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朱楼(25~26)

二十五

 

蓝河觉得自己平白长出了一种本事。特别是在认识君莫笑——也就是叶修之后——看到由一个简单的分号和后括号组成的笑脸符号都能浮想联翩像是看穿了他的语气、看到了他含着嘲讽微微上扬的嘴角直至额角青筋突突直跳。

血液直涌上大脑,在冲动的驱使下,他按下了回拨,电话那头很快就接了起来,叶修没有马上回应,在话筒里却传来了接二连三嘈杂混乱磕磕绊绊的声音。

过了片刻,终于有一声略带急切的“喂”响起。

而在听到叶修声音的那一刹那,蓝河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看,为了接你的电话,我筷子掉到地上了,汤也打翻了,肖时钦用看孙翔的眼神看着我,你要负责啊蓝河同志。”叶修却不恼,笑吟吟地说道。

蓝河皱了皱眉,他恍惚间像是产生了丝错觉,叶修这轻快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撒娇?他瞬时打了个激灵,幸好这时从听筒里模糊地传来无辜躺枪的孙翔愤怒的咆哮将他的注意力又全都吸引了回来。

“诶诶,蓝河是谁?!叶修的电话居然会响,我还以为只是个摆设呢!”不知又是哪位的声音挤了进来,还善意地对着话筒高声提醒蓝河,“他现在笑得特别奸诈!你一定要小心!”

“去去去,外面有车在等着接你去吃饭,还不麻溜儿点!”叶修捂紧话筒对着张佳乐指了指下着大雨的外面,还在逃离是非源头的食堂之前忍不住反唇相讥,“不过这种天还要出门,是故意想找借口夜不归宿吧?”

叶修撂下这句话便立刻从食堂钻了出来,整个世界除了雨声之外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响。盛夏的暴雨带来了格外凉爽的风,以及其中混杂的各式清新气味,令人心旷神怡。

“喂……刚才在食堂所以太吵了……”叶修站在过道上,雨水飘了进来,沾湿了他的衣服,可他却浑然不觉。

“没、没事……”蓝河立刻回道。

叶修听到他略带局促和紧张的语气时微微笑道,“所以呢,打电话给我是想跟我说什么?”

蓝河一呆,顿时耳垂发烫,心跳也跟着加速,“我、我就想告诉你……今天来给你们送文件的是我……”

“我知道啊,否则怎么会给你发短信呢?”叶修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

“……”

“唔,黄、黄少他也在的吧……”蓝河支支吾吾,只能没话找话地聊着。

可在叶修听来却像是因为害羞而有些踌躇。他没有直接回答蓝河的提问,只是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要是非自由活动时间不在可是违反纪律的。

叶修的语气说不上冷淡,只是明显没了先前的气氛。

这细微的差异让蓝河又心急又紧张,可是除了黄少天,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能和叶修交谈的了。虽然两个人都玩荣耀,却没有多少共同的语言。问叶修下季度还打算帮兴欣公会抢BOSS吗?还是问他国家队的训练顺不顺利?蓝河意识到自己还是迈不过那道坎,一直以来都存在的问题是无论他如何小心翼翼都不可能变得隐形不见的。

“那没、没事了!再见!”蓝河的手微微发抖,他对着电话大声叫了一句,一秒钟都没有多等待,便立刻把电话掐断。

叶修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催挂音时,只是“啧”了一声,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情绪。他掸了掸裤子,手指触到的是还带着夏天温度的细密雨珠。

“雨好大啊。”他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突然自言自语地感慨道。

叶修回到食堂的时候,张佳乐早就走了。他重新打了一碗汤,拿了一双筷子,想要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继续吃。原本想着最坏的结果不外乎是那些被他暂时忽略的饭菜彻底凉掉,可最终叶修看着空空的桌子上发呆。

“大概是以为你不要了,所以食堂大妈收掉了吧。”苏沐橙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提醒道。

被抹得干干净净的白色桌面上仅仅还残留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已经在等待着迎接它的下一位客人。

“难道你也以为我不要了?”叶修有些诧异,“明显还没有吃完好嘛。”

“可是你中途离开了那么久。”苏沐橙嘟了嘟嘴,“就连我都以为你不会再回来吃了呢。”

“噢。那就算了吧。”那就算了吧。叶修在心底又重复了一遍,他想了想,道,“大不了,就再重新打一份吧。”

