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15)

为我的手速悲伤地哭泣……你们都是好人,不点梗,只要我更文就好……


十五

 

张佳乐被折腾得狠了,昏睡过去的时候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他毫无防备地蜷缩在硬邦邦的床上,在空调卖力的呼啦啦声中往孙哲平的怀里躲了躲。他很少有这样放松的时候,也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过另一个人。可是孙哲平却轻手轻脚地将他从自己的怀中拉了出去。

 

他套上裤衩和背心,开了门,然后便听到了螺旋桨搅动着气流的声音。那是从指挥高塔或者是更南边的地方传来的,隆隆的声响像是一道道连绵不绝的惊雷贯彻在整个基地的上空。庞然大物遮云蔽日,投下的阴影让温度都骤降了三分。

 

等孙哲平回过神之后,兴欣部队的飞艇早已飞向了更远的地方,而斜靠在走廊墙壁上正抽着烟的男人已经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个来回,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沉默的陌生年轻人,隐匿在阴影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孙哲平注意到了这两个人,却没有过分地惊讶,他不认为张新杰教导出来的宋奇英是一个只会开玩笑的人,所以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对方来得这样得快,而对手更是让他不敢掉以轻心,立刻戒备了起来。

 

久候多时的叶修喷了一口烟,干笑道,“我觉得张佳乐一定特别恨你。”

 

孙哲平手臂的三角肌上有一排清晰的齿痕,他裸露在外的胸膛脖颈上也有浅浅的吻痕,下唇像是被咬破了红得有些触目。

 

“你听了多久的墙角?”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没有没有,我可没那种兴趣,”叶修连忙摆手,他促狭地笑了笑,“就是没想到你们会用这种方式欢迎我。”

 

“我们可一点儿也不欢迎你。”

 

“呵呵,这说得多伤感情。我好歹跟你是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

 

提到这些,孙哲平忍不住沉声问道,“我家老爷子还好吗?”

 

“既然还惦记着家里,怎么三年都没想到回去看看?”叶修明知故问。

 

“呵,你好意思说我?”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脸皮真厚。”

 

“谢谢夸奖。”

 

两人一番你来我往的家常似乎并没有引起那个年轻人的注意,他依然一动不动地守着自己的那片阴影。叶修的烟眼看就要烧到了滤嘴,他终于端正了站姿。白色的军装穿在身上这时才显露出了点应有的军人模样,肩章比孙哲平离开时又多了一颗星,孙哲平动了动嘴唇想要恭喜他高升,却见他十分不讲究地把烟灰全都弹到了霸图走廊干净的地砖上后便悻悻地作罢。叶修终于敛起了疏懒,“你准备就这样同我站到什么时候?”

 

“我没法请你进屋坐坐。”孙哲平回答得理所当然。

 

“呵呵,我可以请你上我那儿去坐坐。”

 

“没兴趣。”

 

叶修“啧”了一声,“你这个人怎么还是这么难搞?软硬不吃真的很麻烦啊。这样逼我拿出杀手锏有意思吗?好歹咱俩还是穿开裆裤的交情。”

 

孙哲平冷哼,像是不以为然,“很久没和你切磋过了,择日不如撞日?”

 

“我可是很爱好和平的。”叶修回答道,“而且我没有带武器。”

 

他对于孙哲平浑身上下只有一件背心一条裤衩一双拖鞋视而不见,无耻地强调了自己的劣势。但两个人却僵持着,谁也不肯退一步,孙哲平是无路可退,而叶修显然是专程而来。

 

“况且我知道你的软肋,这样赢你我就变成胜之不武了,说出去可是个话柄,一点也不划算。”

 

“呵呵,软肋?”孙哲平显然不信他的鬼话,冷笑道,“赢我?你可以试试。”

 

叶修朝他身后的房间努了努嘴,笑眯眯地说道,“你确定?”

 

孙哲平盯着他,目光灼灼,冷声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请你去我那儿坐坐……”

 

“现在你们可以进来坐坐了。”

 

突然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孙哲平的背后响起,但每个字都带着劲蹦出来。只见张佳乐光着脚站在门口,头发很凌乱,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是他自己的,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看上去有些狼狈。可他从站在那里的那一刻起,整个人便已快速地调整到了战斗的状态。作为军校里优秀的二期毕业生、整个军团最杰出的弹药专家,他看起来并不介意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和对方打一架,尽管他没有枪也没有子弹。

 

看着叶修暧昧探究的眼神,张佳乐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我们这儿还有薄荷茶。”

 

他在气势丝毫不输给任何人,甚至他开口说话的时候,跟在叶修身后的那个年轻人也意外地转动了一下视线,但张佳乐此刻脸上却流露着悲观的情绪,想必认为叶修不会这样轻易地妥协。

 

叶修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已是三年没有见过他了。当年看起来活泼明朗的年轻人如今已经变得稳重了许多,眼眉也愈发深刻,自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可也明显地丢了一些青春特有的天真笑容。

 

他叹了口气,“那好吧。”

 

张佳乐明显一愣,显然没想到叶修竟然会同意,而那人已经带着那个毫无存在感的年轻人走近了他。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却听到那人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从自己身边飘过,径直走到沙发前,踢了踢脚边散落着的孙哲平的行李,十分嫌弃地看着那张很可疑的没有床单的床,“白日宣淫啊,真是堕落啊……”

 

“我们在沙发上也搞过的。”孙哲平冷淡地说道。

 

张佳乐的脸腾地红了,在他身后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手臂。孙哲平转过头,朝他翘了翘嘴角淡淡一笑,惹得叶修连连咂嘴。

 

“我觉得应该把你刚才那表情照下来,太惊悚了,哥心脏有点儿承受不住。”叶修难得操着京片子揶揄着孙哲平。

 

“呵呵。”

 

“莫凡,把那东西给这两位妨碍社会发展人类繁衍的人看看。”叶修手一挥,一直跟在他身后毫无存在感的年轻人沉默地走了出来,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属的盒子递到了孙哲平和张佳乐的面前。

 

“王大眼儿的预言。”叶修直接挑明。

 

张佳乐眨了眨眼,不明所以:微草的预言师?孙哲平则不屑地表态,自己不信这玩意。

 

叶修沉默片刻,“天气越来越热,今年的夏天格外漫长,而有些地方已经干旱了半年。接着河道会开始干涸,冰川融化,大海慢慢蒸发,陆地上的植物陆续死亡、寸草不生,南北极会在不久的将来不复存在。地球上各地火山纷纷喷发,吞没村庄、城市。而真正令人感到畏惧的是,那些沉睡着的远古病毒也会逐渐醒来。”

 

他的脸上缓缓地褪去了刚才调笑时的轻松肆意,认真地看向了那两个人,“这些就是王杰希所做的预言,而他说完之后就陷入了沉睡,到现在还没醒来。”

 

张佳乐表情已变得十分严肃,显然是完全相信了叶修的话开始思考了起来,而孙哲平却还是懒懒地回望着他。

 

“所以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抓我回去?”

 

叶修眨了眨眼,“我又不知道你在这儿。我原本是来找老韩的,怎么,吓到你啦?”

 

“呵呵。”孙哲平捏着拳头,发出摩拳擦掌的威胁声,“真想狠狠地揍你一顿。”

 

叶修笑得讳莫如深,“英雄,放松点儿。”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