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夏梦(短完)

*大孙退役后做的一个梦 短篇完结~

*刷刷老梗……真是百刷不厌……

------------------------------

夏梦

 

想要再睡一个悠长的夏天,想要再做一场青春的美梦。

                                                                                ——题记

  

1

 

“砰——”一声巨大的响声在耳边炸开,被束缚在蛛网上的身体顿时蔓延开撕心裂肺的痛感,犹如一条条湍急的河流从心脏的源头喷涌而出,行过山水迢迢,将七零八落的落花带至每一个角落。

 

血液里流动着的是玻璃渣般的感觉让他紧咬着牙,双目紧闭,鼻尖浓烈的硝烟味久久无法弥散。即使只是10级的手雷技能,在张佳乐的手上,威力依然不容小觑,孙哲平想。

 

蛛网上被缚住手脚的狂剑士无法动弹,空有一身绝技却无法施展,而他此刻能做的只有睁开或者闭上双眼。

 

以及让心脏继续跳动下去。

 

“BOSS血太厚了,我快没蓝了!”孙哲平听到一个似乎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清脆中带着一丝焦虑,每一个字都像是跳落在他身旁的手雷,带着灵快而又异常的年轻生命力在他垂死的面前爆裂,振聋发聩的爆炸声在带走他生命的同时也拼凑出了一支生机勃勃的梦想曲。

 

对方的语气中隐隐有些不甘,却又不得不别扭地向同伴求助。

 

他突然间就对这个声音的主人产生了一丝好奇,想要睁开眼瞧瞧对方长得什么模样,却在那一瞬间,被一把挥至面前的重剑带来的血雾遮住了双眼。

 

“注意节奏!”

 

“靠!你跟我说节奏,你自己有节奏吗?!”

 

“那下次别跟我组队!”那手持重剑的人怒气冲冲地说道。

 

“滚滚滚!是谁找谁组队的!是谁主动跑过来说要跟我来个组合的!”

 

两个人竟然就这样吵了起来。

 

那个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又气又急,可落在他身上的手雷却越来越密集,他甚至能感觉到身体正在弹药爆裂的巨响中支离破碎,而漫天的花火将阴暗潮湿的洞穴照得亮如白昼,可尽管如此,他依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在电光火石之间,孙哲平终于倒下,身体仿佛已经麻木一般,没有了任何的知觉,唯有左手还在隐隐作痛。那人似乎松了一口气,他在恍惚中看到对方头顶着表情符号对同伴说道,“(#‵′)凸,哥以后再也不跟你组队了!”可下一秒,却又像六月的天瞬间变了脸,兴奋地嚷了起来,“唉唉,快看看记录刷新了没?”

 

“恭喜百花谷玩家落花狼藉、百花缭乱打破副本蜘蛛洞穴通关记录。”

 

他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之中,仿佛看到了这样类似的句子。

 

 

2

 

百花缭乱蹲坐在副本的门口,百无聊赖地换着手中的弹夹。

 

一只花栗鼠看中了他脚边躺着的一枚坚果,乌黑的小眼睛看看百花缭乱再看看坚果,犹豫着想要上前。而百花缭乱则显然没有任何心思去留意周遭的环境,玩了一会儿弹夹便觉得无聊,折下身边一株宽宽的草,在纤长的手指上绕啊绕。

 

孙哲平轻轻笑了一声,操纵着角色从他头顶上的参天大树上咣当一记跳了下来。

 

“靠!”百花缭乱看起来像是呛了一鼻子的灰。张佳乐不满地埋怨道,“大哥你能换个出场方式吗?”

 

17岁的张佳乐像根青葱似的嫩得掐得出水,百花缭乱的身上也还只有两件蓝装。

 

“说真的,我挺喜欢这个小号的。准备把它发展成大号。”张佳乐操作着弹药专家跳了起来,原地蹦跶了一圈,“你看啊,我们公会叫百花谷,这个号叫百花缭乱。我给你取的名字也不错,这样咱名字里都有个花字,干脆就叫双花组合好了。”

 

有时候孙哲平觉得这家伙像金鱼一样只有七秒的记忆,分明刚刚在副本里还嚷嚷着要拆伙,这会儿倒开始自顾自地和他商讨起了组合的名字。

 

娘了吧唧的。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随便”。

 

画风粗狂的狂剑士可不会因为名字里有个“花”字就变得软绵绵。

 

“继续吗?今天的副本次数还剩最后一次。”孙哲平说道。

 

“当然继续。”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副本里冲,“今天怎么着也得把记录给坐稳了!”

