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16)

十六

 

叶修带来的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满怀戒备,似乎时刻都处于紧张的临战状态。

 

很难说清楚这到底是莫凡的习惯还是孙哲平给他的威胁感太强烈。总之,他对于进入到这扇门里面感到十分的不安。而张佳乐明显烦躁的情绪更是直接影响到了他,让他的神经像根快崩断了的弦。

 

就在叶修叫孙哲平放松点儿的同时,他似乎察觉到了叶修朝他投来的淡淡一瞥。虽然并不认为军团的副司令会安慰自己——他对手下人的要求格外严苛,但他确实感到了一丝安心。

 

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会带他来,他只知道叶修从来不会做无用的事。

 

“不介绍一下?”

 

莫凡听到孙哲平的话抬起头看了他两眼,又望向了叶修。他的长官对他点了点头。

 

“我叫莫凡。”

 

“……没了?”张佳乐等了半晌,莫凡只通报了名字便不再开口,于是困惑地问道,“几期毕业的?干的是什么?跟这个老狐狸之前是跟谁的?说真的,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发展?我跟很多军团的指挥官都很熟,可以给你写推荐信。”

 

叶修曲起手指敲敲桌子,“孙哲平啊,你要不要来兴欣啊?做佣兵没前途啊,连个合法身份也没有,结婚证都不能开呢。”

 

张佳乐顿时变了脸色,咬着嘴唇盯着叶修。

 

“不错啊,可以考虑。”孙哲平淡淡地笑了笑。

 

“咦,张佳乐,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有点害怕啊。”叶修故意逗他。可张佳乐像是真的有些不痛快,站起身直接进了浴室,一句话也不说。

 

拧开水龙头,带着自然温度的水倾泻而下,不刻意地闻,还能嗅到其中弥漫着的阳光的味道。被叶修打断的清理又重新开始,可这一次,他的心里却像是被塞满了东西,堵得难受极了。等他开始感到有些凉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门锁轻轻转动的声音。他没有睁开眼看,他知道那是谁。

 

接着孙哲平的手从身后探过来,按在他的胸口上,把他箍在了自己的怀里。

 

他低下头,舔吻着张佳乐的侧脸和耳朵,含着耳垂轻轻吸吮。

 

“我觉得你去兴欣挺好的。”张佳乐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胸口,突然说道。

 

孙哲平没有搭腔,一路从他的脸颊吻到脖子,扳过他的脸,亲吻他的双唇。

 

他们接了一个漫长的吻,一个一点儿也不激烈的极其温和的吻。张佳乐悄悄睁开眼,水珠压着他的睫毛,沉重得只能撑开一条缝。而他就是在这迷离的水色中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孙哲平的脸。

 

“在想什么?”孙哲平忽然松开了他,一边略显不满地问道,一边在他的脸上啄吻。

 

“你又在想什么?”

 

“你啊。”孙哲平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种事。”张佳乐有些气恼,却又无可奈何。他没了心思,拧上了水龙头,推开了孙哲平。

 

他湿漉漉的坐在马桶盖上,头发没了型,颓废地贴在他的脸颊边,水从他的身体上一直流到了地上,在白色的瓷砖上积了一滩水,光亮照人,映着张佳乐没有表情的脸。

 

“我刚才真的有点害怕。”他把略长的头发箍到了耳后,“我怕你被带走,然后……”

 

“然后什么?”

 

张佳乐摇了摇头,却不愿意再说下去,他抬起头,看着孙哲平,“我始终都不相信你会枪杀难民,可你却从未解释过。”

 

孙哲平蹲下身,与他平视,“你终于问了?”

 

“我想知道。”

 

“可以。不过,你要保证,不能告诉别人。”他伸手帮张佳乐打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当时那群难民里爆发了一种罕见的疫病,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死掉,有些士兵也被感染,整个部队的战力几乎为零。当时战事吃紧,我们处于劣势,如果爆发疫病的消息传出,势必会动摇军心。而大批人不明原因的死亡已经造成了恐慌,懂了吗?”

 

“治不了吗?”

 

孙哲平笑,摇了摇头。

 

张佳乐垂下了眼,心里反而没有得知真相后的释然,“那你为什么不在法庭上说清楚,而要我帮你半途逃狱呢?”

 

“我和叶修商量过,我觉得不能说。”孙哲平捏了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竟然有些凉,便拉到了自己的脸旁,贴在了脸颊上,“因为战争结束后有感染的士兵在医院接受治疗,尽管防护得很好,但似乎有扩散出来的趋势。如果我说出了真相,动摇的就不止是军心了,整个社会都会乱套,而战争刚刚才平息。”

 

“所以叶修他什么都知道!”张佳乐突然激动了起来,那张脸涨得通红,手却愈发冰凉。

 

头顶上的灯闪烁了一下,没有关紧的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地滴水,张佳乐身上的水快干了,只有头发还在往下淌水。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和叶修没有关系。同他商量也是因为他身份的缘故。”一贯不爱解释的孙哲平这时却格外有耐心,这忽然让张佳乐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所以,你是准备接受叶修的邀请吗?”

 

所以,你是又要走了吗?

 

张佳乐故作平静地问道。

 

“你说过你绝对不会等我,这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张佳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扑上去狠狠地在他肩头肉咬了一口,孙哲平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结,他下了重口,松嘴的时候一圈深深的紫红色牙印沾满了口水。

 

这压根解不了气。张佳乐坐了回去,气氛一时冷到了极点。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问道:叶修呢?

 

早走了,他要去见宋奇英和林敬言。孙哲平说。

 

张佳乐“噢”了一声后,便又无话可说了。

 

孙哲平捏着他的手一直都没松开,见他低头看着脚边那片水中自己的样子,说道:我帮你洗头吧。

 

嗯。张佳乐轻轻应了一声。

 

孙哲平接了根橡胶软管,试了试水温才往张佳乐的头发上淋去。细软的头发缠着他粗糙的手,他的动作很轻,像是在对待什么珍贵的东西。

 

“刚才叶修问我是不是吃回头草。”孙哲平突然说道。

 

张佳乐猛地睁开眼睛。

 

“我就在想,啥叫回头草。”孙哲平用手抚了一把他的眼睛示意他闭上,接着又用手掌捂住他的耳朵,对着他的发鬓冲了一下水,“可是你呢,不但在我的过去、现在,也在我的未来里。所以我觉得不算是得回头才能吃的草。

 

“你确实不用等我。不必太把我当回事儿,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成了。我也是。水凉吗?”

 

张佳乐不说话,于是孙哲平便也不说话。

 

孙哲平关了水,抹了点洗发水,使上了两只手,揉搓着他的头发,小心又谨慎。

 

张佳乐忽然开口道,“我过得挺好的,因为我爱上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有很好很好的爱情。”

 

揉着头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张佳乐睁开眼,入眼的便是孙哲平的脸,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张佳乐,你知道你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了吗。”

 

说着,他弯下腰,在张佳乐的唇上深深一吻。


tbc


小剧场:

平:剧本是不是拿错了?怎么突然变成洗头了,不是亻故爱么?

乐:❀ ▄︻┻┳═一…… 


下周要去南京和魔都的大孙生贺茶话会,所以不造能不能更……

评论 ( 6 )
热度 ( 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