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朱楼(29~30完)

二十九

 

蓝河的脸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两只乌黑的眼睛瞅着外面侦查敌情。而此刻背对着他的那个男人轮廓的每一根线条让朝夕相处的他都无比熟悉。

“怎么是你?”蓝河讶异地问道。

梁易春听到他的话转过身,气极反笑,“你小子什么意思?”

“叶、叶修呢?”

梁易春瞪了他一眼,“他今天早上天还没亮就来找我,叫我来看着你,怕你病情反复。却邪好像调整成功了,他一大早就被叫去训练室,现在估计忙得很,抽不了身。”他把手头看到一半的材料放了下来,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说道,“他来拜托我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蓝河躲在被子里不吭声,半晌才小幅度地摇着脑袋道,“我也不知道。”

“哈?”梁易春换了个坐姿,眼神凌厉地盯着他,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所以笔言飞他们说你喜欢叶修是真的?”

“啊?!”蓝河有些惊讶,“他们不是只是在开玩笑吗?”

梁易春挑眉。

“好吧,我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蓝河闷闷地又缩回了被窝,空调的温度并不低,他的后背微微起了一层薄汗,“这样的感情听起来多少有些荒唐又不切实际,结果别人早就发现了我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还像傻子一样小心翼翼。”

“那他呢?”

蓝河立刻紧张了起来,“他不知道!”

我看未必。可梁易春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他想到之前叶修给他手机打电话给蓝河的事情,问道,“那要是他知道呢?”

蓝河此时的脸色有些发青,表情看上去有点扭曲。

“我……我从来没想过……因为这不可能……”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梁易春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领导在这里坐着,你在床上躺着像话吗?”

蓝河眨巴了两下眼,猛地把被子盖过脑袋,在被窝里哼哼道,“我还没睡醒,好大春你让我再睡会儿。”

“这可是叶领队的房间……”梁易春额角青筋乱跳。

“他现在又不在……”蓝河本着有这次没下回的心态赖在叶修的床上,向梁易春坦诚之后的他反而松了一口气,这场呼之欲出的暗恋终于在当事人那里获得了确凿的口供,而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反正梁易春是自己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空气里还残留着叶修的气息。

房门被突然推开,黄少天的声音顿时塞满了整个房间。喻文州与他同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看起来心情似乎很不错。走在最后的反而是这房间的主人,进门的时候自觉掐了烟头。蓝河撩着被子支起了上身愣愣地听着黄少天飞快地飙着语速,一时之间还在被抓包的惶恐之中没有缓过来。

喻文州放下从食堂打包带来的烧麦和奶茶,走过去轻轻搭在了黄少天的肩膀上,问蓝河,“你好点了吗?这次真是太辛苦你了,少天太心急,一定要马上来看你,吵醒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蓝河怔怔地回答着,视线在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脸上游走,这才刚刚缓过神意识到这是自家蓝雨的大神,激动得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身上还穿着叶修明显大了一号的T恤,紧张得手心直冒汗,脸还微微有些发红。

他只记得黄少天说了很多话,至于说了什么全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害他手足无措、云里雾里的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而喻文州则稍稍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不易察觉地扭头给了叶修一个眼神,叶修倒也敏锐,无声地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喻文州笑,打断了黄少天,提议道,“机会难得,要么我们一起来合个影吧,大春一起来。”

听到合影,蓝河立时用力地点了点头,站到了黄少天的身边,一脸得偿所愿的表情。梁易春道,“我也来?那谁拍照?”

喻文州看了看这里唯一的“外人”叶修,笑眯眯地说道,“当然是叶领队了。你说是不是啊,蓝河?”

“你们就是仗着人多欺负我啊。”叶修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摸出了手机,“从来没用过这功能啊,不保证效果好啊。”

“等等!”蓝河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吼一声,犹如疾风一般迅速奔入洗手间,“给我十分钟!”

叶修在后面轻轻咳了两声,忍着笑隔着门板出声问道,“你一会儿是想先把药吃了,还是先吃早饭?”

伴着哗啦啦的水声,蓝河在里面含糊地回答道,“先、先要黄少的签名!!”

