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2014年后的同人 /
收回之前一切自印授权

© 手速成谜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双花】荣耀警署(16)

十六

 

说是初次见面,仅仅只是针对张佳乐而言。张新杰留意到了他脸上紧张的表情,伸手把身边秦牧云的枪杆按了下去。

 

“别紧张,”张新杰微微笑了笑,“我们不是冲着张先生的。”

 

他的目光停留在张佳乐的身后。那一枪虽没有要刀疤的命,但他此时伏在地上,虚弱的喘息着,看起来几乎要昏厥过去。

 

“你怎么知道我姓张?”张佳乐微微蹙起了眉,“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叫张新杰。”

 

“我不认识你。”

 

张新杰笑了起来,他的模样本来就很儒雅,笑起来更显得倜傥。“不需要认识我,张先生往旁边站一站就好,这个人让我们带走。”

 

一听到要带走这个长相极似孙哲平的人,张佳乐就有些犹豫了,张新杰和那个枪手看起来来者不善,而他自己有一堆问题要问那个刀疤,更何况他自己是一个警察,怎么可以放任大白天公开持枪伤人。

 

“张佳乐先生,请你往旁边站一站。”

 

张新杰看出了他脸上的犹豫,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那个“请”字咬的很重。

 

“你还知道我的名字?”张佳乐有些诧异,眯起了眼,往刀疤身前挡了挡,横在了中间,“不好意思,在我搞清楚之前,恕难从命。”

 

“噢?”张新杰没有想到张佳乐竟然会直接拒绝,不过他也不在意,只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霸图公司……总经理兼法律顾问……霸图……”张佳乐琢磨了一会儿这个名字猛地一惊,再看张新杰时的眼神都变了。

 

“你欠了他们很多高利贷?还是玩了他们老大的女人?”张佳乐回过头轻轻踢了踢地上的刀疤。

 

张新杰哑然失笑,“不,他也是我们霸图公司的员工。这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事情,还请张先生不要过多追问,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他看着张佳乐一脸认真低头沉思的模样,估计他此刻脱缰的思维正在进行疯狂的脑补,虽然不想去猜想他脑补出了怎样崎岖的故事情节,但张新杰不想在那里傻站着陪他胡思乱想。

 

“张先生,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等一下、等一下……你们要抓他,你们又知道我的名字……所以你们要抓的是孙哲平是吗!?”

 

张新杰一愣,怎么最后一句的思维跳跃幅度那么大,有因果关系吗?

 

“因为他长得很像孙哲平!”

 

确实是这样没有错,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的迷惑……

 

“想要抓孙哲平就一定会先找我!抓不到他就想抓他最喜欢的人来威胁他吗?真是老桥段了!”

 

确实是这样没有错,但“最喜欢的人”是怎么回事……

 

“所以你们一定会派人盯着我,是老林吗?怪不得我总觉得他怎么那么了解我,太奇怪了。我只是天真单纯了点,我又不是缺心眼。那么在我家里装了那么多摄像头监视的也是你们咯?”

 

确实是有派人接近,老林是他上次电话里提到的那个怎么都查不出真实身份的林敬言吗?

 

以上这些回应张新杰完全没有说出口,张佳乐一激动语速就会加快,根本没有喘息的时候让人完全插不上嘴。他说完这些,看张新杰全然没有回应,以为他是默认,心中立刻亮堂起来,往那刀疤身前一挡,“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不是孙哲平,孙哲平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他生前欠了你们什么我替他还也是应该的,你们别为难无辜的人。”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直接挥了挥手。“不让开的话,就对不住了。”

 

秦牧云一声不吭地端起了枪。

 

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脚上被人用力一拉,猛地跌倒在地,秦牧云打了个空枪,撇了撇嘴,压了枪杆,再次对准了张佳乐。

 

刚才刀疤的动作已经用尽了他的力气,此时躺在那里出气比进气要多。

 

张佳乐坐了起来,紧紧盯着朝他慢慢走来的秦牧云,等那杆枪几乎快要戳到他脑门时,他突然手一扬,那张他一直提溜着的鸡蛋饼直接糊到了对方的脸上,同时张佳乐立刻抓住机会,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握着他的枪杆往上一抬,抬起一脚就往对方的胸口踹去。

 

他虽不没学过格斗,但以前同孙哲平在一起也耳濡目染了几招,一脚就踹在了对方的胸口上,秦牧云的枪几乎要脱手。可就在此时,张佳乐突然停下了动作,慢慢举起了双手。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站在他的身后用一把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抵着他正啵啵跳动着的动脉。

 

秦牧云甩开鸡蛋饼,嘴里骂了一句,重新端起了枪。

 

