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白马(短篇完结)

越写越短了(勿打TUT……原著向的短篇……

孙哲平生贺无料《花与剑与英雄》中的一篇_(:з」∠)_

817南京only发放,包含之前写过的3个短篇~应该还有一篇大孙中心17号那天我会定好时发的~817我在A1,但会晚点到,欢迎到时候找我玩么么哒~~

注意无料的领取方式~详情看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5687


 

1

 

当再睡一夏穿过一大片漫过他膝盖的结缕草到达开满了虞美人的山坡时,月亮已在昏昏沉沉的天色中悄悄地爬上了半边的天空。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空空旷野上除了那大片大片的花海外,便只剩下高坡上那唯一一棵现已亭亭如盖的桃树。

 

朝看春花红,夕看日西沉。

 

孙哲平让再睡一夏做起了待机的动作,一边自己捏着左手的手指做放松,一边享受着满地杀伐的神之领域中的片刻宁静。

 

这真是一个安静又特殊的庆祝方式,只是昨日挑战赛庆功宴上的大醉加上今晚又被义斩的老板拉去参加晚宴让他到现在这个点都还有些头疼,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

 

忽然,一条长腿从树上挂了下来,在那里晃啊晃。高级橙装的小皮靴子上镶着两颗亮眼的宝石,轻轻踢了踢再睡一夏的肩膀。

 

被蹭掉了一丝血线,再睡一夏的生命变得不再那么饱满。

 

紧接着,耳机里就传来了异常熟悉的清脆声音,明知故问,“咦,你怎么来了?”

 

孙哲平哼了哼,再睡一夏一把拉住那条不安分的腿,一个背摔技能,把躲在树上招惹他的人给抛到了地上。

 

“我去!”浅花迷人在一声惊呼中迅速完成了一个受身动作,以避免自己英俊的脸先着地。

 

孙哲平冷哼一声,再睡一夏抱着手臂站在桃树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张佳乐的角色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沾了满身的绯色花瓣,几朵红花落在浅花迷人的发间,接着便被风吹去。

 

浅花迷人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系统脸掩饰不住张佳乐恼羞成怒。

 

他一口气摸出了三枚手雷,手中握紧了枪。

 

“呵,偷袭不成是想打架吗?好啊,奉陪到底。”

 

张佳乐忽然沉默,浅花迷人抬起握枪的手,指了指再睡一夏的身后,“奉陪到底吗?”

 

孙哲平转动了一下视角,便瞧见不远的山谷入口处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正朝他们狂奔而来。

 

 

2

 

“你又得罪什么人了?”再睡一夏一剑将人斩翻,溅到他脸上逼真浓稠的血缓缓淌下。

 

两人且战且退,虽然势单力孤,却依仗多年默契配合得天衣无缝,一时之间倒也还算从容。

 

张佳乐抿着唇一言不发,手下的操作却是愈发凌厉,像是憋着一股气,正同谁较劲似的。孙哲平见他不想答,便知趣地没再继续追问。

 

浅花迷人在人群中飞快地穿梭,不同效果的手雷四处炸开,在一团团各式光影中,再睡一夏持剑杀出,所到之处无人披靡。月下丽春在这一场繁花血景中七零八落破碎残败,一片狼藉满目凄凉。神之领域上空高挂着一轮明月,那树桃花沐浴在如洗的月光中于一旁静默观战。

 

再睡一夏血线滑下了一半,被血气唤醒后的狂剑士立刻变得双眼猩红,一如从炼狱重返人间的修罗,拖着一把重剑一通疯狂斩杀,那一声声砍入皮肉的沉重声效伴着其他玩家的哀鸣号哭显得格外的惨烈。那些原本正在围攻他的人顿时踌躇不前,畏畏缩缩不敢冲上去与他继续拼命。

 

这样的处境似曾相识,让孙哲平操作着再睡一夏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他竟生出了一丝恍惚,仿佛时光骤然倒退了十年。特别爱四处招惹的张佳乐总是在二区被仇家们围攻,不得不狼狈地把他牵涉进来。也是面对着这样多的人,也是不问缘由地站在了弹药专家的身边,游戏特殊光效的月光一如真实般的清冷,而在他操作着入了魔的狂剑士斩下这一剑时所折射的影中,仿佛依稀还能看到当年白马翰如的落花狼藉浅浅的轮廓。

 

 

3

 

当看到所剩无几的百花谷玩家渐渐散去,张佳乐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浅花迷人从躲藏的阴影处转了出来,两三下便跳上了那棵桃树,继续张望。

 

再睡一夏顶着一长串省略号的文字泡,“若不是我,你今天就差点在网游里落单被普通玩家围攻到扑街,你到底做什么了?抢了人家BOSS?”

 

“不是网游里的事……”张佳乐小声地说道。

 

不是网游里的事,那就是现实中的事。孙哲平抬头扫了一眼贴在墙上的这赛季赛程安排,昨晚周五是他们挑战赛的决赛,今天则是常规赛的倒数第二轮,霸图已经提前锁定了胜利,以第一名进入季候赛。他默默地计算一下积分,百花很有可能会搭上末班车,但第八名的名次意味着将会在第一轮就遭遇到霸图战队。

 

浅花迷人这时猛地从树上跳了下来,衣袂带起一阵风,吹动了再睡一夏的发带。

 

只见张佳乐刷了一个开心的表情,浅花迷人还在原地蹦跶了两下,“这么快就又满血满蓝了。我看看啊,装备磨损也不严重。”

 

“嗯。”

 

浅花迷人眨了眨眼,那张没什么表情的系统脸上看不出悲喜,只是在孙哲平这一声沉闷的回应后,张佳乐的兴奋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的,就在月光下重归缄默。

