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双花】荣耀警署(22)

二十二

 

“我去,老叶你字什么时候写得这么好了?找谁代笔的?我告诉你啊,这样做可不行,这叫投机取巧,你的检查也太没诚意了。不行不行,带回去重新写!”

 

“少天……”喻文州看了一眼正一边啃苹果一边把字迹娟秀的检查丢还给叶修的黄少天,后者立刻乖乖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闭嘴吃苹果,但小眼神却一直特别不满地瞟着叶修。

 

“怎么不是我写的?字字句句都是我亲口所述,是我发自内心的心声好吗?”叶修挥了挥手里的检查,拍在了桌子上,“那啥赶紧的。”

 

喻文州左手支颐,右手搁在桌上,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慢悠悠地说道,“我记得前不久蓝河打了报告说要回交警队,怎么一直不见他人来报道?”

 

“大概是因为我魅力太大,对我们刑警队流连忘返……”

 

“咳咳……”一旁的黄少天噎了一下,咳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伤心得哭了?”

 

“滚滚滚!”黄少天好不容易把苹果咽下,朝叶修鄙夷地竖了一根中指。

 

喻文州微微一笑,“我想见见他。”

 

“恐怕现在不太方便呢。”叶修淡淡地说道。两人对视着,打了个对穿,黄少天眼珠两边转着,看不懂他俩这眼神交锋到底有什么玄机。他颇为不爽,拍了下桌子,嚷嚷道,“叶不修你不厚道,有什么话就直截了当地说成吗?”

 

叶修无辜地指了指喻文州,“你怎么不说他,就光说我,他也没说话不是吗?”

 

“靠!”

 

“少天。”喻文州轻声地叫了一句黄少天的名字,冲他淡淡地一笑,“稍安勿躁。我想叶队不会对我们交警队的人不利的。”

 

“嗯。”叶修闷闷地应了一声。

 

“给你,”喻文州拉开了抽屉,递给了他的一个牛皮纸袋,“你要的。”

 

“多谢。”

 

叶修也不再多说什么,伸手接过之后往腋下一夹立刻站了起来就往门外走,一副生怕对方后悔的样子。

 

“叶修。”喻文州靠在椅背上,转过身面朝叶修的背影,突然出声叫住了他,连名带姓听起来严肃又郑重。

 

叶修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微眯着眼盯着喻文州,像是在等他的下文。

 

“加油。”喻文州扯了扯嘴角。

 

“嘁!”叶修没料到他会说这么无聊的话,背过身,大步迈出了交警总队队长的办公室大门,朝后挥了挥手,算作道别,随后便潇洒地消失在了落地玻璃门的彼端。

 

“队长!你不觉得叶修有点奇怪吗?”黄少天蹙着眉,手里的苹果已经只剩下一个核了,“我觉得他瞒了我们很多东西。但如果他真想瞒我们的话,明明我应该看不出来才对。可现在连我都看出来了,我又觉得可能是他故意卖的破绽,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

 

“呵呵。”喻文州笑了起来,双手十指交叉相叠托着下巴,看着黄少天,“你这是在说绕口令呢?不用管这么多,我们只需静观其变就好。”

 

叶修坐上了车,随口报了个地址,身边的魏琛嘟嘟嚷嚷地小声嘀咕了两句,表达了对自己现在变成了个司机的强烈不满。叶修装作没听到翻开了蓝河的档案。

 

“哟,是那个小伙子啊,看上人家啦?连档案都骗到手了。”魏琛瞄了一眼第一页上蓝河的照片,“文州还是太嫩了,斗不过你这个老狐狸。”

 

“再老也没你老啊。”叶修随口回道,注意力完全都集中在了蓝河的档案上。

 

从以往的经历来看实在没什么特别的,按部就班地从小学一直念到了高中,高中毕业之后考了警察学校,毕业分配的第一份工作是户籍民警。叶修顺便默默记下了他的生日血型三围鞋码。

 

虽然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用,不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别问这句话是谁教的。

 

“我说,你来医院干吗?”魏琛刚才在叶修报地名的时候没反应过来,这会儿看到了四周的景物才恍然大悟,“你来看病?”

