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双花】荣耀警署(23)

时差的debuff一直在持续我好像还感冒了_(:з」∠)_ 更新什么的只能看缘分了……

二十三

 

卢瀚文看着那只递到自己面前削得坑坑洼洼的苹果,狐疑地端详起了这个坐在他床边笑得特别灿烂的男人。

 

“小朋友,再说点关于蓝河哥哥的事儿给我听听?”

 

卢瀚文眨着大眼睛,摇着头道,“小孩子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讲话。”

 

叶修一拍大腿,“我怎么能算是陌生人呢?我是你蓝河哥哥的顶头上司,”他扯了扯自己的脸,“而且我看上去像是坏人吗?”

 

没想到卢瀚文竟认真地端详着叶修,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啧。小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张佳乐抱着手臂,在一旁幸灾乐祸道。

 

叶修回过头,木着一张脸,完全没有对着卢瀚文时的亲切和蔼,“你怎么还没回去?再不回去天就黑了,让大眼给你安排个床位过夜?”

 

“这就回去了。”孙哲平拉起了张佳乐的手,对着他道,“肚子饿了吗?一会儿出去想吃什么?”

 

“你中午不是炖了小排了吗?”

 

“那回去再弄个汤。”

 

“不要,我想吃鸡蛋羹。”

 

“好好好,想吃多少就给你蒸多少……”

 

“咳咳……”叶修一脸严肃地打断了两人的家常,“孙哲平同志,请你注意一点影响,这里是儿童病房,都是未成年人。”

 

张佳乐脸皮薄,立马炸了,冲叶修嚷嚷了起来,可是被孙哲平拉着的手却不肯甩开。

 

“快走快走,待在这儿真是有碍风化。”叶修站起来把两人往外推,一直送进了电梯。

 

张佳乐站在下降的电梯里,瘪了瘪嘴,越想越不对劲便对孙哲平道,“他这么偷偷摸摸的,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什么吧?”

 

孙哲平拽着他一直都没松开,“他和那孩子肯定有些关于蓝河的私事要说,我们杵在那儿干吗?”看张佳乐还是鼓着腮帮子一脸不乐意的模样,孙哲平笑了起来,松开手捏了捏他的脸,“我去拿车,你在门口等我。”

 

张佳乐瞪了他一眼,抬起胳膊挡了一下孙哲平的手,反而被他掰开手掌,手心相对十指交错相扣。

 

“喂喂,孙哲平!”张佳乐瞪着圆圆的眼睛,“你刚回来没地方住赖进我家也就算了,我可还没……”

 

张佳乐仰着头发现孙哲平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微微翘着嘴角,完全没有因为他略带嫌弃的反应而有丝毫情绪的变化。

 

“没什么?”孙哲平逼近了一步,把张佳乐逼到了电梯的角落里,一手撑在了他耳边,微微低下头,在张佳乐黑色瞳仁中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越来越大,鼻尖剃须水淡淡的薄荷气味若隐若现。

 

张佳乐连忙抬手撑在了孙哲平坚实的胸膛上,让他的唇在离自己还有一寸的位置停了下来。

 

“没……没……”张佳乐不怎么敢看他的眼睛,目光在对方的脸上四处游走,最终在孙哲平的注视下语焉不详地小声回答道,“没……原谅……你……”

 

孙哲平笑了起来,毫不在意道,“今晚让我进房睡吧。”

 

“你可以跟你弟睡一屋。”

 

孙哲平皱了皱眉,撑在他胸前的力道丝毫没有起任何阻碍的作用,他凑到张佳乐耳边刚想要说些什么,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张佳乐手上用了点力,立刻一把把他推开,耳尖有些微微泛红,低着头也不敢看电梯外等候的人,匆匆快步而去。孙哲平无奈地笑了笑,两手插着裤兜,只得跟了上去。

 

出了电梯,他忽然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缓缓合上的电梯门,里面刚刚那个同他擦肩而过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穿着冲锋衣的男人正佝偻着背缩在角落里,看起来似乎病怏怏的。

 

电梯门终于合上,蓝河长舒了一口气,稍稍往下拉了拉口罩,露出鼻子来透了一会儿气。他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还带着点烧,瞒着梁易春偷偷跑出来就是为了来看一眼卢瀚文。他身上带着一点钱,勉强够支付卢瀚文下个月的治疗和住院费用了。

 

蓝河盯着显示面板上跳动的红色数字,直到电梯停在了儿童病房所在的楼层,他还是有些犹豫。迈出电梯,他慢慢地靠近卢瀚文的病房,心里早已打定了主意,准备悄悄把钱放下就立刻离开。蓝河站在窗边偷偷地往里面瞄,他不敢明目张胆,生怕被卢瀚文看到,可是那快速地一瞥却让他心里一惊——卢瀚文的那张床位是空的。

 

蓝河大惊失色,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的了,立刻冲了进去。果然,那张床位上重新铺上了整洁的床单,床头上的姓名牌也已经被换了下来,若不是床铺上还带着一点热度,丝毫看不出这里躺过人。

 

他心里顿时闪过了许多念头,可全是让他难以承受的,他越想越害怕,立刻准备去找医生,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来不及多想,拉开一旁的大柜子,钻进去躲了起来。

 

抱着卢瀚文的叶修一路上被医生训斥着,可他的声音里却带着笑意。

 

他笑着问卢瀚文,“叶哥哥给你换了一个大大的病房,再给你找两个特别好的哥哥收养你,还给你买好多好多巧克力和糖,我还是不是坏人啊?”