 

那些死在虞美人花海中的人不愿再跑一回这偏僻的地方,纷纷选择了回城复活,霎时,这块山坡上又只剩下他们孤零零的两个人了。而那些原本在这场腥风血雨中凋零的花又重新盛开,未曾留有过半点硝烟。

 

这场景与他们两个当年发现这块地方时一模一样。

 

数据和程序始终如此残忍,不以任何意志为转移。

 

可人不一样。孙哲平环顾了一圈,忽然觉得无比拥挤。

 

因为这里塞满了回忆。

 

 

4

 

浅花迷人躺在地上,支起了一条腿,头枕在再睡一夏的腿上,一旁立着一柄重剑。

 

张佳乐的视角里满是一大片粉色的桃花,在绰绰月影中晃动,那没有温度的月辉倾泻而下,在红花上镀了一层亮色,使得满树桃花少了几分艳丽多了几分清雅。

 

“恭喜。”张佳乐突然开口道。

 

孙哲平随意地应了一声后,两个人之间便只剩下虞美人花海中平地而起的风吹过时,桃树枝轻摇发出的簌簌回响。

 

“我看了你们昨晚的比赛,很棒。”张佳乐顿了顿,感慨了一句。

 

“很意外吗?”孙哲平笑,“无论是用战斗法师的叶修还是用散人的叶修,都很强大。听起来确实很夸张,但仔细想想如果是他的话,就又觉得顺理成章。”

 

张佳乐生气,“谁要关注那个没下限的啦!”

 

孙哲平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他知道张佳乐在在意什么,便道,“不过是挑战赛而已,我的手没什么大碍,这点强度足够应付。”

 

他的语气淡淡的,仿佛无波的古井,不会被任何东西动摇心绪。可是心里关于被对方关心在意的满足却是无法回避,心情像是一只只气球,在对方毫不吝啬的夸奖中冉冉升起。

 

“你倒还记得这里。”张佳乐沉默了很久之后突然说道,“我还以为你全都忘了。”

 

“我受伤的是手,又不是脑子。更何况,当初说好要是拿冠军了就回这里高坡放烟花庆祝要让整个神之领域都看到,你都没忘,凭什么认定我就会忘。”

 

张佳乐被噎了一句,“你和我不一样。”

 

他说出口之后便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可若是加以辩解却又显得十分刻意,反而像是在暗示什么,于是,张佳乐还是选择了乖乖闭嘴。

 

他留意着另一端的孙哲平,可那人却无半点反应。

 

该不是这么小气吧。张佳乐开始有些不安。

 

“嗯,你和我不一样。”孙哲平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我现在可是有一个冠军了。”

 

“喂!”张佳乐立即嚷了起来,“挑战赛不算!”

 

“呵呵,怎么不算了?”

 

听到孙哲平的笑声,他突然有些泄气,小声道,“我连挑战赛的冠军也没有……”

 

“你和我不一样,它对你没有什么意义。”

 

月光消肃,就像一块毫无生气的布景板,嵌入到眼前的花海,原本极其美丽的景致也因此冷清了许多。再睡一夏站了起来,抖动了一下肩膀,浅花迷人坐在那儿看着花瓣纷纷被他无情地甩落。

 

“但,那好像是我的终点呢。”

 

 

5

 

张佳乐在生闷气。浅花迷人坐在那儿拿石子一粒粒地丢站在前面挡着月光的再睡一夏。联盟第一弹药专家的精准并不比神枪手差多少,狂剑士任他每次都蹭掉自己一点血,毫不在意,却没想到张佳乐丢得有些上瘾,莫名地锲而不舍。

 

孙哲平叹了口气,“别玩了,你晚上还有比赛,现在应该养精蓄锐。”

 

“……”

 

浅花迷人不扔石子了,开始玩起了他的弹夹。可张佳乐还是不肯说话。

 

“你要是不说话,我就下了。”

 

张佳乐鼻子里哼哼了两声,算是出了声。

 

“你在不满什么?”

 

“我在不满你的态度。”张佳乐说道,“你打算这样拿到一个挑战赛的冠军就止步不前了吗?!既然手已经好了,就回来啊!不管是百花也好,千花也好,就算是跟着兴欣帮叶修我也不会生气的!可是什么叫终点?!”

 

“你冷静点……”

 

“没法冷静!”

 

因为我喜欢你,就像鲜花喜欢阳光一样喜欢你。

 

所以希望阴霾不再笼罩你,即使再也无法一同作战,也想要看到你骄傲的笑脸。

 

“我加入了义斩。”孙哲平平静地解释道,他能感受到耳麦另一头的张佳乐呼吸的一滞,“只是以我现在的状态,很难拿联赛的冠军了。”

 

在张佳乐的面前没有张狂的必要。

 

 

6

 

——加油。

 

——嗯,你也加油。

 

 

7

 

张佳乐下线休息去准备晚上的比赛了,狂剑士看着他的弹药专家慢慢在屏幕中越变越淡,直到他的轮廓彻底模糊。那不过是很短暂的时间,可是他却觉得无比漫长,比他做过的所有梦都还要长。

 

最终,他选择独自一个人坐在高坡上,孤零零地望着荣耀大陆里的星空。

 

可是他却并不觉得寂寞,这里有树有月光有满坡的虞美人。尽管再睡一夏的身边再也不会有弹药专家的身影。

 

同落花狼藉不一样,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孙哲平下意识地看向自己搁在键盘上的手。是的,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遗憾的。

 

他会在这一个路口,和过去的自己做一个了结,和少年时的挚友爱人分道扬镳,然后以梦为马,头也不回毫不遗憾地继续朝前走去。

 

毫不遗憾地。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