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遥(13)

一大早孙哲平便出门了。他打算搭乘飞机去寻找一种特殊的食材。这种原本生长在云贵高原的珍贵食材是上天的恩赐,被移植到了山东半岛后,在温带海洋性季风气候的影响下,口感变得更加柔韧。孙哲平告诉我们,这种食材可以清蒸、煸炒、文火慢炖,但最佳的食用方法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朴实直接——生吃,因为这样能极大限度地保留食材鲜嫩多汁的风味。

#我只是想说下章吃肉#


十三

 

地处高纬度的霸图基地房屋坚实样式也极为简单,墙面在日经月累寒风雪砾的打磨下被刻画出了各种光怪陆离的图案,而墙边那些高大的植物则伴着这些单调的建筑在如今烈日高悬下从窗口投下孤寂的狭窄阴影。

 

宋奇英就站在这一片阴影中。

 

而这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刻终于到来。

 

年轻的军士长说,我会通知军团,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原则。

 

“可以。”孙哲平笑了笑,“你大可告诉叶修,就说老子回来了,叫他来霸图抓我……”

 

一旁的张佳乐立刻紧张地看着他,孙哲平替他把头发拨到了耳后,顺手捏了捏他柔软的耳垂。

 

“如果你被捕了,那么张副官当年的包庇窝藏罪也会一并成立,他难逃干系。”

 

“我不会让他跟我一块儿去坐牢的。”孙哲平笃定地回应着宋奇英时正凝视着张佳乐的眼睛。

 

“我不会感激你。”张佳乐神情复杂地同他对视,目光沉沉像是阳光落在深井中的水,重复道,“如果你想要把一切都自己全部扛下的话,我不会感激你,如果你去坐牢我也不会等你。”

 

他不甘心似地又一次重复,像是在警告孙哲平,又像是在警告自己:“我绝对不会等你的,孙哲平。”

 

“好。”孙哲平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手从他的耳朵滑到了脸颊,轻轻捏了一把,显得格外轻松随意,对于张佳乐所说的没有任何异议。

 

张佳乐整张脸顿时变得煞白,情绪像是潮水拍上了岸,脸上堆满了又气又恼的表情,刚刚被他揉捏过的耳垂有些微微泛红,他咬了咬唇,声音有些微颤抖,“既然这样,你又到底为什么要回来呢?”

 

“你真不知道吗?”孙哲平望着他平静地反问道。

 

一旁的宋奇英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多少有些尴尬,虽然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早有耳闻,却完全没料到两人对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丝毫的遮掩与顾忌,坦然到肆无忌惮。霸图素以纪律严明著称,面对孙哲平这个在整个军团里都显得有些另类的前百花少将,他有些无所适从。

 

他恪守自己的本分,在张新杰的教导下规行矩步,就算所有人都认定了他以后要接替韩文清成为霸图部队指挥官,他自己内心却从来不敢有过这样不安分的想法,而像这样的联系、羁绊乃至情感,更是他从未幻想过的,是当他在心里埋下坚定决心时就决定要全部都抛弃的东西,对于这些,他不需要甚至有些抗拒。

 

感情与羁绊果然只会让人一次又一次泥足深陷,无法自拔。尽管这样的想法有些偏激,但眼前的耳闻目睹却又一次印证了传闻。

 

“我只是通知你一下,我已经把你现身在霸图的消息报告给军团,让司令官来定夺。这段期间,就由张副官负责看管你吧。”

 

“可以。”孙哲平道,“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关门。”

 

宋奇英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直被张新杰亲自教导的年轻人并没有因为孙哲平毫不客气的话而被激怒,他的视线在孙哲平和张佳乐之间打了一个来回,即使再迟钝也意识到孙哲平刚才的逐客令表明自己在这里并不怎么受欢迎。

 

他有些尴尬,于是快步走到了门口,手已按到了门把上,最终却又猛地一顿,突然折了回来,在孙哲平疑惑的表情中朝他伸出了手,红着脸说道:“刚才太匆忙了,好像忘记同您握手了。”

 

孙哲平哑然失笑。

 

他看了两眼张佳乐,却是欲言又止,正准备转身走,张佳乐突然开口叫住了他:“我打算把临时指挥官的位置也交给老林。”

