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18)

打了tag也搜不到……我被屏蔽了么……嘤嘤~ 

十八

 

漂浮在半空中的粉尘混合着汗水黏在身上,像是一层薄薄不透气的保鲜膜裹覆着皮肤。听到有人在骂骂咧咧,张佳乐转过头,掀了掀防毒面具,道,“难受就把衣服穿上。”

 

那人一瞪眼,“像张副官这样穿着军装估计早就中暑了。”

 

那人看起来并不年轻,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上身的背心早已湿透,一只手里提溜着防毒面具,估计是嫌戴上太闷,另一只手里的一把重型长枪撑着地被他当作了拐杖,只是这枪枪杆银铸,枪孔直径超过50mm,火力强劲堪比轻型的火箭筒,是楼冠宁的军火公司里最新型武器。

 

“别管老魏,他自己会跟上的。”孙哲平拉下了张佳乐的面具帮他戴好,两人贴着近,虽然隔着防毒面具,但张佳乐还是听的一清二楚,“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生了爆炸,能少吸点就少吸的。”

 

一个清秀稚嫩的年轻人从后面跑了上来,扶了老魏一把,却被他甩开,“你这小鬼,靠我这么近热不热啊?我还没老到要人扶的地步。”

 

“魏前辈……”

 

“别前辈前辈的,这里是佣兵队,你看看这些人,”魏琛回过身,用手中的枪随意地扫了一圈,“说不定今晚他们就是死人了。不要在这样的人身上浪费感情,没有感情人能活得久一点。”

 

“可……可是我们不是同队的同伴吗?”

 

“同伴?”魏琛忍不住嗤笑道,“小鬼你真是太天真了。我告诉你,像咱们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把自己的命记挂在别人的身上,难道你还指望他们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救你一把吗?”

 

“说什么呢。”孙哲平直接走了过去,站在他们俩面前,望向魏琛,“你到底想干吗?”

 

“天太热了抱怨两声总行了吧。”

 

孙哲平笑,“嫌热就掉头回去。或者干脆让楼老板送你回芝加哥。”

 

魏琛立刻换了一张脸,笑得猥琐,“孙队这哪儿的话啊,老夫还得赚钱糊口呢。”

 

孙哲平道,“既然大家都是冲钱来的,就少废话,早点安安全全干完回去。”

 

魏琛笑,偷偷地去瞟远处一直频频回头看孙哲平的张佳乐,拍了拍孙哲平的肩,凑上去压低声音揶揄道,“前两天就没见你怎么回宿舍,咱们还在合计你去哪儿了,没想到……嘿,昨天那动静挺大的,哥们厉害啊。”

 

孙哲平倒也不尴尬,回头看了一眼张佳乐,“以前就认识。”

 

“怪不得。”魏琛恍然大悟状,“原来是老情人啊。所以我说嘛,咱们哥俩儿还真不一样,老哥我呢就是为了钱,这干活儿的可没几个是心怀喜悦的。你呢?嘿,那小副官怎么还盯着你直瞅那黏糊劲儿……所以你呢,干活儿赚钱是其次,博人一笑搞上床才是正经心思罢……”

 

孙哲平眯着眼,手指头戳在魏琛的面前,魏琛“嘿嘿”笑了两声,伸手把他的指头给蜷了回去。

 

“老实点儿。”孙哲平最后只得抛下这句话,便快步追到了前头。

 

“孙队,事成之后,让你媳妇儿给咱再加点钱啊,这替他出生入死吸毒气的!”魏琛不敢大声嚷嚷,唯恐吃进一嘴的粉尘。

 

“必须的。”

 

张佳乐见孙哲平终于赶了上来,打量了他一会儿,问道,“你干嘛这么高兴?”

 

“我有高兴吗?”孙哲平诧异地问道。

 

张佳乐在护目镜后瞥了他一眼,“像中了五百万似的。”

 

孙哲平一愣,开怀地上前搂住他的肩膀,“是嘛?”