 

孙哲平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弹药专家的背影,洋溢着无法阻挡的青春的气息和暖暖的阳光的味道,渐行渐远,最终同传送点的那团白光融为了一体,耀眼而明亮。他扛起重剑,从不落人之后的狂剑士踏着一地凌乱的草叶追上了同伴的步伐。

 

那只躲藏在大树后的花栗鼠迅速地蹿了出来,捧起地上的坚果跳上了百花缭乱刚刚坐过的石头。

 

 

3

 

翻滚、躲闪、跳跃,张佳乐的操作行云流水、精准流畅,眨眼间就聚到了七只蜘蛛,孙哲平向前一个低跃,崩山击狂猛的剑气将那群蜘蛛掀翻,还未落地的张佳乐果断爆了个手速,一通空中射击,将蜘蛛们全都钉死在了原地。

 

“不错不错,比刚才有点眼力劲了。继续加油,好好配合着哥。”张佳乐语气轻快地表扬着孙哲平。

 

“……”

 

两人联手消灭了一波小怪,配合比上一趟副本要顺畅了许多,两人的意识逐渐开始顾忌到了对方,至少不会再在走位上撞到一起。

 

“咳咳,小BOSS来了,大孙你……”

 

张佳乐话还没有说完,孙哲平已经冲上去开怪了。

 

“喂!还不知道是网是毒呢!”

 

“管它呢。”

 

孙哲平冷酷地回道,一剑朝那传来蜘蛛声音的地方劈去。

 

 

4

 

当幽暗阴森的洞穴内因为重剑砸在滚圆的蜘蛛身上而发出的那一声凄厉的哀嚎而变得更加可怖时,那只看起来凶猛无比的BOSS正在张佳乐的浮空弹下无能为力。

 

被喷了一身蛛网而束缚住的孙哲平不甘心地站在一旁看着张佳乐的单人秀,无法移动的狂剑士只能在自己的攻击范围内释放着自己的战意。

 

“弄过来点!打不到!”

 

张佳乐不理他,继续玩弄戏耍着这只危险的庞然大物。

 

“轰——”

 

一道耀眼的银光穿透浮空的蜘蛛,百花缭乱用一枚银弹彻底结束了第一个小BOSS的生命,迅猛而狂放却又不失他花哨的技巧展现,而此时附加在落花狼藉身上的束缚效果仍未消失。

 

弹药专家欢快地原地蹦跶了两下,“咔咔咔”地换着手里的弹夹,然后转身顺着那条幽深的甬道跑去,连半点停顿都没有,仿佛已将一旁的搭档给彻底遗忘了。孙哲平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发展。被束缚住的他不但不能移动,此刻竟然连一丝声音都无法发出,只能眼睁睁地目送那消瘦的背影朝着前面那充满危险的未知地带狂奔而去,而百花缭乱腰间的那个十字弹药包随着他的奔跑而轻微地晃动着,像是满载着他全部的力量与希望,最终自信从容地从孙哲平的眼前消失。

 

孙哲平静静地凝视着那片虚空,内心却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慢慢平复了下来。

 

蛛网的束缚效果始终并未彻底消失,他扛起重剑,站在他和张佳乐一起完成的第一个BOSS的身旁——那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战利品,细心聆听着远处传来的那阵阵弹药爆破的声音。

 

真厉害。他由衷地称赞着自己的搭档。

 

一向嚣张狂妄从不低头服输的狂剑士无法否认自己早就在心里认可了对方的强大。

 

“喂喂!”突然前头传来了张佳乐轻快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打断,“别偷懒啊,等debuff消了就快点过来啊!还要不要刷记录了!”