同一时刻,蓝河正坐在张佳乐的家里,面前是走来走去暴躁不已的孙翔。他一路上已经把所有的来龙去脉又重新梳理了一遍。

 

并不是不相信叶修,而是他觉得叶修同样有事在瞒着他。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夫妻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心照不宣。

 

当然,他们不是夫妻。

 

但是叶修绝对不会对张佳乐不利,而他又斩钉截铁地否认了自己对林敬言的怀疑。接下来,就算是蓝河再不想承认也不行,因为只剩下他了。

 

或者说,只有霸图那边了。

 

寒冬腊月里,蓝河想到这一点就已经是一身冷汗了。一旦往那个方向去想的话,所有的事都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因为在所有人里,似乎只有他的接近看起来才是不怀好意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瞒过叶修,他没有出手收拾自己很有可能仅仅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太离谱的事,而他想要放长线钓大鱼?甚至可能对自己这些小手段的不屑一顾?

 

蓝河叹了口气,他突然想起了叶修几次的欲言又止。此时也已经能够完全明白了,估计他是希望自己能主动地走回正路。而这样一个观察力极端敏锐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到林敬言的异样,还等到自己去戳破?

 

那么,他放任林敬言的态度很有可能和对待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林敬言对张佳乐的接触就很有可能是同自己的目的完全相反,而叶修看出了这一点,利用林敬言对自己加以牵制,自己却不动声色?

 

所以,只有自己才是坏人吗?

 

蓝河突然感到很绝望,一种很难过的情绪开始从心底蔓延开来。他和张佳乐没仇,在接触过程中还觉得他性格挺好相处,很够朋友,虽然偶尔会有些不够成熟,但却也是他个性中可爱的一面。他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把张佳乐当成了朋友,所以才会在此时此刻对方失踪时紧张害怕到浑身发抖。

 

可他的失踪有极大的可能是因为自己。

 

因为他的一句无心之言提到了张佳乐家的摄像头,就很有可能被张新杰记在了心里,这人表面不动声色,实际心思深沉如海,根本不可估量。连自己此刻在冷静之后都能够想到暗中监视着张佳乐的人很有可能是在保护他,那么张新杰绝不可能会遗漏这点。而单凭刀疤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在不惊动张佳乐的情况下去装摄像头,所以估计在张新杰的心里早就断定了那个监视保护着张佳乐、对他感兴趣的人绝不是刀疤。

 

他心中也许还不能完全确定林敬言在这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但他一定能推出刀疤同林敬言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他那张脸似乎也并非只是一个巧合。既然张佳乐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无论是暗中装摄像头监视他的人还是长相极其像孙哲平的人,一定会有所行动。

 

也许张佳乐会认错人,也许不会,可是这对张新杰而言无关紧要,因为他从未将筹码压在过别人的身上。

 

他想要做的从来就只有一个目的,尽管过程可能很迂回,但他从来不会忘记自己真正在做什么——证实刀疤到底是不是警方在霸图的卧底。

 

蓝河咬了咬唇,颤颤巍巍地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秦牧云很少用枪抵住别人的额头,这种凌驾的快感突然让他觉得还挺爽的。可张佳乐直视着他的目光里并没有多少畏惧,他此刻心里最担心的是几乎已经快没有气息了的刀疤。

 

“我从未想过要伤害无关的人……”张新杰站在张佳乐的身后说道。

 

“那就放开他!”突然一个声音蛮横地强插进来,伴随而至的是一声摧枯拉朽的巨响,一个人影已经闪现在眼前,那人竟从旁边的楼房二楼的窗口直接跳了下来。

 

秦牧云刚要调转枪头手中长枪就被人死死地往下按住,同时后颈一痛,顿时头晕目眩,他还没看清那人什么模样就被人单手劈晕在地。

 

来人执起长枪,枪口越过张佳乐直指他身后的张新杰,重复道,“放开他!”

 

在这突如其来的逆转之下,张新杰的脸上也没有一丝慌乱,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过,可是他到底还是脸色有些发白,看着对方那张同刀疤相差无几的面容一时间思维竟然有些停滞。

 

这个人居然真的没有死?

 

可眼下,完全不是他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有大把的时间去想、去猜测,但绝对不是现在。

 

“你放我走。”张新杰毫不犹豫地说道,“子弹很快,但我的刀也很快。只要我轻轻用力,他就没命了。”

 

“滚滚滚!”张佳乐骂了一句,“谁怕你啊!”

 

张新杰的刀贴的很近,刀锋锐利,张佳乐就这样开口说话所产生的幅度都让他的脖子留下了些许血痕。

 

而就在此时,张新杰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tbc

好饿,好想吃鸡蛋饼……叶蓝需要助攻……

评论 ( 6 )
热度 ( 82 )