 

宋奇英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了过来,道:“您不必如此。”

 

“我最近确实太累了,歇一歇也好的。”张佳乐苦笑了一声,“自己交出来总好过被人拉下来体面些……”

 

宋奇英一惊,整个人后退了一步,全身绷紧,下意识地站了一个军姿,开始有些语无伦次:“张、张副官,您、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张佳乐笑了一下,上前搂过他的肩:“别紧张,你看看你,这么容易就被人唬住了。还有还有,我宁愿你叫我前辈,听着还亲切些。加油干!你还年轻,霸图以后可是要交到你手上的。”

 

“我……”宋奇英皱了皱眉,直到被张佳乐推出了门。他站在外面,张佳乐站在里面,似乎并没有打算同他一起出来的意思,宋奇英看着他,试图想要从他的表情里探寻他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可张佳乐却只是微笑。

 

张佳乐关上门,却面朝着大门,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垂着头沉默不语,久久都没有转过身来。直到后背有热度贴上来,强壮的手臂揽过他的胸口,孙哲平从后面将他整个人都箍在了自己的怀中。张佳乐转了个身,将他抱紧。

 

孙哲平。

 

嗯?

 

孙哲平。

 

我在。

 

孙哲平拉开赖在怀里的人,捧起了张佳乐的脸。他盯着看了一会儿,便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了对方的额头。张佳乐的睫毛很长,眨眼的时候扫到他会有些痒痒的,他耳鬓又细又软的头发全被孙哲平捋到了耳后。

 

“我没事。”张佳乐的眼睛飞快地眨了两下。

 

“我知道。”

 

“我真的没事,我很好,特别极其非常得好。”

 

“我知道。”孙哲平重复道。

 

盛大的日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张佳乐站在他的影子里,所有的光线全被他挡在了身后。因为背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张佳乐却能轻而易举地猜测出来。因为此刻他们两个靠得是那样的近,他甚至能从孙哲平漆黑的瞳孔中看到自己脸上还残留着的沮丧难过的表情。

 

他试着笑了笑。

 

于是他看到孙哲平眼睛里的那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欢笑,他亦欢笑,他难过,他亦难过。在那里,终究只有一个张佳乐。

 

若不是这场分离,他们可能只是一对普通的同性恋人,三年不长也不短,够他同孙哲平两个人彼此厌倦两两相忘;或者是一出咿呀婉转的戏从高潮一路唱到低潮,幕间良人退场,彻底曲终人散;也可能是两人相若以沫,熬过那些不痛不痒,感情渐浓,决定携手走过接下来的人生。多了许多种的可能,但终究是有几分普通平淡。可若说多亏了这场分离在两人的这份感情里加上了一抹不平凡的色教它日久弥新绚烂多彩,却又多少有些牵强。张佳乐的名字很欢乐,可他却早已不是那个天真的乐观主义者。他始终认为三年后两人多半会发现心中那点情愫、那腔爱意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时间和距离消磨殆尽,除了朋友间的问候就什么也不剩下了。

 

可这些终究还是没有发生。

 

他不知同孙哲平再度纠缠在一次是不是正确,毕竟,他们两个都已经不再年轻。

 

可是,他此刻看着孙哲平那双充满危险却也充满了感情的眼睛,心底平白涌出的窃喜却教他难以否认。

 

那仿佛是随时都会让他心甘情愿沦陷其中的漩涡。

 

——我们要不要再试一试?

 

——试什么?

 

孙哲平有些困惑。

 

张佳乐忽然明白,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份感情从未失败过。

 

他张开嘴,无声的做着口型。他知道,如果是孙哲平,他终究是会看明白的。



tbc


【小剧场】

乐:之前导演清场了,我还以为这一幕会有床戏

平:你看起来很期待?

乐:((٩(//̀Д/́/)۶))

乐:说起来最后的内心戏真难演

平:因为导演是个强迫症,要求每一章的字数都差不多,所以在那个宋什么退场之后,她就不知道该排什么了,直接拍床戏估计会超时

乐:宋奇英,宋、奇、英,偶尔也关心一下一同出场的后辈好么

平:噢

评论 ( 21 )
热度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