 

孙哲平牵了牵嘴角。

 

当那日筋疲力尽的他握住自己伸出的手同意自己的邀约时,必然也表达着同样的含义。

 

等着,早晚让你小子看看我的厉害。孙哲平淡淡地笑了笑。

 

 

5

 

他估摸着张佳乐这会儿应该会有些辛苦。也许正在躲避着那些烦人的蜘蛛们喷出的蛛网、释放的毒雾;也许正在独自一个人咬着牙大爆手速同某一关的BOSS鏖战正酣;也许正在抱怨着自己刚刚爆出的蓝装腰带颜色同他的整体风格不搭。

 

可是,如果是张佳乐的话,一定没有问题。孙哲平想。

 

他在幽暗的洞穴副本中慢慢地行走着,似乎每一步都可以嗅到刚刚结束的战斗所留下的刺鼻的硝烟味、看到百花缭乱在一片光影中灵活跳跃的身影所留下的残影。这让他知道,其实自己并没有离他的张佳乐太遥远。

 

他的视角内突然钻出了两只蜘蛛,行动缓慢的狂剑士没有丝毫地犹豫,他只是站在那里轻蔑地笑了笑,便迅速抡起他的重剑奋力地斩下,毫不手软一如往昔。

 

他的落花狼藉依然锋芒毕露,他的战意依然汹涌澎湃,他依然那样强悍,即使被束缚住却始终无法阻碍他前进的步伐。崩山击落下,不退缩的狂剑士执起手中的重剑砍怪如切瓜,一剑一剑疯狂地砍杀而没有丝毫地停歇,直至那怪物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只能哀鸣着被直接打爆。

 

一切重又回归寂静。孙哲平看了看前方阙然无人的路,也许漫长、也许艰难,必将与任何人都无关,而是他独自一人的旅程。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紧握住手中的剑,然后傲然地踩着那些尸体,鞋底沾着腥稠的血——也许是那些阻碍他的怪物们的也许是他自己的,继续向前毫无顾虑、不可阻碍地前进着。

 

因为他是最疯狂的狂剑士,因为他是最强的狂剑士。

 

 

6

 

当孙哲平再一次见到百花缭乱的时候,弹药专家正在同最终BOSS拼得你死我活。受伤的效果即使在旁观的人眼中看起来依然触目惊心,擦伤了脸的百花缭乱抹了抹额角的冷汗,血染红了他身上的皮甲,多少有些狼狈。

 

他快血红了,BOSS仍还有大半的血,可张佳乐却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

 

“要不是刚才不小心中毒了,才不会让你得意这么久。”张佳乐似乎还在同BOSS交流着感情,“去死吧!”

 

脆生生的声音伴随着张佳乐超高手速投下的无数手雷光影将BOSS彻底笼罩。

 

孙哲平站在那里看着他风骚的走位,以及已初具成形的百花式光影,心里多少有些难耐。握着剑的手紧了又紧,阅读着张佳乐的这一场战斗,寻找自己能够出手的机会。

 

他只是不能像从前那样酣畅淋漓地行动,并不代表他手中的剑已经钝了。

 

就算是卷了剑刃、折了剑尖,剑身被时光与伤痛腐蚀消融得攀满铁锈,烂得只剩下一根剑柄,他还是不会放弃任何出剑攻击的机会。

 

狂剑士朝着握紧的拳头吹了口气,低喝一声,十字斩两记横砍竖劈的剑影便落在了BOSS的身上,随即招来了蜘蛛王愤怒地回眸瞪视。十字斩的收招极快,孙哲平更是没有任何的躲闪与回避,而是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继续导演着这一场血腥狂野的技能输出。行动缓慢的他不出意外地又被喷了一身的蛛网,承受着攻击以及特殊效果的debuff,在翻飞的血沫中,他的生命迅速地下降,他似乎忘了10级的狂剑士并没有血气唤醒这一被动技能。

 

可是孙哲平依然毫不迟疑地在继续卖血。

 

他就像对待以往的任何一场战斗一样,追求着每一招每一剑的痛快与精彩,只要他的手指还能动,只要他的手臂还抬得起来,他都不会有须臾的犹豫。

 

“砰砰砰——”

 

另一边的张佳乐也不甘示弱,自动手枪射出的子弹像鼓点一样疯狂地落在了蜘蛛王的身上,犹如激烈的暴雨重重砸向地面,溅起星星点点的血,犹如盛开在虚空中艳丽夺目的花。

 