“你还吃得下?”苏沐橙问道,“你胃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如果现在不吃的话,晚上就会饿,到时候饿得难受,就会后悔。”叶修转身走向打饭的窗口,回过头对苏沐橙笑,“我可不想晚上躲在被子里后悔得咬被角,吃饭这种事可是错过一顿是一顿的,虽然可以明天早上多吃点,但终究还是永远都补不回来的。”


  

二十六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并不意外地看到了黄少天正坐在床边摆弄游戏机。他动了动,黄少天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游戏凑过来看他,表情看起来竟有些紧张。

喻文州笑,“你干吗这副样子,我只是睡着了。”

黄少天先是明显地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立刻不满地嚷嚷道,“什么只是睡着了,你明明就是支撑不住昏过去了!要不要给你照照镜子看看你脸色是有多糟糕?还有张新杰告诉我,你错过了昨晚肝、胆、肺的排毒,可能还会头疼、免疫力下降,这种天气就很容易得感冒的……”

“哪有他说的那么夸张,我不过就是一个晚上没有睡而已,你看叶神不也……”

“你为什么要跟他比嘛!”黄少天急了,语速加快,“他这几年天天在网游里晃荡,过的是美国时间,本来就是作息不规律。你不一样嘛,听张新杰说像你这样从来不怎么熬夜的人,偶尔熬一次损伤很大的,不要觉得第二天多睡一会儿就可以补回来,要好几天才能恢复的,多得不偿失啊。你以前总是照顾小卢照顾大家,怎么现在做了国家队的队长都不会照顾自己了嘛!”

“你倒是很听张副队的话。”喻文州淡淡地说了一句。

黄少天立刻闭嘴,只是还小声地嘀咕着,“那不是人家说的有道理嘛。”

喻文州扫了一眼,发现是在自己的寝室,桌上除了一个原封不动的饭盒外还有两个黄少天吃完的,他低头看了看黄少天刚刚在玩的游戏,是叶修推荐过的打地鼠游戏。

“你今天没去训练?”他问道。

黄少天连连摆手,“去了去了,我那么自觉而且那些后辈那么拼我怎么能落在后面嘛……啊!对了!听张新……呃……我特意让食堂给你炖了猪腰、煲了鱼汤,要不要先喝汤?味道很好的噢,虽然没我们食堂的大师傅做的好,我怀疑可能是因为B市的鱼没我们那儿的好,总之你先凑合一下。”

“要不要这样啊?”喻文州笑,“我真的没事,只是多睡了一会儿而已。现在除了有点点头痛以外,已经好多了。”他翻身下床,看了一眼窗外,喃喃道,“雨下得好大啊。”

黄少天给他披了件外衣,他就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辨不清五指的昏暗天色。

“现在几点了?”

“快九点了吧。”

“我睡了这么久……”喻文州低声地念了一句,蓦地,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问道,“那个人来了吗?”

“还没到呢,原定是十点半吧,你看看现在这样的天气,恐怕会延误一会儿,你不用担心。大春说那个是咱们网游部的同事,为人靠谱又细心,还是我的粉呢,粉随偶像嘛,不会有问题的,你就好好休息吧。”黄少天拍了拍胸脯,道。

喻文州沉吟片刻,问道,“叶修和新杰呢?”

“新杰大概这会儿在他自己房里,倒是叶修……诶,说起来,在食堂看到他之后我就一直没看到他了,晚上训练总结也不见他人影,唔,他这样算不算违规啊?”

喻文州想了想,猜测道,“难道是回家了?听说他老家也是在B市的。”

黄少天挑眉,“这么大雨回家?弄得身上湿哒哒的真是超级难受。还是说他有必须回去的理由?难道他家的狗要生了所以他不得不回去了吗?啊,不对,他家的狗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可是年纪应该已经很大了吧,狗狗到几岁才不会生养?”

喻文州望着窗外,悠悠道,“谁知道呢……”

而梁易春和关榕飞却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两人还在等蓝河,时间有些紧张,关榕飞很有可能一拿到资料就必须立刻投入到工作之中,毕竟他们已经浪费了一天,而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蓝河的那班火车在中途停驶了将近半个小时,而他和梁易春的电话也越来越不流畅,因为信号的关系变得断断续续。

“要不要我去接你?”梁易春道。

“不用了、不用了!这也太麻烦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连坐哪班车都告诉我了,我怎么可能还会找不到?放心吧,晚些时候见。”蓝河立刻回答道,“等我到了再给你打电话。”

梁易春又叮嘱了两句之后,蓝河挂断了电话。

灯光通明的车厢里意外的安静,蓝河望着漆黑一片的车外,只能从车窗玻璃上看到自己略带倦意的脸。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