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朱楼(18~19)

十八

 

“喂?”

蓝河一开口,嘶哑的嗓音先让自己吓了一跳,那头的叶修也是一愣,“你还好吗?”

“咳咳,”蓝河猛灌了两口蜂蜜水,润了润嗓子,“睡了一会儿,现在好多了。”

在叶修那声“噢”之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气氛有些尴尬,他几乎可以听到蓝河不安的呼吸声和略显沉重的鼻音。叶修抖了抖烟灰,指间的烟头一明一灭,腾起一缕青白色的烟雾。

“我呢,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我……我不想知道……”

叶修呵呵笑了两声,道,“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我只能告诉你们喻队了。不想知道现在就可以挂了电话。”

“喂!”你当我真的不敢挂你电话吗?!蓝河简直生气,握着手机的手指不安地抠着一侧突起的音量键,脑子里顿时闪过许多猜测,可每一个只要一冒出头来,都相当得惊世骇俗,他声音软了下来,忐忑地问道,“难道你特意打长途来是为了消遣我吗?”

“哪能呢。”叶修声音带着笑,“兴欣公会欠你的那五天工钱我都帮你买了秋葵,以你的名义给你偶像加菜了,你不用太感谢我。”

“哈?”

“咦,怎么一点也不兴奋、一点也不高兴?”

“你希望我高兴什么?”

“呃……难道这还不能让你高兴?那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叶修道。

蓝河被噎了一下,回答道,“我什么也没有期待。”

你什么都不明白,我还有什么好期待。

紧接着又是诡谲的沉默。虽然叶修觉得自己会突然打电话过来这个举动本身就有点傻,他搔了搔头,蓝河的反应与预料之中相去甚远,竟然没有炸毛跳脚,这让他越想越觉得蠢,这个电话简直快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如果时间能倒退到三分钟之前,那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

发短信。

可是,叶修偏能心不跳气不喘地继续把人调戏完才挂断了电话。

一转身,就见到张新杰站在身后静静地等着他。

“我去,新杰你站那儿怎么一声不吭,吓我一跳。”叶修掐了烟,表情阴晴不明,“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你在打电话,我就没有喊你。”张新杰面无表情地取下了塞在耳朵里的耳机,解释道,“但我对您的电话内容没有兴趣,刚才一直在听英语。”

“挺用功啊,新杰。”

“谢谢夸奖。只是学习一下怎样用英文报菜名。”张新杰对吃很有研究,习惯是每到一个地方去打比赛,都会事先了解一下当地的美食以及特产,所以这次出国打国际联赛算是对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是时间紧迫,他几乎抽不出空来做这样的闲事。尽管在他看来,可能这不算什么闲事。

“有事吗?”

“是的。这是喻队长让我拿来给你过目的所有银装装备的调整数据,我们已经全部反复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这些方案也是大家之前开会讨论集体通过的。”

“很好啊。”叶修没有接,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不用看,“文州太客气了。”

“只是一叶之秋的调整方案还迟迟定不下来。”

“这个我知道,这也是我提议国家队召老关过来的原因。他在这方面更专业一点,给他一点时间,再等等吧。”叶修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担心。

“但这样孙翔就很难定下心来,大家的战术配合演练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叶修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对此也无能无力,“让小周去开解他一下?好歹也是他的队长。”

“叶神你是认真的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那你的建议呢?”

“我的意思是尽力而为。何况也不是所有人的装备全是银装,为了几个数值更完美而大费周章乃至动摇大家的信心就有些得不偿失。如果一叶之秋提升失败,不仅会影响到孙翔的心态,对大家的士气也是一种挫败。”

“我明白。”叶修点了点头,对此表示认可,“但既然能够做到,我为什么不去做?大家都是最优秀的职业选手,当然就应该有匹配的账号。”

张新杰沉默地望着他,良久,沉吟了一声,“你和韩队真是一点也不一样。”

叶修笑了,“那当然,我可是拿了四个冠军,他才只有一个。这怎么能一样?”

“……”张新杰无语,“不过您已经退役了。”

他足够含蓄,言下之意不外乎是指叶修不再有夺冠的机会了。

“呵呵。”叶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谁说的?”


