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朱楼(10)

 

蓝河郁闷地趴在桌子上,索性不再复活游戏里那个已经被杀了几回的蓝桥春雪了。

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站起来给自己倒一杯咖啡。

窗外早已夜静更阑,天空漆黑得看不见半点远处建筑物的外影和轮廓,唯有附近高楼上的霓虹灯招牌还在寂寞地不断闪烁着,仿佛在提醒着时间正在悄然地流逝。空调彻底地安静了下来,刹那间,整间网游工作室里就只剩下机箱风扇鼓噪着运转的声音。室内被维持在了适当的温度,但蓝河突然感觉有点冷。

他摸出手机,习惯性地刷了一下微博,苏沐橙上传了一张她和楚云秀在外面吃饭时拍的照片,没有再提到关于叶修嗓子不舒服的内容;黄少天的每条微博依旧要把140字占得满满当当,最新的一条还附上了蓝河和同事们一起买的、让梁易春带去的G市特产的照片;而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更新微博的张佳乐最近倒是很勤快,自拍比较多,看起来精神奕奕的,但那条“K市结婚陪嫁应该是两床被子才对吧?”还圈了一下百花的邹远的微博,让人有些不明所以。

尽管每天都能在这些只言片语的语句中感受到鲜活的大神们,但他们的生活还是离自己相当遥远。不过看起来似乎没有人因为世界联赛而格外紧张,这是件好事。蓝河想。

可是,原本就只能从别人那里获得叶修动态的他此刻在茫茫无边的字词中却没法得到关于那个人的一点半点近况了,最终只得全凭猜想。

他努力去幻想另一个与自己隔着两千多公里距离的人的日常起居,或者只是简单的生活得好或者是不好。这并不亚于阅读小说时的代入想象——甚至他连单纯的描述性的段落字词都没有了——这让他总有种格外不真实的感觉。

“滴滴——”QQ的声音及时打断了他快沉溺下去的情绪,他捧着咖啡坐回了座位,出乎意料的是,给他发消息的人居然是兴欣公会的会长伍晨。

“在吗?”

“在。”蓝河端正了一下坐姿,意识立刻恢复到了工作的模式,抢先道,“刚才野外pk的事,我和蓝溪阁都没有想要和兴欣公会起冲突的意思……”

“我知道。千成已经在公会里和大家解释清楚了,是他和绕岸垂杨的一些私人恩怨,我已经全都处理好了,不会再有人对你寻仇,不小心牵涉到你实在很抱歉。”

蓝河长舒了一口气,“谢谢,绕岸那边我也会要求他给个合理的解释。”

“这件事先放一旁,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你有看过那份材料清单吗?”

蓝河一愣,“看过了,有问题吗?”

“我主要关注了一下副本BOSS掉落的材料需求,有一个BOSS是在普通区的,我翻了一下兴欣的仓库,这件材料刚好上午实验毁人不倦的银装时被用得所剩无几,像是这种越是等级低的消耗起来越是快,我问了好几家公会,都是已经被自己战队用得差不多了,你也知道虽然说是为了国家队凑材料,可还是要厚着脸皮问别人要,人家要是捂紧了口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更何况材料对战队十分重要,我们也不能苛求。我想你有开荒的经验,能不能回十区带一下团?”

蓝河一下子就愣住了,手停在键盘上看着光标闪烁,脑海中瞬间涌现出了那些零星点滴拼凑起来的记忆。

“蓝桥?”

“啊,我没问题。我换个账号……”

蓝河盯着自己打出的那一行字,不过是眨了一下眼的功夫就被伍晨一句句留言飞快地冲走,仿佛大海里卷起的小小浪花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这两年中,他再没回过普通区。当他操作着阔别将近一年的蓝桥春雪站在溪山城外看着那一成不变的巍峨城墙时,意识中熟悉的生活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他还是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神之领域有名的顶尖高手。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有些深埋在他心里的东西就像是一枚眠期悠长的种子,正在悄无声息地发芽,而当他意识到它的存在时已经为时已晚。

柜子的抽屉被拉开,蓝河犹豫了一会儿,从角落里找出了那张被深藏着还没有满级的十区账号卡。

刷卡登陆,戴上耳机,重新握上鼠标,绝色孤零零地站着千波湖的岸边。

公会频道里顿时刷起了屏,蓝河爆了个手速,在可预见的一大波私信即将到来前就退出了公会。

“……绝色?”游戏里的消息没有来,但QQ却没能躲过。

“嗯。”蓝河面对伍晨的询问,索性坦然承认,没有半点的纠结,就像他那日暴露在叶修的面前一样,“是我。”

“我就是绝色。”


tbc

这时候更新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突然觉得自己的社团名取的太好了……

前几天碰到了点麻烦事……虽然还没有解决……更新会慢几天~

评论 ( 14 )
热度 ( 1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