有戏份~小乔也有点~小乔其实已经出场两次了,就是没写明而已,估计也没人看得出来……

另外,新杰现在已经不做医生了~最多给老韩做做私人保健……

上次更新的时候打了tag没显示出来,链接补在了最后~


十九

 

眼睛睁开的刹那,不出意外的,是模糊一片的世界。头顶的吊灯有模糊的重影,伸手试着去摸眼镜,忽然触碰到了一双柔软的手,把眼镜塞了进来。

 

“谢谢。”张新杰戴上熟悉的眼镜,世界顿时清晰了起来,这让他有些安心。

 

“不……不客气。”

 

听到声音,他转了转脖子,看到了坐在自己床边的年轻人。轮廓很熟悉,只是安文逸穿上那身好像是兴欣部队的军医大褂后让他有一种熟悉中透着陌生的感觉。

 

“是你?”

 

“是我,老师。”安文逸没想到张新杰还记得自己,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雀跃。

 

“不必叫我老师,”张新杰想要从床上起来,但是低血糖让他一阵头晕目眩,他垂着头紧闭着眼坐在床沿边缓了一会儿,等眼前恢复了色彩,才慢慢地站了起来,“你并没有从我手里毕业,我们之间并没有师生关系。”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情绪没有任何起伏,丝毫不带感情色彩。他穿上自己的外套,理了理袖子,卷起三寸,露出手腕。那里没有表,这让他有些不习惯,目光四处寻找着,安文逸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把床头柜上的手表递给了他。

 

“谢谢。”张新杰客气又疏离的语气让他十分难受,刚才那小小的雀跃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失落的情绪涌上了心头,握着手表的手竟一直都忘了松开惹得张新杰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老师。”他像是鼓足了勇气,抬起头直视着曾经不敢与之对视的人,依然还是执拗地这样称呼着张新杰,“我不明白。”

 

安文逸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现在,和老师一样,也是一名军医,我的考核每年都是优秀。在学校里,即使是您教授的每一门挂科率在60%以上的课我也都是满分,为什么……张老师,我不明白!您为什么给我的总评是不合格!甚至不让我毕业!”

 

张新杰平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用力拿回了自己的手表,淡淡地回了一句,“因为你不合格。”

 

安文逸怔怔地望着他,他来这里之前有无数的想象,他用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得以站在张新杰的面前敢于抬起头与他对视,却没想到张新杰的话像是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淋了下来,将他心里的那团火彻底浇灭。

 

不合格。

 

自己一毕业的时候就被军团的司令长官叶修所青睐,现在更已经是军团直属兴欣部队的首席医师,可谓人人称羡、顺风如意,但在他最敬重的人眼里,他竟然还是得了一个不合格的评语。

 

为什么?

 

他很想再问一遍。这个问题的答案令他煎熬了那么多年,可张新杰却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答案。

 

张新杰扣上自己的手表后,便准备动身去看韩文清。被熟视无睹的安文逸只能望着他消瘦的背影,再也没有勇气问出那句“为什么”。

 

张新杰关上门的动作很轻,当门缝里的那条光线渐渐变窄到再也看不清什么的时候,他还是抬起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安文逸。

 

“咔嚓”。门锁落下的时候,他跟着叹了一口气。

 

“秘书长……”

 

张新杰敛了敛脸上的表情,转过身,发现张佳乐正站在不远处,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这些日子,你辛苦了。”

 

张佳乐摇了摇头,“你们平安就好。”他看了一眼张新杰刚刚走出的房间,说道,“你昏迷的时候一直是安医生照看着你的,听说他是中央医学院毕业的,好像还是你的学生……”

 

“不,”张新杰打断了他的话,强调道,“他并非我的学生。”

 

张佳乐脸上的表情愈发精彩了些。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已经想象到什么程度,可张新杰多半可以猜到一些。

 

“有事吗?”

 

张佳乐立刻回了神,眼神却在四处乱飘,“那个,你现在肚子饿了吗?食堂按照安医生的吩咐煮了点面。对了,你现在要去看老韩吗……”

 

“你有话就直说。”

 

被戳穿的张佳乐一下子就瘪了,靠着墙,讪讪地问道,“你问孙哲平的那句‘是人还是鬼’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没告诉你吗?”

 

“没有!”张佳乐像是十分生气,立刻就炸了起来。

 

“那你应该去问他。”

 

“你不明白。”张佳乐摇了摇头,“我刚才一直在猜测,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因为如果他出事的话肯定是不想让我知道不想让我担心的,我太了解他,他肯定会这么做的。所以,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已经知道他出事了……虽然有点绕,但秘书长你那么聪明一定能明白的吧。”

 

看着张佳乐探询又急切的目光,张新杰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他对张佳乐跳跃式的思路总需要一点时间来理顺,听起来很顺畅的逻辑,细想之下却并没有太强的因果关系。

 

所以,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呢?

 

张新杰有些问不出口。

 

张佳乐的脸上是难以掩饰的焦急,身上的军服穿得乱糟糟的,一点也不合霸图的规矩,可是这样的张佳乐,却让张新杰一下子就想到了他来霸图的那天。

 

那也是一个很热的夏天。张佳乐穿着一条迷彩裤,上身一件黑T,衬衣系在腰间,脚上蹬着一双军靴,把略长的刘海捋顺了用一枚发夹别在头顶上,侧脸看上去皮肤比普通的士兵要白一些,脚边一只小小军用的旅行袋,抱着手臂等在门口,半边侧脸在阴影中显得他整个人都有些忧郁,直到张新杰叫了他一声,他才舍得将放空的目光移到他的脸上,淡淡微笑,帅得不可开交。

 

霸图既然愿意接收张佳乐,自然对他的底细和百花的整件事来龙去脉了解的一清二楚,张新杰与韩文清甚至可能比他本人所知道的还要再多一些。但张佳乐看起来与他原本想象中的黯然消沉相去甚远,而是十分精神地给霸图的士官们做着自我介绍,还会自嘲式的小幽默一把。

 

多年接触之后,张新杰才明白,他不是不难过,而是只会将自己焦虑与煎熬的情绪展露在最亲密的人面前。

 

而自己对于他而言,显然不会属于这个范畴。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你是怕了吧。”

 

“我怕?!”张佳乐瞪眼,“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张新杰眼神无比锐利,张佳乐不敢同他对视太久,悄然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显得多少有些心虚。

 

“你怕他真的出事,怕从他口中亲口验证,连一点寰转、幻想和逃避的余地也没有。”

 

张新杰语气平静,像是一把外科手术刀,每一个字就像是每一刀都准确地切割着张佳乐的神经,甚至还将他隐藏起来的东西毫不留情地剜了出来,在他面前割开分解,每一刀都让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由他再做丝毫的逃避。

 

张佳乐靠着墙,一言不发。

 

张新杰看了看手表,他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韩文清的情况让他很是惦记,便道了一声“失陪”。刚走出几步,就听张佳乐闷闷地说道,“其实,我并不怕这些。”

 

张新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他,可是张佳乐却没有了下文,而是站直了身子,露出了张新杰曾似曾相识的微笑,“不管他发生什么事,都比再次与他错过要好。”

 

他冲张新杰点了点头,选了同他相反的方向。

 

去寻找他的孙哲平。


tbc

下一章大概有点肉渣(x

【18】

评论 ( 10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