 

 

三十

 

蓝河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扫完了烧麦、奶茶和感冒药之后,发梢还沾着水珠,兀自躺在床上抱着黄少天的签名看着手机里的那张照片傻乐。叶修弯了弯嘴角,对他的花痴样进行了毫无人道、绝不留情地嘲讽。

蓝河不理他,嘟囔着翻了个身,拿背对着他。

他做得自然极了,仿佛还同以往那样在俱乐部工作室里赖在沙发上跟笔言飞他们拌嘴。盛夏强烈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映在他的手机屏上,白茫茫的强光把字打得一片模糊让他平白生出了一丝恍惚。蓝河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注视着叶修。叶修也不说话,抱着手臂站在阳光下,逆着光只看得见他的发丝闪闪发光却看不到他的表情。

可蓝河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跳陡然加速。

就在他从南边跋涉千里来到北方,掠过千山万水,穿越广袤平原,最后经历了一场滂沱的大雨,真真正正地站在那个人的面前,他所有的防备与保护在筋疲力尽后化为一团虚无,又在这个略显混乱的早晨之后,他那些被保护着的、对眼前这个男人长期以来的全部情愫都在盛大的光合作用下狼狈不堪地发酵。

“对、对不起!”他莫名其妙地道了个歉,从床上跳了下来,抹了一把额角的汗,目光在叶修的周围乱晃却不敢聚焦在他的身上,“昨晚打、打扰你了!”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就是新杰今天早上同我小小地抱怨过他辛辛苦苦准备的房间没有人去睡。”叶修回答道,“不过呢,我确实没睡好。”

看到蓝河一脸歉意的表情,叶修道,“因为你好像很害怕我呢。难道怕我爆你装备吗?明明你身上的装备本来就是我的……”

“没……没有……”蓝河有口难言。

“你病没好不用急着回去,在这里多留几天,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叶修顿了顿特意观察起了蓝河的表情,发现他的情绪几乎全都堆在了脸上,这是隔着网线光靠语气无法发现的,他只觉得有趣,却舍不得继续看他一脸痛苦紧张地紧盯自己,“我们五天后就要去瑞士了,所以你最多只能在这里待五天,看你现在的表情是因为只能和我朝夕相处五天所以很失望?”

“并、没、有!”

叶修看着他炸毛的样子反倒笑了起来,蓝河瞪圆了眼睛,问道,“你笑什么?”

笑你怎么这么有趣。

叶修细细打量着他,身高、发型、脸、身材等等,一个真实的人带来的感觉总是同隔着网线的感觉有所不同,大有带着要改变人生或者生活圈的气势侵入进来,可叶修觉得自己大概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用刚才同他不正经地说了两句的时间便迅速地把他接纳了进来。“你和我想象的没什么差别。”他这样说。

很久以后,当叶修再次回想起第一次见蓝河的情景,把这归功于费洛蒙。一定是那日的天气太好、温度太舒服、人太有趣,总之,他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对名为“蓝河”的雄二烯酮产生了剧烈的反应。

叶修尽管坚持那是一场意外,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都在期待着这场意外的发生。

“那你想象中我是什么样的人?”

“和网上的感觉很像,你就是你,你就是独一无二的蓝河。”

看着他火速地红了脸,叶修笑问,“那我呢?”

“你……你也没什么很大的不同,你也是独一无二的叶修。”

叶修大笑,说蓝河你真有意思,每说一句话都能给人带来惊喜似的。

他们两个人站在那儿静静地对视着,叶修忽然说,我刚才给孙翔演示了一遍那个他一直心心念念的超高难度操作,打出三个龙头的时候那小子都呆了,抿着嘴表情凝重,可我还是没告诉他具体怎样才能做到。

因为丫没问我。

两人一齐笑了。

所以呢?蓝河问。

所以有些看起来很难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难,一个人琢磨要很久,如果两个人能沟通下一起琢磨就很快了。

叶修拿起手机,快速地翻到了蓝河刚刚发出的那条拿到黄少天签名还和两位蓝雨大神合影兴奋激动的微博,留言道:

“除了这些,你还想要什么?”

叶修一边敲动着手指,一边问他。

蓝河做了一个深呼吸,慢慢笑了起来,阳光温柔地撒在他的肩上,像是褪去了所有烦躁的热度,只留下了温暖。

“我不能告诉他,因为我怕他太得意了。”


END

呜啦,终于写完啦~~~~~~❀❀❀❀

其实最后一章没仔细检查_(:з」∠)_ 好想睡觉……呜呜~修文从明天开始!

评论 ( 30 )
热度 ( 2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