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朱楼(16)

十六

 

叶修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站了足足有十分钟,而黄少天已经在他背后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直到叶修第四次从镜子中再次看到他的时候,终于出声问道:你肾还是不好?

滚滚滚!黄少天看到他一脸同情的表情,愤慨得恨不得冲上来朝着他脑门来一巴掌。

我是看你一个人站在镜子前发呆,还以为你被自己吓哭了呢!你听我说啊叶修,脸呢,是爹妈给的,虽然你是长得比我差点,但那是因为本剑圣太帅了,这不是你的错,我可不是以貌取人的人,我们还是可以做一起玩耍的小伙伴的,主要是你再嫌弃自己这张脸也没有办法哈哈哈。好吧,说实话,你除了虚胖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以外,我觉得如果你稍微修一下边幅,或许还是有救的……呃,等等,你刚才那句话里那个“还是”是几个意思?!

叶修挺起了胸,抬了抬下巴,故意从上面俯视黄少天,一边还用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腰,“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对于男人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啧啧,听说你们蓝雨食堂给你特供秋葵和双皮奶,真是……”

“靠!叶修你什么意思!喂!你别走啊!你听我说那不是特供给我的好吗!每个人都有份的好吗!喂!叶修!站住站住站住站住站住!你要是敢四处污蔑我,我跟你没完没完没完!”

身后黄少天的吵闹声还在不依不饶,叶修掏了掏耳朵,飞快地钻进自己的房间后立刻把门关上,于是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离午休结束尚有二十来分钟。如果是平时,他多半会提前去训练室看看,可今天,他却在电脑前坐了下来。

电脑没有开机,黑漆漆的屏幕映照着他的脸,叶修左右转动着脑袋,端详了一会儿,发现除了双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外什么也没有。

哪有什么桃花?

他嘟囔了一句,回想起早上王杰希所说的话,心里竟意外的有些担心,虽然他不觉得对方是个会把别人的私事四处宣扬的人。

尽管若是有心的话,只要简单地推测加上找梁易春证实就可以轻易地知道蓝河的名字。他很清楚以自己的身份,就算仅仅只是对蓝河有好感也会给他带来巨大困扰。

而事实上,他的所有情愫都同蓝河没有什么关系,蓝溪阁的小剑客对此一无所知。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和蓝河之间什么都没有,清白得像块嫩豆腐。

就是什么也没有,叶修此刻才会那样忐忑。

在叶修快三十年的人生中,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并不常出现。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若是事事他都能轻而易举地掌控,人生便会少了许多乐趣与意义。

手机的闹钟响了,叶修按掉之后又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想了想给刚刚才保存的手机号码去了一条短信。

当戴着口罩的蓝河赶到网游工作室的时候刚好是烈日炎炎的正午。他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不仅仅是因为发烧感冒身上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很难受,还因为在上午半梦半醒、对床难舍难分之际接到了领导的来电。但这些其实若真让蓝河计较起来都还不算什么,真正让他如此萎顿是因为,就在他抱紧毯子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叶修的电话让他彻底清醒了。

他觉得今天晚上即使吃了感冒药他也不一定能睡着。

这个号码现在存在他的手机里,致使他的手机变得如此烫手。不仅如此,此刻这个好端端地躺在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正贴着薄薄的布料猛地震动了一下摩擦着他的大腿给他带来一丝异样的感觉。

蓝河摸出来看了一眼,惊得几近要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蓝桥,你怎么了?是不是还不舒服?早叫你不要来了嘛。逞什么强?”一旁的曙光旋冰说道。

“没……没事……”

“那你脸怎么那么红?”

“有吗?”蓝河立刻单手捂住自己的一边脸,尴尬地解释道,“可能是还有点热度吧。没关系,我吃过药了。”

“吃过药也不行,你听你自己鼻音多重。你这样的状态还能下副本指挥吗?”曙光旋冰说着就站起来把蓝河往沙发上推,并把空调的温度上调了两度。

“喂喂!我来是帮忙的,可不是来帮倒忙的。”

曙光旋冰叉着腰,一脸不满地回答道,“你要是想来帮忙就赶紧把病养好,别拖着个病体还坚持爱岗敬业,显得咱哥几个多无能似的,非得赖着你这个伤病患者拯救世界。”

“可是……”

“别什么可是了,就这么着了。”曙光旋冰指了指被他按到沙发里的蓝河,“老实点儿啊,等你好了,一定叫你加倍还回来的。”

蓝河笑了起来,道了一声好。

他缩在毯子里,翻出手机忐忑地打开了叶修传来的那条短信,内容却叫他大跌眼镜:你喜欢吃秋葵吗?


tbc

720赶不上了(。赶赶妖都o吧……

评论 ( 4 )
热度 ( 1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