 

 

十九

 

虽然叶修说起来信心满满,但晚上的集训他还是不声不响地去观战了。

留给国家队的时间并不多,分组和抽签都已经完成,针对性的团队赛战术训练也已经制定好了,现在开始的是完整战术演练。大家的配合度比想象中还要更高一些,但肖时钦每一场都还是能写下厚厚的问题记录。叶修拿起来翻了翻,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场训练是分组对抗,张新杰没上,所以两边都没有牧师,根据职业分得倒也很是得宜。只是令叶修没想到是喻文州不仅把孙翔和周泽楷分在两个组,就连他自己也和黄少天不在一组。这一变化让黄少天很不习惯,几次攻击到喻文州都下不了手,进攻很不流畅,而喻文州却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完全没有因为对方是黄少天而心慈手软。这让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反而被人抓住了机会,接二连三地吃了苦头。

胜负还未分出黄少天就嚷嚷了起来,同处一室在游戏中的人就算戴着耳机也完全抵挡不了他的声波攻击。

“我可是绝对都不会对文州出手的!绝对不会!冰雨怎么可以斩向队长呢?它会哭泣的,你们难道都没有听到它在嘤嘤嘤吗?它在哭诉我大蓝雨的剑与诅咒怎么可以剑杖相向呢?哇啊啊啊,队长你简直无情残酷无理取闹!我最近没有得罪你啊啊啊!要不是我动作快,就要被刚刚那个六芒星阵套住了呢。”

“我可没有听到冰雨在嘤嘤嘤,只听到有人在嗡嗡嗡。”一旁的叶修笑道。

“靠!不上场的人不准说话了啦!”黄少天还腾出一只手,给观战的叶修竖了根中指,“啊啊啊,怎么屏幕上面什么也看不见了呢?”

张佳乐嗤笑一声,“话唠是不是已经被百花光影闪瞎了眼?”

而这次从这片繁花光影中杀出的却是一叶之秋,孙翔一杆战矛直接捅了过来。黄少天立刻咋呼着跳开,他闪开的瞬间背后荒火打出的子弹伴着风声杀将而来。

“我去!”这会儿换孙翔叫了起来。而当他正准备躲闪时,退路却已有全副武装的生灵灭早早在那儿候着。

两边算是战得激烈,昔日站在一块儿的同伴这时不得不刀剑相向,又因为彼此熟悉,对战时很容易就猜测到了对方下一手的习惯。这样的战斗并不能带来多少快感,更不会因为能预测对方而变得简单,毕竟这种熟悉往往是相互的。关于这一点,在场上的张佳乐和方锐都有过极为深刻的体会,这实在不算是什么令人感到愉快的经历。

黄少天也不例外,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会事先被喻文州洞穿,进攻变成了无用功,防守也因为能看穿对方的战术而变得有些无聊。他不知道这样的僵持还会持续多久,他忍不住开始思考改变自己的常规打法来寻求变数,试图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文州这个办法还是不错的。”叶修突然开口总结道。

喻文州听到之后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注意力始终都还在激烈的团战中,在面对熟悉自己的高水平职业选手,任何人都不可以掉以轻心。

“不过光是这样还是不行的呢。”

叶修敲了敲肖时钦那本写得满满的厚笔记本,道,“今晚你们三个过来,我们开个短会。”

身为国家队的领队,叶修很能把握这个分寸。不但完全尊重喻文州和其他选手们做出的决定、确定的方案,还会在适当的时候提出自己的建议,尽管他嘲讽的说话方式一如既往地被诟病着,可是他终究不是当年那个会任性地偷走弟弟准备好的行李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十年的孩子了。

他之前的大部分人生里只有荣耀和冠军,也许之后不会再拿到联盟的冠军,但是荣耀始终都会伴随着他。而他觉得张新杰说的不对,现在就算他已经宣布退役了,他也并非只能拿到四个冠军。

叶修站在那儿又看了一会儿,便离开去找关榕飞。他像往常一样地走在走廊上,两旁贴着的那些海报看上去同十几天前他来时刚刚贴上去的没什么不同,任何一个熟悉的名字都像是一颗定心丸,向他诉说着必胜的决心与勇气。

这让他感到自己的每一步都在迈向第五座冠军奖杯。不过这次,将会是世界的。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