 

张佳乐盯着他,像是想要从他脸上盯出朵花儿似的。

 

张佳乐领着佣兵队的人走了近半个小时,越接近塔基,温度就越高,此时早已汗流浃背的人除了呻吟之外就连叫苦的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这么高的温度实在不同寻常。莫不要说霸图部队驻扎在纬度颇高的边境之地,虽非苦寒,但至少也是一年四季外出巡逻站岗得棉衣加身,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狼狈。

 

张佳乐脱了外套,喝光了自己水壶里的最后一口水,随手扔到了一旁,突然道,“我开始有点相信叶修的话了。”

 

他的这句话像是说给孙哲平听的,但他说的时候眼睛却始终都盯在地上。那些不知从何处流淌下来的水——兴许是遥远的雪山——从他的脚边流过,湿润了焦黑的土地。

 

“那又怎么样?”孙哲平道。

 

“如果他转述的,王杰希的预言是真的话,”张佳乐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那就是世界末日了。”

 

隔着两块护目镜,可是彼此的眼神却看得格外清晰。张佳乐在同他说一个听起来十分可怕的词,虽然这更像是一个荒诞的黑色童话,但他们在今天似乎已经敏锐地触到了它的一角,而张佳乐更是打算相信它了。所幸的是孙哲平的视线并未从他脸上离开,平静的目光让他平生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他心头的那丝烦躁不安也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又怎么样。”孙哲平动了动嘴唇,重复道。

 

张佳乐一怔,旋即笑了起来,点了点头,“是没怎么样。”

 

他指了指前面那若隐若现却还是能看出已经被烧得只剩下骨架的塔基,冲着身后的佣兵小队喊了一句,“我们快到了。”

 

大伙儿不自觉地都停下了脚步,仰起头在那层层叠叠的迷雾中寻找张佳乐所说的终点的影子。魏琛早已自觉地戴上了防毒面具,表情莫名的有些严肃。

 

这些亡命之徒们突然在面对一座空无一人被烧毁殆尽的塔基时望而却步,每个人看起来都心怀鬼胎,变得极其怕死。

 

那些说起来可以为了钱不顾性命的人其实比谁都要怕死。张佳乐很想冷笑两声,却瞥见了站在他身前的孙哲平。他看着那个人侧脸的阴影,忽然就笑不出来了。与孙哲平的重逢来得过于突然,而这之后的一切发展全由对方一手拿捏,疯狂迅猛得令他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他甚至都没问过这些年来孙哲平在国外一个人过得怎么样,更无从从他仅有的零星叙述中寻找出一些不合逻辑的端倪。

 

他觉得自己一夜之间像是变回了十七八岁的年纪,满心满意的全是亲密的爱人,想要同他在一起,抛弃所有的逻辑与智商,再次陷入热烈又毫无理智的爱恋之中。

 

有点糟糕。

 

从来都不是乐观主义者的张佳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第六感。

 

“我们继续走吧。”

 

孙哲平像是察觉到了他略微波动的情绪,出声提醒道。

 

忽然,身后有人大叫道,“有什么东西在动!”

 

“别乱开枪!”张佳乐警告,但每个人还是紧张地端起了手中各式各样的枪。

 

只见一团硕大的黑影正慢慢地从那片迷雾中向他们不断靠近,有些人开始向后退去,但张佳乐的指令却没有人敢违背,即使捏着枪的手全是汗,也没有人敢真正扣下扳机。

 

那团黑影越来越近,终于可以看清它的轮廓,而张佳乐一声惊呼,立刻挥手,“是自己人!快来救人!”

 

一直背着韩文清的张新杰也在看清围上来的人中有自己认识的同伴后彻底失去了支撑,膝盖一软,便倒在了地上,迷蒙间,他仿佛看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张新杰有些庆幸,他的记忆并没有受损,所以在将并不算太遥远的记忆唤醒之后,他在失去意识之前,一直望着孙哲平。

 

“你是人是鬼?”


tbc


小剧场

乐:我怎么觉得越来越有点新婚燕尔的感觉了……确实太黏糊了,好像一秒也不能分开似的……真是太奇怪了……

平:……那么就让导演多安排点床戏,多做几次迅速进入老夫老夫模式。

乐:▄︻┻┳═一…… 

评论 ( 10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