孙哲平最后一击崩山击还没完全击中最终BOSS,蜘蛛王便在一声不甘的哀鸣中倒地,抻直了它那八条毛茸茸的腿。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百花缭乱筋疲力尽,拍了拍空瘪瘪的弹药袋,索性席地而坐等记录刷新的公告。

 

可系统公告并没有出现。

 

“明天再来吧。”张佳乐只是遗憾地叹了一口气,他对已经取得的记录并没有十分的不满,只是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毕竟我们两个人打配合的话,结果会更好的,一个人的话打不出完美的记录。”

 

狂剑士用重剑撑着地,支撑着自己同样疲惫的身体,静静地望着他年轻的搭档,天真又无忧无虑。

 

“咦,为什么副本没有退出倒数?”百花缭乱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从地上一咕噜爬了起来,“我还想休息休息自动退出副本呢。难道我们刷出隐藏BOSS了?”

 

张佳乐突然有些兴奋,操纵着百花缭乱开始四处乱转,精力充沛得仿佛刚才那个连手指都懒得动的人压根不是他似的。孙哲平的视角始终都对准着他,看着他从兴奋、高兴到慢慢的焦虑、疑惑,甚至开始有点点紧张。

 

“张佳乐。”他开口说了自从被蛛网缠住后说的第一句话。那是他唯一的搭档的名字。

 

“朝我开枪。”他在张佳乐困惑的眼神中平静地说道。

 

“杀了我,你就能从这里出去了。”

 

 

7

 

我依然怀念着繁花血景,但如果它阻碍了你前进的道路,那么请别迟疑,将它一脚踢开。

 

我想要成为你生命中重要的人,但如果某一天我成为束缚住你的牢笼,那么请握住你手里的枪,将我连同那些牵绊住你的过往一齐射杀干净。

 

遗忘和放下都不美,可你比这些所有的统统加起来都重要。

 

 

8

 

孙哲平是在一个日光充沛的午后醒来的。一个没留神,长时间的侧卧压迫到了他受过伤的左手。

 

他躺在地板上,脑袋下面垫着被他随意揉成一团的衣服。他没有起来的意思,一边为左手做着按摩,活血通络,一边空茫地望着天花板上日光的影子。

 

一旁的电扇呜呜地摇摆着脑袋,吹出凉风的同时也制造出了吵得他心烦意乱的噪音,可是他依然不得不在闷热的初夏时节继续忍受着。

 

他做了一个并不怎么好的梦。尽管那个梦里有17岁的张佳乐,有百花缭乱,有操作着落花狼藉的自己。

 

很久以前的故事了。也许那时他们已经加入了百花战队,也许还没有。可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对如今的他来说都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因为也许这本身就不怎么重要。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转变成了张佳乐通过副本的最后一道关卡,他只知道这让他并不怎么好受,胸有些闷。

 

“啧。”狂剑士翻了个身,他从来不去反复思索那些让自己不痛快的事情。手伤是、退役也是,他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

 

好吧,不仅只是“有些”。

 

他还不习惯自己的左手上缠着厚重的绑带,但是医生说那样可以让他快点康复。尽管他对此有些将信将疑。

 

但为了能重新回到那个赛场,别说只是在手上缠绑带,他愿意忍受任何的治疗手段。只要他的手还能像以前一样灵活,能够承受繁重激烈的操作。

 

因为在这一年才刚刚开始的夏天,他却已经离开了职业赛场,在所有人依然还未将目光从刚刚落幕的第五赛季荣耀决赛赛果上移开的时候,他悄然躲在老家,偷得半日的清闲,在盛大的日光里,汗流浃背地做一场关于青春的梦。

 

他猛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揉了两把乱糟糟的头发,窗外强烈的阳光刺得他还未来得及适应的双眼完全睁不开。可是他却连任何一秒都等不了,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拉开抽屉摸出了一张空白的账号卡。

 

他不知道自己买下它的原因,并且此时此刻他也不愿意深究。

 

刷卡,账号注册,名称输入。

 

他的双手停在键盘上,努力回想着在梦里张佳乐击倒他时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狂剑士的名字——那个他原本以为是落花狼藉的狂剑士。接着,他便在一声轻呼中飞快地在输入框中打下了四个字。

 

再睡一夏。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