 

“没,看下小于,顺便拜访下大眼。”

 

“小于?”魏琛皱眉想了想,他对这个名字似乎有些陌生。

 

“别想了,你不认得。就我那差点死在张新杰手上的线人。”叶修说道,“听说他醒了,作为领导我来探望下,一会儿到了医院门口你别忘了买个果篮儿。”

 

“靠!凭什么我买,我又不是他领导。”

 

“我没带钱。”叶修说得理直气壮,“别抠门,上次是谁吹自个儿炒股赚了不少?这会儿可别打脸啊。我知道咱们老魏同志特别团结友爱,对自己同事犹如春风般温暖,回头就给你颁张奖状贴你座位上,不用吆喝人人就都知道你特别大公无私。”

 

“够了啊。”

 

魏琛拐了个弯,把车停在了医院门口,“你自个儿下去,我就不进去了,医院这地方太晦气。”

 

“成。”叶修朝他摊开手掌,动了动手指,在魏琛的白眼中笑眯眯地接过了他的钱包。

 

当叶修提着水果店里最大最好最奢侈的至尊果篮到达重症监护室所在的楼层时,孙哲平正拖着张佳乐正襟危坐地坐在王杰希的面前。

 

“王医生,我现在胸特别闷,浑身不痛快。”张佳乐郑重其事地说道。身边的孙哲平紧紧抓住他的手,表情格外严肃。

 

“咳咳。”王杰希上下打量了一番张佳乐,“我只是一个心理医生,你应该挂个内科看看。”

 

“浑身上下都拍了片,医生说我的内脏特别完美。”张佳乐试图把手从孙哲平的手中抽出来,但还是失败了,“所以我觉得可能是心理原因。”

 

“好吧,你为什么不痛快?”

 

张佳乐瞥了一眼孙哲平,默不作声。

 

王杰希那双明显有大小之分的眼睛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扫视,过了半晌,对孙哲平道,“你先出去一下。”

 

孙哲平一怔,“为什么?”

 

“你在他说不了心里话。”

 

“哈?”孙哲平立刻脸色一沉,转向了张佳乐,“难道你心里有什么话宁愿说给外人听,也不愿意告诉我吗?”

 

“我只是他的心理医生。”王杰希纠正道,“有时候越是亲密的人越是难以敞开心扉。”

 

也不知道是哪个词戳中了孙哲平,他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下来,爽快地站起身大力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

 

“咳咳。”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被拍出来了。

 

孙哲平百无聊赖地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忽然“叮”地一声,一边的电梯门打开了。他转过头就见叶修两手插在兜里,晃晃悠悠地从电梯间里出来。

 

“哟,陪张佳乐来的?”叶修主动打了个招呼。

 

孙哲平点了点头,问道,“你来干什么?”

 

“给小于送果篮。”叶修道,“我来的不是时候,护士说他刚睡着,我放下就走了,来找大眼聊聊张佳乐。”

 

叶修现在知道了他俩的关系,所以特别坦白,也是不想引起别人的误会,“不过你都带他来了,我也就不进去了。”

 

孙哲平没吱声,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腔,孙哲平原本就话少,加上有心事正担心着张佳乐,说得就更少了,而叶修也明显只是为了等一个结果,想要一个安心,否则把张佳乐这件事总是叫他过意不去。

 

张佳乐开门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放松了许多,看见叶修时吓了一跳,“你也心理有问题了?”

 

“呵。”叶修看了两眼他身边那个特警出身的孙哲平,意外地没有对他进行嘲讽,“你小子没事吧。”

 

张佳乐摇了摇头,似乎不怎么想说话。

 

叶修也不想多问,“你们要回去吗?我可以捎你们一程。”

 

“不用了,我还想去看一个孩子。他好像是蓝河的弟弟……”

 

“他还有个弟弟?”叶修一惊,“那我同你们一道去。”

 

三个人走进住院部的时候,正好赶上卢瀚文在那儿哭闹,嗓子都哭哑了,光是在那里干嚎。张佳乐一瞧顿时心疼坏了,跑过去抹掉那张小脸上的泪痕,气道,“孩子都哭成这样了,怎么也没人管管,他才几岁啊。”

 

这边也忙哄上,“别哭了,还记得哥哥吗?”

 

卢瀚文扑闪着还挂着小泪珠的大眼睛,点了点头。

 

张佳乐握着他的那双小手,“男子汉大丈夫,你哭什么呀。”

 

这不问还好,一问起来就见他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蓝哥哥好久了都不给我打电话,他肯定不要我了!”

 

“他工作特别忙。”张佳乐哄道。

 

“可是今天是他生日,他每年都会陪我过的!”

 

一直靠在门框上的叶修一愣,今天是蓝河的生日?可档案上不是六月一号吗?这个念头飞快地从他脑海中闪过,却迅速地又乍现了另外一个。

 

蓝河今天可能会现身呢。

 

叶修微微一笑,突然很想摸一根烟出来抽。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