 

被抱在怀里的卢瀚文的小脑袋摇得像波浪鼓,“叶哥哥是好人。”

 

叶修眯眯笑,“那是我好还是蓝河哥哥好?”

 

卢瀚文想都没想地回答道,“蓝河哥哥好!”

 

叶修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是,他最好了。”

 

“蓝河先生可不会带着要打针的孩子跟医生玩捉迷藏!”一旁的小护士见两人兴高采烈,却气得脸色发青,“叶警官您这样自作主张给瀚文换病房,万一蓝河先生过来看他,找不到人,可要急死了。你有告诉过他吗?”

 

叶修微微笑道,“他要来找了,你就偷偷打刚才我给你的那个电话号码告诉我。”

 

躲在柜子里的蓝河对空翻着白眼,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刚才可真是要被吓死了,差点还以为小卢就这样没了。可现在看起来叶修是准备拿孩子当诱饵,一旦自己现身,恐怕就是自投罗网。

 

“还有什么东西忘了拿了?”叶修抱着卢瀚文转了一圈,“等东西都拿上了,可要乖乖打针。”

 

听到还是躲不掉打针,卢瀚文瘪了瘪嘴,哭丧着脸手指指了指柜子,“蓝河哥哥给我买的剑!”

 

躲在里面的蓝河低头看了看脚边的木剑,一整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叶修抱着卢瀚文走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再次用口罩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攥紧了拳头。通过透着光的缝隙,他看见叶修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慢慢地伸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一推柜门,叶修下意识地护住了怀中的卢瀚文,自己险些被从柜子中蹿出的人撞倒。只见一个穿着蓝色冲锋衣的身影一头朝病房外飞奔而去,被撞开的叶修连退了几步,怀里的卢瀚文惊魂未定,却大声叫嚷了起来,“蓝河哥哥!”

 

夺路而逃的蓝河脚下一绊,微微侧了侧脸,可是他仅仅只是略作迟疑。叶修这会儿也追了出来,他怀里抱着七八岁的卢瀚文,大声道,“小蓝你连孩子都不要了吗?”

 

蓝河一脸黑线,趁着被叶修的叫声吸引而围观的人还不多,朝消防通道落荒而逃。

 

叶修一见立刻把怀里的卢瀚文塞给了一旁的护士,独自追了出去。

 

他咬得很紧以至于蓝河始终都无法摆脱他的追赶,发现马上就要到人头攒动的大厅,蓝河见势不妙,咬咬牙从离地面还有五级台阶的地方直接跳了下去,往一侧的小门一蹿。叶修追了进去发现里面堆满了各种医疗垃圾,还有几扇门敞开着,却不见有人跑过的迹象。

 

他放缓了脚步,一手撑着腰,一边喘气,“小蓝,这样子有意思吗?”

 

他环视着四周,锐利地观察着环境中突兀的部分,嘴上却一直都在劝诱着蓝河主动现身,“你刚才那样跑掉,小卢多伤心啊。他什么事情都告诉我了,可如果让他知道你用来给他治病的钱是那样赚来的,他会有多难过?他大了,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了,你把他教的那么好,他早就有是非观念,他知道你是一个警察,警察是好人,是抓坏人的,你要让他接受你做的这些事?

 

“你交警总队的大队长喻文州已经同意收养小卢了,少天还说要在警局里发起募捐,给小卢筹医药费,我刚才也问过医生,只要他再大点,手术成功后他和普通健康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你看事情解决起来并不困难,明明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你为什么非要选一条最危险的,把自己推上绝路?”

 

“你别嫌我话多啊,我这些话想说很久了,”叶修站在了屋子的正中间,绕了一圈,忍不住想要摸根烟出来,“你有没有想过小卢的感受?就算你觉得他还小,什么也不懂,那换一个人,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这间临时堆放垃圾的仓库并不大,但东西很多,死角也很多,通道和出口也不少,叶修知道蓝河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挑的尽是戳他心窝子的话,为的就是想要拖延一点时间,能够把他找出来,可一方面,他又不敢大张旗鼓地翻开那些箱子,以免打草惊蛇,所以只能靠自己敏锐的观察。

 

“你当着我的面从那么高的楼掉下去,我一颗心都跟你一块儿往下掉了。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想法吗?”叶修顿了顿,朝着一个方向道,“你出来,我就告诉你。”

 

无人理睬,只有叶修一个人的声音。

 

“为什么每次我想拉你一把的时候,你都想要甩开我的手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靠近那个刚才被移动过的大纸箱。他屏气凝神,微微翘了翘嘴角,突然猛地一把推开面前的障碍。

 

料想中熟悉的人并没有现身,原地只剩下一扇还在轻微晃动的小门,通往天色早已黯淡下来的院外。叶修站在那儿微微发怔,良久,眉间第一次流露出略带疲倦的神色。他动了动嘴唇,却只是默念,最终还是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


tbc

评论 ( 39 )
热度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